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63章 我们认识吗
    谭靖宇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又收到了徐枫的短信:有你这么坑自家兄弟的吗?开个荤容易吗我!

    谭靖宇回了一条:彼此彼此。

    徐枫给他酒中下药造成醉酒的假象,否则以他的酒量怎么可能几杯酒醉了。

    早上6点林意起床后在房间里做了半个小时的瑜伽,在简单的洗漱后,破天荒的下楼做早餐。平时这个别墅里没有人做饭,但厨具一应俱全,冰箱里的食材每天也都有人负责更换。

    林意不太清楚这个时间点谭靖煜是否已经走了,为了避免尴尬,还是做了双份的早餐,她不知道他早餐喜欢吃什么,就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做,两份煎蛋,两份蔬菜水果沙拉,两杯牛奶。

    摆好两份早餐,林意没有打算等一等,也不想去他卧室问一下他是否在。

    早餐她做了,就摆在桌子上,如果他在,那他下楼时就会看见,至于吃不吃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在林意即将结束早餐时,楼梯处有走动的声音,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点牛奶,她抬头望去,谭靖煜正向门口的方向走着。

    “我做了早餐,你要吃一些吗?”

    谭靖煜好像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她这么个人,他看了看她的脸,又将视线移到餐桌上,随后抬步走向餐桌。

    林意已经吃完了自己的那份,谭靖煜才刚开始吃,她也不好在他吃饭时就收拾自己的餐具,只好坐在原地等他吃完再一起收拾。

    “不知道你早上通常吃什么就做了一些我平时吃的”

    谭靖煜咬一口煎蛋,慢慢开口:“鸡蛋煎得有些老了”。

    “是有点,今天什么时候去谭宅?”

    谭靖煜没有再吃煎蛋,拿起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你很着急?”

    “没有,这些按照是合约上的内容。”林意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看着谭靖煜优雅的动作,长得好看的人,连吃东西都这么好看。

    “下午5点,祁弋会接你去公司。”

    谭靖煜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离开。

    “好,我知道了。”

    蔬菜水果沙拉一点也没有动,煎蛋就咬了那么一口,牛奶也只喝了半杯。

    谭靖煜的胃口本来就这么小,还是她做的不和他胃口?再看看自己面前吃得干干净净的餐具,她做为一个女生吃得比谭靖煜还多。

    中午廖逸尘约她吃午饭,虽说她和谭靖煜是合约婚姻,还是隐婚,她不知道谭靖煜的私生活是怎么样的,但她会在合约期间谨守婚姻的准则。

    “小意,不要急着拒绝,知道你不会同意单独和我吃饭,所以我叫了思思一起,你也叫上林境吧。”

    林意不好再拒绝,“好,我会带着阿境一起过去。”

    廖逸尘将菜单递到林意手里,林意转手递到了廖思思手里,“我都可以,思思点吧。”

    廖思思无奈叹了口气,“行,我来点。”

    一连串的菜名报出来,都是林意和林境喜欢吃的菜,在服务员要退下去的时候,林意加了几个廖思思喜欢吃的,林意还没开口就听到了林境的声音。

    “逸尘哥你都喜欢什么菜,总不能只点我喜欢吃的啊。”

    廖逸尘温和的笑笑,报了两个菜名。

    等菜期间,林境去厕所前示意廖逸尘一起出去,廖思思笑他:“林境你怎么跟个小女生一样,去个厕所还要结伴。”

    林境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廖思思,“嘿嘿,思思姐,我要是女生,你现在就该担心逸尘哥了。”

    “求之不得”

    林境突然想起来林意之前说过廖思思她通吃,那他还是不要在她面前有太强的存在感,没有再跟她拌嘴,直接出去了。

    走廊里林境没走两步,突然回头问廖逸尘:“逸尘哥,你是在追我姐吧?”

    廖逸尘愣了一下,随后苦笑,“恩,不过你姐姐好像不喜欢我,一点机会都不打算给我。”

    “我姐她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冷淡,如果以后一定要选一个人来做我姐夫,那个人是你的话我没有意见。”

    林境的话让他很意外,也很惊喜。他早就在思思那听过林境的事,也知道林境对林意的依赖有多深,他原以为他会阻拦任何追求林意的人。

    有了林境的支持,他的机会是不是又多了一些。

    看出廖逸尘心情的预愉悦,林境加了一句:“别高兴太早,我只是说不会排斥你,别指望我会帮你追求我姐。”

    看来小孩子对他追求林意这件事还是有些别扭,想伸手摸摸他的头。

    “瞎摸什么?还尿不尿了!”林境躲开廖逸尘的手,大步向前走。

    廖逸尘失笑,赶紧跟上去。

    廖思思看者俩人前后进门,打趣道:“怎么这么久?不会是前列腺有什么问题吧?”

