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53章 神秘的梦游症
    林意回到谭靖煜别墅的时候,接到了夏然的电话。

    “小意,你生病了?”

    林意无聊地趴在床上,“嗯,不过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今天医院里很忙,刚看到思思发到群里的照片。”

    林意看看手机的时间,6点半,“现在呢,下班了没?”

    “嗯,刚忙完,夜里还有夜班。”

    “那你赶紧去吃饭吧,不然夜里会饿。”

    “好,有空我去看你。”

    夏然将手机放回包里,慢悠悠地搅动着杯子里的奶茶,店里放着温馨浪漫的韩语歌,她只身一人,重新从包里拿出手机,在加密的相册里点开一张照片,许久没有移开眼睛。

    在夏然的侧后方,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将夏然坐下后的一举一动都用手机录了下来,通过聊天软件发了出去。

    林意将视频连续看了三遍,视频拍得很仔细,夏然进店落座后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的犹豫,通话过程中神色的冷淡,结束通话后额头紧邹的眉头,再次看着手机屏幕的仰慕。

    顺着聊天软件发出消息,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的,1个小时候回意大利的飞机,本想了解一下你的生活,没想到一下飞机就看到这样一场好戏。”

    “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

    “跟我走吧”

    “走不了了”

    “随你自己心意吧,记着,就算被全世界背弃了,你还有我。”

    “我知道”

    如果她还是四年前刚醒来时的她,如果没有一时兴起回来,如果没有跟谭靖煜签订那份两年的合约,那该多好。

    她宁愿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没有谎言,没有欺骗,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

    但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一阵身心俱疲,她只是想过简简单单的生活,为什么就这么难?

    病还没好,药还得继续吃,拿着林境给她准备的随身带保温杯下楼储水,在这个大房子里,能不出房门就不出。

    楼梯下了一半,碰到上楼梯到一半的谭靖煜,酒味很重,林意没打算理会,继续下楼。

    左手被猛地拉住,一个被动的转身,整个身子被压到了栏杆上,半个身子悬在半空,右手的保温杯顺着楼梯滑下,滚到很远的地方才停下,林意看着越滚越远的杯子,突然想到林境送她保温杯时的温暖纯净的笑容,他说:“姐,这是我做了一个星期的兼职才攒够钱给你买的新年礼物,本来想等到农历新年的时候送给你的,可是你最近身体太差了,有了它,你以后就可以随时随地喝热水了。”

    这是她收到的最温暖的礼物,这样摔下去杯子大概会掉了外漆吧。

    林意双手使劲推了一把面前的人,谭靖煜没有防备,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几步,挣脱束缚,林意急着下楼捡回杯子,刚走两步,右手又被拉住,随后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谭靖煜俯身,湿热的带着酒气的鼻息洒在脸上,林意摆脱不了被反剪的手。

    “谭靖煜,你松开!”

    谭靖煜依旧没有声音,只是一直保持着俯身看着她的动作。

    “松开!”林意再次要求,要求无效,谭靖煜依旧保持着原动作。

    林意没有办法,跟他僵在原地耗着,这时她才发现谭靖煜的眼神有些迷离,所以,他是真的喝醉了?

    几分钟过去了,谭靖煜看着她的眼神又变得深沉,她被反剪的双手得到了解放,松开她,谭靖煜没有再停留直接上楼,看着谭靖煜消失在楼梯尽头,林意伸进口袋里的手握紧了电棒。

    回来的路上她特意去买了这个,如果谭靖煜再敢做什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店家说这东西的威力很大,会让人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是单身女性外出的热门防狼武器。

    捡起杯子,杯盖的边缘磕破了漆,林意来回抚摸着破漆的地方,果然,连这点温暖都是奢求吗?

    谭靖煜回到房间,看着电脑上的画面,拨通了祁弋的电话,“去查查她下午都买了什么”。

    祁弋犹豫了一下,轻着声音回到,“电棒”。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林小姐下午的行程报告他刚想发给谭靖煜,谭靖煜就来电话了。

    “她下午跟谁接触过?”

