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62章 孤儿院之行
    医院马路对面的黑色轿车上,徐枫看到廖思思那炫目的红跑车走远,赶紧摸摸自己受刺激的小心脏,这年头蹭车有风险啊!

    红跑车!廖思思啊,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昨天晚上爷爷又让他去追廖思思,廖思思她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天和爷爷两个人宛如亲家的样子,想想都头疼。

    谭靖煜很鄙视徐枫这幅样子:“至于吗你!”

    徐枫狠狠地甩了一记白眼:“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出息!”

    “行,你出息你倒是去林妹妹面前转转去啊!”

    “她会自己过来”,徐枫彻底无语:“你可别把自己玩儿进去”。

    “你想多了”

    透过后视镜廖思思看着原地呆住的小李以及刚刚林意一副急着走的样子,想着这不会是林意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吧,以林意的性子她不发现估计林意也想不起来跟她提这些事,瞅了一眼副驾驶上车后就一直闭目眼神的人,试探着开口:

    “谁啊那是?还原地站着呢!一大早的就被你拒绝可真够可怜的!”

    “一个认错人的人,无关紧要”,林意现在头很疼,根本不想多说,也没打算多说,即使是很好的朋友也有自己的个人空间,她不想把自己完全暴露给任何人,没有任何人比自己更值得相信。

    “早知道这情况我就早点过来了,说不定错认成我,那就能白检了,那些补品价值可不菲啊。”

    “别说的你买不起的样子”,林意继续闭着眼睛假寐,感觉连甩白眼的力气都没有。

    得了,看来是问不出来了。“我哥挣钱很不容易的,昨天夜里回来醉得不省人事,后半夜吐得都要虚脱了,把我妈吓得够呛。”

    说完仔细观察了林意的表情,很平静,廖思思在心里为自己哥哥默哀三分钟。

    “工作上的应酬再所难免,有你和阿姨在逸尘哥不会有什么事。”话说的是很有道理,不过这也太理智冷静了啊,再怎么说也是你家闺蜜的亲哥哎,可是没办法啊,知道林意的脾气,她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也是,不过如果我哥身边能多个照顾他的人就好了。”

    这样够直白了吧!可是廖思思还是低估了林意对感情划分的极端理智。

    “阿姨不是一直都忙着给你哥介绍对象的吗,说不定很快你就有嫂子了,或许大侄子也能很快就有了。”

    哥啊,你这漫漫长路不好走啊!妹妹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廖思思再次为自家哥哥默哀了三分钟。

    “小意啊,我先在这替我哥和我妈谢你吉言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呗,好久没聚了。”

    “好,我给然然说下。”

    见林意掏出手机就要拨号,廖思思急忙阻止,“等下等下,我觉得然然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聚会,况且她还有阿姨和夏朗要照顾。”

    “那我晚上带上阿境”

    林境?那电灯泡得1万瓦了吧,这可不行。

    廖思思放低声音,假装犹豫着开口:“小意,其实我是有些事情想单独跟你说。”

    “好,你订好位置发给我。”

    “你只管回去好好睡觉,然后画个美美的妆,晚上我来接你。”

    林意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下午5点,林意睡前定好的闹钟准时响了起来,从上午一觉睡到下午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很多。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厨房里林境站在冰箱前整个头都要钻了进去,林意走过去敲敲冰箱门。

    “这是做什么?”

    “我在想晚上吃什么”林境把头从冰箱里探出来,很苦恼的样子。

    “随便做点就行了”,说着从冰箱里拿出一些简单的食材走向料理台、

    “怎么能随便呢?姐姐你这两天都瘦了!”

    瘦了吗?林意用手丈量了一下另一只手的手腕,还好吧,“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忘了说了,我晚上不在家吃了。”

    “不在家吃而且还不带我,姐姐这么快就嫌弃我了吗?”

    林境低头看着脚尖,很失落,还是这么缺乏安全感吗?林意只好暂时停下手中的动作走到林境面前,轻轻揉揉林境额前的碎发。

    “想什么呢?思思说有事情要单独说,所以这顿饭只有我和思思两个人,这事连然然都没说。”

    “喔”

    “过来搭把手,再晚我就赶不急了,你就得自己做饭吃了。”

    林境赶紧跟过去,不能和姐姐一起吃饭也就算了,他才不要连饭都自己一个人做!

    将近6点的时候林意接到廖思思让她下楼的电话,下楼后,林意并没有看到廖思思那辆高调的跑车,回拨电话:“你在哪呢?”

    廖思思乐呵呵地啃着大苹果,对自己母上脸要贴到她手机上的行为表示很无奈,只好开了免提:“我在家啊”。

    “说人话!”