    廖逸尘抚额,思思这性子还真是遗传了亲妈啊。

    林境白了她一眼,“你姨妈才有问题!”

    “哟,小境境,看不出来你懂得还挺多嘛!”

    “没你多!”

    “我去,小境境今天是怎么了?小心你乖孩子的模样没了小意可就不喜欢你了。”

    廖思思一句无心的话,正好稳稳地打在林境的致命点上,林境最怕什么?最怕林意不喜欢他。

    廖逸尘马上察觉到思思的失言,鲜有的严厉起来,“思思!”

    廖思思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玩笑开过头了,林意明白廖思思的无心之言和林境的敏感点。

    “好了,你就别逗他了,无论他什么样子,他都是我弟弟,这点永远都不会变。”

    她和他约定好了要做彼此的家人。

    林境一直盯着林意的眼睛也从之前的慌张变得柔和,她说的他都信。

    林意仍旧拒绝了廖逸尘送她回家的建议,送林境回去,在家里窝了一会儿后,林意赶在5点前回了别墅。

    如谭靖煜所说的那样,祁弋5点准时出现在别墅前,祁弋会先载她去公司,那他现在还在忙吧。

    到谭式的时候,祁弋从驾驶座回头:“林小姐,谭总还得一会才能结束,你要不先去会客室等一下?”

    林境自夏然那件事后,对会客室有种莫名讨厌的感觉,而且,她不想有太多人注意到她的存在,“不用了,我就在车里等一下,祁先生有事就去忙吧。”

    祁弋没有坚持,在看到谭靖煜的时候将这事告诉了他,“谭总,我觉得林小姐现在对会客室三个字很讨厌。”

    谭靖煜整理好手头上的资料,“讨厌就对了,她倒是很遵守合约。”

    也是,别说是林小姐了,就算是他,在会客室一个人等上一个星期,也会一辈子都讨厌会客室这个地方吧!谭总这折磨人的法子还真是够特别的。

    林意见到谭靖煜是在一个小时后,谭靖煜上车后就闭眼养神,林意也不会早找没趣去找话说,静静地玩儿自己的手机。

    车子驶进谭宅,林意一下车,脚边就围上来一群毛茸茸的东西,争相往她腿上扒,那段时间每天陪着谭老爷子,这些宠物狗也跟她熟了。

    林意蹲下来,一个个的摸一遍,得到抚摸的狗子高兴得四处跑着撒欢。

    林意看着四处跑动的狗子,竟然有些羡慕,这么单一简单的感情真好。

    “我养它们这么多年还比不上丫头你几天的时间,一群小没良心的!老张,晚饭狗粮减半!”

    林意赶紧起身上前扶着老爷子,老爷子这样子怎么看怎么像被抢了糖了孩子,需要哄哄才能好,只是可怜了这群无辜的狗子要挨饿了。

    “爷爷,您跟我吃什么醋啊?它们当然是跟您最亲的,现在这情况只是新鲜劲还没过去。”

    谭靖煜看着眼前相处融洽的两人,嘴角浮出淡淡地嘲讽,角色进入的还挺快。

    夜里,林意仍旧和谭靖煜两人共处一室,从柜子里翻出备用的床单被子铺在床边的地上,想起上楼前老爷子偷偷给她说的话,“丫头,床头的抽屉里有些好玩的,你要是无聊了可以拿出来玩玩。

    谭靖煜在洗澡,她现在是挺无聊的,打开抽屉,里面的“玩具”样式各异,却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想着廖思思可能知道的比她多,就拿起一个拍了照片发过去,照片刚过去,廖思思的消息就过来了:林小意,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身边有谁?

    思思怎么知道她不是一个人的?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感兴趣?想试试?”