    “林境,夏然,不过没有重要的事。”谭靖煜直接挂断了电话,就好比一到免死金牌,一年的工资保住了。

    特殊的铃声再次响起,一句话后电话又被挂断,“阳城不需要那种东西”。

    哪种东西?电棒?准确来说是防狼电棒,对谭氏来说禁这么个小玩意儿是小事一桩。

    不过,谭总他这两天对林小姐的事上心了很多。

    自从那晚后,林和谭靖煜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相处模式,她睡的时候他还没回来,她早上走的时候不知道他是否还在,去了谭宅,谭靖煜也没有再用言语挑逗她,俩人“相敬如宾”。

    再有10天就是农历新年,很多年没有过过新年,林意几乎要忘记新年要怎么过了。

    “姐,我们去买新衣服吧,新年要穿新衣服的。”

    “好,下午去吧。”

    “明天可以吗,下午时间太短了。”晚上很早林意就要去那个地方,他只能和她一起逛街,没办法和她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了。

    “男孩子不是应该不太喜欢逛街的吗?”

    她记得她以前认识的男孩子都不喜欢逛街的,他们的衣服都是家里人帮忙买好的,或许阿境还是个孩子吧。

    “女孩子不是都喜欢逛街的嘛,为什么姐姐不喜欢,廖思思就很喜欢。”

    林境总喜欢直呼廖思思的名字,林意提醒了很多遍都没有用。

    “逛街无非是为了打发时间的消遣方式,或者是买需要的东西。思思她习惯了买买买的生活方式,我只需要买到需要的东西就好。”

    “这样啊,那姐姐就当是明天陪我打发时间好了,我整天待家里也很无聊。”

    她和林境一个是无业游民,一个是无学游民,一生很短,禁不起这么荒废。

    “阿境,你有想做的事吗?”

    最想做的事,一辈子待在她身边,林境转转眼珠,很认真地想了想,“周游世界”。

    “等你再大一些,就去吧。”

    林境他现在还太小,外面的世界太复杂。

    “姐姐你呢?”

    想做的事吗?“现在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要不然我们一起周游世界?”

    “好”

    “真的?”

    林境有些不敢相信她就这么答应了,他其实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对她的答案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他知道这几年她应该已经走过了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周游世界对她的吸引力并不大。

    “嗯,真的。”

    能和阿境一起做他想做的事也挺好的。

    廖思思的电话打断了好气氛,“小意,明天去逛街呗,我今天发现我的衣柜太空了。”

    林境听闻嘴角轻抽,廖思思缺衣服?谁信!他就从来没见过她同一件衣服穿过第二次,“我姐说了明天陪我,你后边排队去。”

    林境贴着林意的手机吼道,这人怎么总是粘着林意!

    “小意意,我不管,你明天一定得陪我,不然我现在就杀到你家去,晚上跟你一起睡,这样你们明天就没办法甩掉我偷偷去了吧!哼!”

    廖思思夜里睡这里,那林意夜晚不在的事就瞒不住了。

    “逛就逛!明天上午10点来接我们。”

    林境很不情愿地做了让步,林意的事要紧。

    对于林境、廖思思俩人见面就掐的状况,林意乐得一边看热闹,林境的世界太孤单了,他的世界不应该只有她,如果可以,她希望他的世界能变得丰富起来。

    第二天早上不到6点廖思思就出现在林意家门前,被敲门声吵醒的林境一脸懵。

    “小境境,小意还在睡?”

    廖思思一边说着,一边往林意卧室方向走。

    林境一下子醒过来,林意还没回来,“你能不能好好待会,我姐买早餐去了。”

    “这么早有早餐卖吗?”

    “你都能这么早闯人家里扰人清梦,还不准别人早起做生意了啊?”

    “别歪解我的话,那我给小意打个电话,让她给我也带上一份。”

    林境止住廖思思的动作,“我来打,你去坐会儿吧。”

    “你打就你打,我还省话费了。”

    林境转身做到沙发上,先给林意发了一条短信,简短地说了下情况,林意很快有了回复,林境才拨通了电话,“姐,思思姐已经过来了,你回来的时候多带一份早餐吧。”

    “好”

    林境不敢去睡回笼觉,他怕廖思思偷进林意的卧室,她的卧室太过整洁,完全没有有人住过一夜的痕迹。

    廖思思看者林境不断打哈欠的动作,忍不住开口,“你要是困的话就去睡会吧,小意回来了你再起来。”

    “不用,我不困,姐她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一个小时后,廖思思海米等到去买早餐的林意,“小意买个早餐买到外太空去了?都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林境缩在沙发山玩手游,头也没抬,“你要是饿的话就自己先吃点吧,冰箱里有材料,自己做。”

    廖思思捂住叫个不停地肚子,撇撇嘴,“我不会”

    “不会啊,那就先饿着吧。”

    廖思思一个靠枕扔过去,林境游戏结束。  林意买完早餐回来的路上被人撞了一下,好在早餐没有掉,“不好意思”,撞人的男人低头道了歉就匆匆离去了。

    “小意意啊,你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你家思思就要饿死啦!”