    “真的,不信我给你听我吃苹果的声音。”

    听筒里传来的嘎吱声和咀嚼声让林意瞬间起了鸡皮疙瘩:“那我上去了”。

    “上去干什么啊,我哥应该早就到了吧,就知道他磨磨唧唧地没给你电话,还好我够机灵。”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一阵热情亲切的声音传来,“小意啊,我是你许阿姨,思思这丫头最近胖了不少,一家人的肉全张她身上了,所以这顿饭我就让她哥去了,可不能再让她多吃了,对了,思思说你最近瘦了很多,待会多点些好吃的好好补补。”

    “什么叫肉都长我身上了,到底是不是亲妈啊!小意,先挂了啊,我得好好跟我妈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很和谐美好的一家人,林意想了想再通讯录里翻出了廖逸尘的手机号,还是当初廖思思存上去的:逸尘哥,后来,林意也就这么称呼廖逸尘了。

    不远处车子里接收到林意来电的廖逸尘,即使提前知道,也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动。

    其实不到5点的时候他就到了林意家楼下,只是静静地呆在车子里看着她很少在外人面前展现的样子。

    看到她下楼后找不到思思车子微微皱眉的样子,看到她拨出电话后不知道听到什么突然将手机拿离耳朵一阵嫌弃的样子,也看到她不知道听到什么许久没说话嘴角却慢慢上扬的样子,还看到她挂断电话后看着手机笑意散去后怅然若失的样子以及平复所有情绪变成现在这样冷静自持地给他打电话的样子,这些他几乎没有见过的样子,他很庆幸自己早来,也庆幸自己没有急着提前联系他。

    这是她这些年来给他打的第一个电话,也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第一次通话,犹豫了一下,在接通电话的同时也按下了录音键。

    “逸尘哥,我刚和思思通过电话了,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改天吧。”

    “没有不方便,我已经到了,只是刚才看你在通话就没有打扰,你转身,我就在你身后。”

    和傅清彦一样温润的声音,可是又不同,傅清彦的温润里隐隐带着不可拒绝的霸气和骄傲,廖逸尘的温润是真的公子如玉般的温润,很像冬天的阳光春天的风,林意很难将这样子的廖逸尘和廖式的掌门人联系起来。

    转身,谦谦君子,陌上如玉。

    “小意,好久不见。”

    上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见面,是思思连续几天都联系不上她,最后找到了他,那不是他第一次从妹妹那听到林意这个名字,可从没有在意,只当是她的一个小朋友罢了。直到那次,他撑不住妹妹的软磨硬泡,亲自陪着她去异国的一个小镇找寻那个叫林意的女孩,小镇是林意“失踪”前社交软件最后的登录地。

    找寻了两天未果,思思记得差点哭到崩溃,那时他是有些生气的,这是怎样一个任性的女孩,竟然让关心她的人担忧到这种地步!

    后来在来到小镇的第三天,他看见了她,在距离小镇很远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随意扎着的低马尾尾梢垂在身前,一身宽松的森女裙,背上背着一副画板,脖子上挂着相机,身后跟着一群小孩子,她时不时地转身拍着孩子们灵动欢悦的瞬间,小孩子好像很熟悉眼前的镜头,争相摆着各种姿势,不知道是哪个孩子的姿势逗弄了她,瞬间笑开的眼眸就像是漫天的星辰。和身后的孩子用当地的语言一一告别。

    她看着一群孩子往回走了好远才慢慢地转身,突然看到站在她身后的他们一脸疑惑,思思很是激动地紧紧抱住她,她好像还是很疑惑,却也紧紧回抱,默默地接受思思的各种抱怨,不断地道歉和安抚。

    他想,也许就是那个时候,他爱上了她。

    “好久不见,逸尘哥”

    还好,她叫他逸尘哥,不是廖逸尘。

    “饿了吧,走,先去吃饭。”

    他很自然地为她拉开副驾驶坐的门,她也没有矫情,淡然自若地上车。

    思思的哥哥,那她就把他当做邻家的哥哥就好。

    刚走进饭店,林意便听到了熟悉的称呼,“林妹妹?”

    回头,徐枫,并排的那个人,谭靖煜。

    “唉?我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林妹妹,廖总也在啊?两位这是”徐枫的眼睛在俩人身上来回扫动,“男女朋友?”