    魅惑的声音让林意醒神,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来,林意低头看到廖思思发过来的各种图片,“多给你推荐几款,祝性福!哈哈哈哈哈哈哈。”图片放大,看到图片上的助性等字眼,林意瞬间明白手里的东西的用处,也明白谭靖煜刚刚话里的意思了。

    手里的东西变得烫手无比,林意赶紧将手里的“玩具”扔回到抽屉里,关紧抽屉,一连串的动作做起来一气呵成。

    再回头,谭靖煜正一边解着身上的睡袍,一边朝着她走过来。

    林意猛地起身,谭靖煜刚刚说的试试不会是真的吧!林意的危机意识让她赶紧往旁边退:“那个,谭靖煜你冷静点,那些东西是老爷子放的,我不知道。”

    谭靖煜手上动作不停,“是吗?”  “是的是的,当然是的!”林意继续后退,一边提防谭靖煜的动作,一边寻找从她现在这个位置绕过谭靖煜安全到达房门的最佳时机。她可不想把自己折进去,男人这种生物生理欲望和感情是可以完全分开的,他可以上一秒还说着爱你的誓言,下一秒就可能会因为另一个女人把你打入地狱。

    时间正好,林意完美绕过谭靖煜快要抵达房门时,门上的锁突然动了,老爷子!林意瞬间想到了谭老爷子,现在的这种尴尬境地还是老爷子的杰作!现在这是来查房来了?

    林意又猛地刹住,1个180度的转弯,一把捞起地上的被单和被子反扣在床上,掀起被子的一角麻利地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塞进被窝里。贞洁重要,合约也一样重要,过不了老爷子这关,谭靖煜还不知道会怎么报复她呢。

    谭靖煜褪去浴袍站在,嘴角玩味的笑意还没散去,刚才林意一系列的动作还真像是一只视线移到旁边桌子上的逗猫棒上,嗯,像一只猫。

    听到背后开门的声音,谭靖煜无所避讳地转身,谭老爷子手里端着一碗汤,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床铺的方向:“丫头睡了?还说让她睡前喝点汤呢,应该早点上来的。”

    什么早点上来!谭老爷子很后悔自己太猴急往上跑,要不然看孙子这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件内衣的状态,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孙媳妇肚子就有动静了,他就可以做曾爷爷了,那现在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呢?。

    谭靖煜侧身看了一眼床中间凸起来的一坨,接过老爷子手上的汤碗,“爷爷早点休息吧,这个她待会儿喝。”

    “好好好,你们也早点休息。”

    林意在被窝里听着老爷子的话有些头疼,谭宅简直就是龙潭虎穴啊,还不如呆在谭靖煜别墅自在。

    关门声传来,林意立刻从被子里蹿出来,两床被子下面也太闷了。

    谭靖煜重新穿上睡袍,林意因为出来的动作太快,加上在被子里闷了一会儿,微微地喘着气,一手别好前额散下来的头发,感觉到谭靖煜在看着她,“怎么了?”

    “喝了”,说完走到床边扯下林意的被子床单,随手丢在床脚处的地板上。

    林意很认命地明白了自己的地铺刚刚从床边转到床尾了,这都无所谓。但是这碗汤可以不喝吗?她以前睡前有吃零嘴的习惯,可已经戒掉很久了,她很讨厌重拾戒掉的东西,现在让她把这碗汤喝下去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由身到心的反感。

    余光瞥到坐在床上看书的谭靖煜,试着开口:“可以不喝吗?”

    谭靖煜头也没抬地回道:“如果你想以后每晚从一碗变成两碗的话。”

    她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端起碗,没有尝味道,一口气喝了个精光,然后迅速跑向洗手间漱口。

    林意在卫生间磨蹭了一段时间,最终穿了一件长袖长裤的保守睡衣,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虽然已经有过和谭靖煜共处过一室的经历,可她还是感觉有些尴尬,而且,林意很清楚自己的睡相有多差,还是保守点的睡衣比较好。

    林意做完一番思想建设出来时,卧室的灯已经关了,拉上的窗帘将屋外的光线完全隔断,林意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可笑,不过这样也好,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完两年。

    凭着记忆摸索到床尾的位置,勉强铺好地铺,躺好闭着眼睛睡觉。

    又想到谭靖煜调戏他的行为,难道他早就知道老爷子会来查房,所以就顺事而为了?是她自己想多了?

    在一片胡思乱象中,林意渐渐地进入梦境。

    凌晨1点,林意持续不断的小呼噜声让谭靖煜的眉头皱得更深,林意的呼噜声很小,可是对睡眠环境要求很严格的谭靖煜来说,这种程度的声音是他无法忍受的。

    打开床头灯,借着微弱的光走到林意的地铺旁,伸出去的脚在看到林意上衣向上卷起漏出的平坦的小腹和微开的领口时,顿了一下后慢慢地收了回来。

    蹲下,拉起被蹬到一边的被子盖在林意的脸上,有了被子的隔断,呼噜声小了很多。

    谭靖煜回到床上,在确定几乎听不见任何杂音后才闭上了眼睛。

    林意醒来的时候卧室里还是漆黑一片,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早上5点半,床上的人好像还在睡,估计是上次起得太晚,昨晚睡前一直提醒自己不要睡过头,所以,这么早就醒了。