    廖思思接过林意手里的早餐,一顿翻腾,包子,煎饺,豆浆,热干面,油条,胡辣汤,都是地道的小食,每样都是三份。

    “我先吃啦,你们也赶紧的,小意你房间是不是藏了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秘密啊,林境防我跟防贼似的!”

    廖思思一边往嘴里塞油条,一边咕噜地说着,大喇嘛的吃相完全找不到富家小姐的影子。

    “你强取豪夺了我和姐姐的逛街,说你是贼都是便宜你了,明明是个土匪!”

    廖思思一把夺过林境手里的豆浆,“我就是土匪,我不仅要抢你和小意的逛街,我还要抢光你的早餐,你就饿着吧你!”

    林境面前的那份早餐全被廖思思拨弄到自己那边,林境一顿无语,这人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吃吧吃吧,最好撑死你!”

    林意随两人斗嘴,转身去了厨房热了三杯牛奶,递给林境一杯,“吃这份吧,我喝些牛奶就行。”

    廖思思赶紧伸手端走自己的那杯,那样子生怕林境喝她的那份。

    林境撇撇嘴,“姐,你当我跟某些人似的,一大早就按猪的分量来吃。”

    “你说谁是猪呢!”

    “我又说谁吗?姐,你有听到吗?”

    林意慢悠悠地啃着包子,柔声笑道:“没有”。

    “小意意!连你也挤兑我!亏我一大早床都没赖地往这跑,卧室还不让我进!”

    “卧室是很私人的地方,不是菜园门。”林境喝着牛奶,鄙视地看了廖思思一眼。

    廖思思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油条,她当然知道卧室是很私人的空间,可她是林意的朋友,好朋友不是应该可以分享一切的吗?可连进她卧室的资格都没有。

    林意放下手里的包子,起身走到廖思思身侧,拿掉被她“分尸”的油条,又抽了纸巾帮她仔细擦去手上的油渍,然后牵起她的手。

    廖思思撅着嘴,一副你不好好哄我这事就别想过去的表情。

    林意推开卧室门,开灯,“这就是我的卧室了,你可以尽情参观,阿境就喜欢跟你顶嘴,他说的话你别太计较。”

    “我才没兴趣跟一个小孩子计较,有损我大人的身份。”眼睛环视了卧室一圈,转身往外走,“卧室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床桌子和浴室嘛。”

    林意无奈地看着廖思思孩子气的举动,这是被林境刺激久了,跟着变得孩子气了?林意回身带上门,错过了廖思思转身之际嘴角满意的笑。

    重新坐在饭桌旁,廖思思和林境没有再斗嘴,10多分钟后,在廖思思一个接一个的饱嗝声中早餐结束,廖思思瘫坐在沙发上,“小意,好撑啊。”

    “活该!谁让你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吃那么多!”

    林境毫不吝啬他的鄙视之意,廖思思不理会啊,沉默了一会儿,“小意,我妈总逼着我相亲,真的要疯了。”

    “你不是说早就习惯阿姨这爱好了吗?”

    “是习惯了啊,以前我都随便找点机会把人吓走了,可这次不行啊!”

    廖思思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林意很好奇是谁有这个能力让廖思思愁成这个样子。

    林意将冲好的助消化花茶放到廖思思手上,“是谁啊?”

    “徐枫”廖思思幽怨看向林意,“你认识的吧”。

    林意没忍住笑了出来,“认识,我以前的主治医生。”

    “还是阳城有名的花花公子,真怀疑我到底是不是我妈亲生的,哪有把自己亲闺女往火坑里推的。”

    徐枫是个好医生,但也喜欢流连花丛,“徐枫应该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你没有找他协商过?”很久以前听夏然八卦过一些徐枫的风流史,他喜欢的要么是清纯型的要么是身材好的嫩模,都是娱乐圈里的,真正的家族女他好像还没交往过,也或者有,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很久以前的事了,我被我妈压到他家,他被他爷爷绑回家,在徐爷爷地监督下,说了几句话,我让他自己提出拒绝,他非让我提出来,开玩笑,我要是一个人能搞定我妈和他爷爷,我还用得着他?”

    廖思思越说越激动,林意预感后面肯定没好事发生,果然廖思思停了一下,补充道:“所以,我一气之下砸了他的跑车,嗯砸得很严重的那种。”

    不用说,林意也能想象得到那场景有多惨烈。

    “那个徐枫呢,他有没有砸回来?”