    廖逸尘微微笑笑没有立刻回应。

    “朋友”

    “原来是朋友啊,那我就放心了。”一句话,模棱两可,林意已经习惯了徐枫这幅八卦大过天的样子,廖逸尘对林意的回答依旧微笑回应。

    “既然遇见了不如一起吧,廖总。”

    “我尊重小意的意愿”

    选择完全落在了林意手中,林意看过去,一直没有开口的人一直噙着淡淡地笑意看着她,“还是不打扰徐医生、谭总用餐了”。

    徐枫刚想说不打扰,有人已经快他一步:“不打扰”。  既然谭靖煜已经说了不打扰,她也不好再赶人离开,四个人的一顿饭吃得心思各异。

    廖逸尘感觉到了谭靖煜、徐枫和林意三人之间的小氛围,一个他暂时无法进入的氛围,这顿饭他本可以直接拒绝,只做他和林意两人的“小约会”,但没有,他只有更多的接触林意身边的人和事才能更多的了解她,也才有可能走进她的生活。

    坐下时,谭靖煜有意安排林意坐在徐枫对面,徐枫很有眼力价不露声色地把拉着谭靖煜坐在了林意的对面。

    “廖总不会嫌弃徐某坐在这吧”,徐枫拍拍廖翌晨对面的座椅。

    “怎么会,徐院长随意就好”

    “我说既然都是林妹妹的朋友,咱们也别徐院长、廖总、谭总、林小姐的叫了,太别扭了,直接称呼名字就好。”

    林意瞥了徐枫一眼,欲言又止,想想还是算了,随他吧,这样尴尬的情况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了。

    “林妹妹,你不是一直叫靖煜谭靖煜的嘛,怎么今天这么生套了?”

    “徐医生,既然说了直接叫名字,那就叫我林意好了,林妹妹这个称呼以后就别用了。”

    “以前不是一直这么叫的吗?叫林意多生分啊,咱们好歹也认识7年了。”

    徐枫幸灾乐祸地看着廖逸尘,廖逸尘始终微笑着应对眼前的情况,看来廖大总裁对林妹妹知之甚少啊。

    “林妹妹这个称呼确实太过矫情了,以后别再用了。”谭靖煜淡漠着开口,这下徐枫安静了,可怜巴巴直勾勾看着林意。

    “是林意之前一直没机会提醒徐医生,也谢谢徐医生那三年对林意病情的关心。”

    林意一句话倒是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跟当好人比起来,还是吃东西比较容易,“一气之下”只挑贵的菜点。

    徐枫孩子气的举动让林意觉得很可爱,就像他那张娃娃脸一样可爱,和廖逸尘对视,两人不约而同地笑笑,不经意间回头,林意发现谭靖煜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有些条件反射似的想要低下头,可还是忍住了,稳住,直视谭靖煜的眼睛,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只是谭靖煜眼里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深,林意只觉得莫名其妙。

    “喂,你们俩做什么呢?这么含情脉脉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是一对呢?”

    林意收回对视的目光,眨眨有些酸涩的眼睛,无意识说道:“网上都说徐医生和谭总才是一对”,林意说完就后悔了,自己这是越描越黑了。

    廖逸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掩唇轻笑:“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一些粉丝还给你们弄了零点后援团,粉丝量还挺大的样子。”

    徐枫赶紧点开零点,果然搜到了那个两点团,点进去看看,各种图片小文字,红透了他一张老脸,转发+评论:“老子是直男!直男!”,难怪他最近桃花这么少,感情都是被谭靖煜这厮的这张脸给败掉了,真真是交友不慎啊!

    林意有些意外廖逸尘会关注这些,廖逸尘好像知道她的疑惑一般:“思思平时和我妈在家里闲聊,我也就无意中听到了一些。”

    林意这会儿很理解廖逸尘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了,因为根本就没有廖思思不知道的八卦!

    “林小姐对我的感情生活很感兴趣的话可以直接问我,林小姐问的我一定如实回答。”

    “谭总误会了,刚刚只是一个玩笑。”

    “可我是认真的怎么办?”谭靖宇深情地看着林意瞬间变换的表情,十分享受,“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一直念叨着你,有时间就去看看吧。”

    林意稳住心绪,淡漠开口:“我不是医生,谭老先生的情况还是交给专业的医生比较好。”

    “林小姐的零点动态很久没有更新了,是没有灵感还是没有素材?”

    林意有些烦现在的情况,也没了继续吃饭的心情:“谢谭总关心了,最近想歇一歇。”

    林意拿出手机看了看,起身:“家里有些事情,先走了,你们慢用。”

    “小意,我送你。”廖逸尘请轻扯住林意的手腕,转身微笑着对对面的人说道:“徐院长,谭总失陪了。”

    陌生的触感让林意很排斥,可还是忍着甩开的想法,“麻烦逸尘哥了”。

    廖逸尘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松开手中的细腕,刚才他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林意瞬间紧绷的身体和握紧的拳头,她已经给足了他面子,他不能再得寸进尺,虽说刚刚他是无意识下的行为。

    廖逸尘的举动完完整整地落在谭靖煜的眼里,谭靖煜眼神暗了暗,随后嘲弄般地笑笑。徐枫从手机里抬头才发现对面的位子已经空了:“林妹妹呢?”