    只是床上的人好像还没起,赖床了10多分钟后,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动静。林意再也睡不着,轻轻起身,抹黑将自己的地铺放回到柜子里,又抹黑挪到卫生间里,好在,卫生间里开灯不会太影响外面的人。

    轻手轻脚地洗漱换完衣服后,林意出了卧室,谭靖煜才又闭上了眼睛。

    林意这一大早的把自己弄得跟做贼似的,她得弄清楚谭靖煜的起床时间才行,这样以后就不用担心起早或起晚的问题了,反正谭靖煜是不会叫她起床的。

    林意等啊等,每个狗子都撸了个遍,眼看着就要8点了,也没见谭靖煜起床。老爷子倒也不急,只是看林意的眼神越发有神。

    谭靖煜的起床时间几乎是固定在7点左右的,像今天这种晚起的时候并不多见,想到昨天看到的情形,老爷子对孙媳妇的喜爱值又蹭蹭蹭地往上升。

    终于在8点半,林意肚子像她发起第三波攻击的时候,谭靖煜慢悠悠地下楼了。

    “靖煜,下午你带小意去商场买点衣服。”

    让谭靖煜陪她买衣服?怎么可能?她可不像没事招惹他,“爷爷,不用了,前几天已经买过了。”

    确实买过了,她去别墅的第二天她住的那间客房的衣柜里多了很多新衣服。

    “听爷爷的,让他陪你一起去,做丈夫的就得陪自己妻子买买买。”

    还想再说什么,谭靖煜就给出了回答:“好”。

    林意有些焉儿,她不习惯把买衣服当做一件消遣时间的事,通常需要什么衣服,她都是直接去商场花个十几分钟的时间速战速决,更别说是呆会而要跟谭靖煜一起逛街了,简直是折磨。

    但既然谭靖煜应声了,她只好随声附和了。

    下午,两人如期一起出门,只是进入市区,谭靖煜让祁弋在一家药房前停车,林意以为谭靖煜身体不适,“你身体不舒服?”

    谭靖煜没有理会她,“去买些治疗女性打呼噜的药”。

    林意瞬间变成了大红脸,眼看着祁弋真要下车,林意赶紧拉开车门,“谭靖煜,衣服我自己买,街我也自己逛,晚上到时间了我们再一起回去就行了。”

    说完,没等谭靖煜回复,林意已经拉开车门跑远。

    祁弋忍笑,没有注意到谭靖煜有些阴沉的脸,谭总对睡眠质量的要求他是知道的,没想到林小姐竟然打呼噜,“总裁,药还买吗?”

    “买,你吃!”

    祁弋有些搞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又做错事了,只得乖乖下车给自己买药去。

    廖思思再次收到同一个人发来的关于真相的私信时,通过账号追查,知道了发私信的是夏然事件中死者的一个家属。

    廖思思直接带着几个保镖找到了那个家属,“一句假话费一只手,手没了就费脚,手脚都没了就费舌头。”

    中年男人被身边围着的黑衣人吓破了胆,跪在地上哆嗦着开口:“廖小姐,我真的没有半句假话,是傅清雅找到我们,给了我们一大笔钱让我们把这件事嫁祸给夏然护士,真的。只是,现在事情败露了,我们几个互相推诿责任,傅清雅明明说过会保住我们的,她骗了我们!我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走之前想给老婆孩子留点生活费。如果我有半句假话,就让我不得好死!”

    廖思思“你说的证据呢?”

    “证据我有!”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优盘,“这里面有傅清雅手下的人跟我们通话的录音,这个人我打听过是傅清雅的一个得力手下。”

    一个保镖上前拿过优盘,离开了几分钟,回来后附耳给廖思思说了几句话。

    “你们除了我之外,还用此事向别的人索要过报酬吗?”

    男人忙摇头否认。

    廖思思使了个眼色,保镖上前一个刀子扎在男人左手边,男人一阵惊嚎,“没有,真的没有,只有我找过你!”

    廖思思起身,居高临下冷眼看着男人,“敢杀人还不敢担责任,你也算是个男人?别想跑路,老实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会盯着你。”

    廖思思走后,男人颤抖着拨出一个号码:“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说过会保我老婆孩子生活无忧。”

    那边戏虐的声音传来,“当然”。

    徐枫点下鼠标,电脑里的音频正是刚刚廖思思和死者家属的整个对话过程。徐枫实在是好奇廖思思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所以事先在那个男人身上装了窃听器,没想到廖思思还真的是个小辣椒,这手法够直接,够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