    林境听得兴起,廖思思没好气的一个抱枕扔过去,“我祝你以后找不到老婆”。

    “这事就不劳烦您记挂了,所以他到底有没有砸回来?”

    “没有,我是谁,砸完不跑难道还等他来抓现成的啊。”

    “切,你就是怂。”

    “你不怂你现在就去把你讨厌的人的车砸了我看看?”

    林境沉默,廖思思说的没错,谭靖煜的车他砸不了。

    “你们都闹成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再继续了,不是正好吗?”

    “我妈消停了一段时间,最近她和徐爷爷又各种想办法凑合我们,所以,我在想”

    “再砸一次?”

    林境的话廖思思无法反驳,她还真这么想过。

    林意看廖思思表情就知道林境猜的没错,“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你还是从阿姨那着手比较好。”

    “对,要从根源部分解决问题。”林境赶紧附和。

    “我妈死脑筋,估计一时半会说不通。”

    “你妈妈既然这么中意那个叫徐枫的,你就把他真面目揭了给阿姨看看,让她知道自己相中的女婿人品很差,私生活很乱不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

    “捉奸”

    廖思思一口花茶喷了林境一脸,林境瞬间愣住,几片花瓣贴在林境脸上,廖思思伸手拿不是,不拿也不是,林意终究没忍住不顾形象地笑出声,林境气得满脸通红,炸毛地跳起来,“我是吃饱了撑的给你想办法!”

    林境迅速跑回卧室,一边林意笑到肚子疼,廖思思做了个无辜的表情,“我又不是故意的,忍不住我也没办法啊。”

    “不过,刚才那个方法确实是个好方法。”

    “你确定?”阿境的方法虽好,但总觉得有些不太道德。

    “嗯,要从根源解决问题!对,就这么办了。”廖思思扭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林意,“小意意,你要帮我,不然我这一辈子就要栽了。”

    “我可以拒绝吗?”徐枫好歹是她当年的主治医生,虽说是银货两讫的关系,但毕竟他也算是她小半个救命恩人,她可以不跟他打交道,但也不能暗地里坑他啊。

    “不行,你要敢拒绝,我明天就在零点上公布我们两是恋人的关系,零点点主和她的粉丝协会会长的情侣佳话,应该够小意意占据一段时间的热搜了。”

    林意抚额,“先说好,材料你自己取,我最多帮你看个风。”

    廖思思疯起来是真的敢在网上乱来的,徐医生他自求多福了。

    “我觉得吧,如果只拍几张他跟别的女人约会的照片还不行,毕竟他有恋爱自由,最好是能捉奸在床,还是在我同意和他试着交往的期间,然后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跟我妈哭诉去。”

    林意替徐枫捏了一把汗,“那个,思思啊,淡定淡定。”

    “我很淡定啊,小意,你推荐一下哪个牌子的相机拍的画面更有震撼感,或者用手机?用手机的话,万一距离远了,会不会拍不清楚啊,那不就白白浪费好时机了?小意,你相机借我用用呗?”

    “我的相机不拍限制级画面”

    “放心,我打码。”

    “你拍别的都行,唯独这方面的不行,如果非要用相机的话,我告诉你品牌型号,你自己买去。”

    “那待会去商场,顺便买个去。”

    去逛街时,廖思思真的买了相机,甚至连具体的跟拍计划都想好了,林境膈应廖思思的那口花茶水,进卧室后就没有再出门。

    祁弋将廖思思与林意林境的谈话内容上报时,问谭靖煜,“要不要提前通知一下徐医生?”

    “不用,徐老爷子知道孙媳妇的事情有望了应该会很高兴。”

    徐老爷子是高兴了,徐医生恐怕得哭了。祁弋想想廖思思的计划就觉得徐医生好可怜,被自己爷爷坑完被廖思思坑,最后还碰上个“插刀”的兄弟。

    晚上去谭靖煜别墅前,林意在早上穿的外套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根防狼电棒,她记得明明放在口袋里的,没有电棒,林意总觉得缺了很多安全感。

    所以,在去别墅的路上,林意又去了上次的买电棒的店铺,老板说这东西今天在阳城全面下架了,官方给出的通知,据说是因为这东西安全没有保障,容易误伤他人。

    没有办法,林意在网上下了单,临时买了一般修眉刀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收到报告,祁弋有些发愁,林小姐的网络订单好解决,只是这修眉刀也要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