    “走了,走吧。”

    “走什么走啊,我还没怎么吃呢!”

    谭靖煜没有理会,自顾自地离开,徐枫也罕见地没有跟上去,而是拨了个电话出去。

    “徐枫?找我有事?”

    “我和谭靖煜的同人后援团你弄的?”

    “嗯好像弄过来着,不过我很久没玩儿了,差不多四年了吧,怎么了?”

    徐枫报了后援团的完整名字,“自己去看!”

    “神经病吧!”虽说两人有些小矛盾,但事情也过去近四年了,有必要拿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来闹腾吗?还是说这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按照徐枫说出的名字搜索,果然搜到了那个后援团,确实是她当初建的那个,可她也就玩了几天就搁置了,这是被哪个无聊的人捡去玩了,翻完所有的内容,廖思思明白徐枫那么生气的原因了,本想顺手拿回这个号,可里面的小漫画实在带感,是她喜欢的类型,干脆不管了,至于图片嘛,当然是先保存啦,晚了可就没了。

    “徐枫我先说好啊,那个后援团的前两条内容确实是我发的,我只玩了几天,更何况当时是你先招惹我的,后面的那些内容跟我没关系,你稍微动动手指这个号就销了,至于闹到我这来嘛!”

    “廖思思!你就是个害人精!我要是因为这找不到媳妇儿,你就等着吧!”

    “你有谭靖煜还要啥媳妇啊!”

    再点进去时整个网页都已经空白了,廖思思有些遗憾,不过她有存货!

    选好几张发到和夏然、林意的聊天群里,“谭靖煜和徐枫的小漫画,带感吧!真想去跟画图的人拜师,真是太有才了!”

    夏然一张张点开图片,一张张保存,很久才回复:“思思,你好污啊。”

    “思思,你别带坏然然。”

    “那是要我带坏小意你?估计小意用不着我早就自个自学成材了吧!”,廖思思发了个贱贱的表情,林意跟着发了个撤退的表情,这边夏然也说要去工作也退了。

    聊天群安静了下来,廖思思努努嘴,这两人也太正经了,还是自家母上有意思,完了就拿着手机往母亲卧室里钻。廖逸尘听着是不是传来的笑闹和评价,无奈摇头,老爸还在的话估计要吃下一大缸的醋了。

    林境看到林意聊天群里的图片,惊讶得睁大了眼睛,“思思姐她喜欢这样的啊!”

    林意认真的想了一下,“她通吃”。

    太可怕了!林境使劲搓搓立起来的汗毛,“姐,以后有思思姐在的地方你就别叫我了,我还是个孩子。”

    林意忍住笑意回答:“好”。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林境各种和廖思思保持距离,永远一副防范的异样眼神,“小意,阿境这是怎么了,我什么时候惹到他了?”

    “没有啊”

    “那是怎么回事,他好像很怕我。”

    “大概是因为他还只是个孩子吧。”

    一边的林境很严肃地附和:“对,我还只是个孩子!”

    这天,林境暖洋洋地在阳台的懒人椅上一边沐浴阳光,一边玩手机的时候,突然蹦跶到林意面前:“姐,你给傅式做的代言出来了,你看。”

    随意看了看林境让她看得内容,“照拍得不错”,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这样美,美得很不真实。

    “跟姐姐的技术比起来差远了,拍得根本就不像姐姐,没有姐姐的韵味。”

    林境气鼓鼓的样子让林境有些哭笑不得,没忍住上手捏了捏林境鼓起来的腮帮子,脸上的触感让林境一下子定住了,忙抚开,快速跑到卧室,椅在门上,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起劲,脸上火辣辣的。

    傅清雅看着网页上林意的代言照,觉得烦躁无比,网上甚至还有人那她和林意做比较,说林意比她更适合这个代言!她林意一个穷酸18线小网红也能跟她比?自不量力!拉开抽屉,里面有一踏厚厚的照片,看着这些照片,傅清彦脸上的讽刺更加明显。

    听到敲门声,傅清雅马上将抽屉关上,换上优雅的微笑走到门边,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傅止笙。

    “清雅,你找我有事?”

    傅清雅看到网上一片林意代言的广告时,有气又难过,只想马上看到傅止笙。

    “刚才身体有些不舒服,现在好多了,进来吧。”

    本想拒绝,可想到她刚说身体不舒服,还是进去了。

    门关上,傅清雅立刻扑到傅止笙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身:“止笙,你出差这么久,我好想你。”

    傅清雅眉头紧锁,试图摆脱傅清雅的拥抱:“清雅,松手,不要这样。”

    “我喜欢你,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你了。”

    “清雅,我喜欢的是小柔,你知道的。”

    “可是她死了,止笙”

    傅止笙瞬间粗鲁地推开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开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