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72章 姐弟
    她刚才有说什么吗?林意做起来晃晃有些沉的脑袋,电话还在通话中,那边的人好像还在等她的回复,她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傅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睡意朦胧的声音,她刚刚是在睡觉?

    “你还记得你刚说过的话吗?”

    一颗心紧张到要停滞,等着一个不可能的结果,又或者一个奇迹。

    “我刚才说了什么吗?抱歉,我有些感冒,头很晕,如果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还请您见谅。”

    没有撒娇,没有亲密,只有陌生人疏离冷淡的客套。

    “没有,是我思之心切了,以为真的会有奇迹发生,是我的想法太奢侈了。”

    林意蜷起膝盖,将自己紧紧抱住,许久才淡淡开口,“抱歉,让傅先生想起了伤心事。”

    傅该说抱歉的不是她,应该是他。

    “该说抱歉的是我,我不应该把这些困扰带给你。”

    傅清彦语气里难掩失落,真的是他听错了吗?不会的,他怎么会听错她的声音,近8年的朝夕相处,她的声音他早就熟悉到骨髓里。

    但为什么她又不是她?

    “没事,那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清雅这些天给林小姐造成很多困扰,我替她跟你说声抱歉。”

    “傅小姐是个成年人,她应该要为自己犯的错负责,傅先生应该很清楚她的所作所为差点毁了夏然人生,难道说每次傅先生都要为令妹的错买单吗?”

    不是所有的错不是一句道歉就能释然的。

    冷硬的没有生气声音,林意是真的生气了,错了就是错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么护着她。

    “我会惩罚她”

    这是他对她的承诺,而且,傅清雅最近戾气太重,需要严加管教了。

    “这是傅先生您的家事,不用说给我听。”

    她不想知道傅家甚至是傅轻彦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她只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放过傅清雅,如果傅清雅不再招惹她,她也会学着学慢慢放下,否则,新仇旧恨她会一并清算。

    “你生病了?”

    话题转的有些快,时间刚刚好。

    “小感冒”

    “看医生了没,医生怎么说?”

    傅清彦声音有些急切,就像她感冒是件很严重的事一样。

    “小毛病,吃点药就好。”

    确实是小感冒,只是来势有些凶,她已经习惯了,身边的人没见过她这种情况,容易被吓到。

    “那就好”

    林意有些着急,傅清彦不会是要就这么拉着她聊下去吧,她很想多听听他的声音,可是她的手机

    “傅先生,没什么事就挂了。”

    “抱歉,打扰你这么久。”

    “还好,你也说了三次抱歉了。”

    傅清彦失笑,“林小姐什么时间有空,我们一起吃个饭。”

    “再说吧”

    饭还是不要随便吃了。

    “好”

    挂断电话,傅清彦仔细回想林意说的那句模糊的话,他很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看来当年的事情需要好好调查了。

    林意始终维持着双手抱膝的动作,这一幕也被谭靖煜在电脑上看得清清楚楚,修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扣敲着桌面,看着电脑上像是静止了的画面。

    门外有轻敲门的声音,林意从膝盖上抬起头,听见祁弋在门外说:“林小姐,我做了饭菜,您吃一些吧。”

    很饿,却不想吃东西。

    下床,开门,“谢谢,我不饿,你们吃吧。”

    祁弋被林意的样子吓了一跳,上楼前虽然面色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萎靡,难道感冒又加重了?

    “林小姐您还好吗?”

    “我很好,只是有些困了。”

    明知道林意这是在赶他走人了,可总裁说了要叫上林小姐一起吃饭的,如果完不成这个任务,恐怕他又得少一年的工资了。

    “林小姐,您看,我已经做好了,谭总他不吃,做了那么多总不能浪费。”

    如果是平时林意说不定就下楼随便吃些应付一下,今天,她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

    “谭靖煜他应该还不缺这几个食材钱,怕浪费的话,祁先生您可以打包回去,我先休息了,祁先生慢慢吃。”

    不等祁弋说话,林意迅速关上门,上锁,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包住,隔绝外界的一切纷扰。

    祁弋差点没被门撞上鼻子,谭总他从小到大就喜欢折腾他他是知道的,没想到林小姐也有这样的一面,俩人这点还挺像。

    他,只有认命下楼去吃那些他亲手做的“毒药”,包括他特意为林意做的大补汤,这下都得他自己消化掉了。

    吃完桌上的一般饭菜,祁弋再也吃不下去了,谭靖煜从上楼后就没有下来过,他应该不会被扣工资了,悄悄倒掉剩下的饭菜,收拾好碗筷,走之前还顺手带走了厨余垃圾。

    上车后,祁弋发了一条不会有回复的短信:小澜,靖煜又折腾我做饭了,当然吃的时候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再也不想吃自己做的东西了,真的很难吃。

    半夜的时候,林意的卧室门从外面被打开,一抹高大的身影在床头边蹲下,谭靖煜右手轻轻抚上林意的脸颊,“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回应他的是林意有节奏的小呼噜声,谭靖煜收回手,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意沉静的面庞,轻笑着自言自语,

    “我问你这些做什么”

    没有再停留,转身出门,门锁重新轻拧上。

    林意慢慢睁开眼睛,静默的黑,什么也看不到。

    早上5点起床,没有看见谭靖煜的身影,没有做早餐,林意顶着一对黑眼圈就出门了,提前用叫车软件约好的出租车已经在门口,上车报了自己家的地址就开始断断续续的浅眠。

    到家后,林境满脸笑意地开门,帮她摆好拖鞋,“姐,早餐做好了,你吃点再睡吧。”

    林意起床后就收到了林境的短信,她刚好不想做早餐,又想早点回自己的家好好睡觉。

    “恩”

    林境的早餐很简单,清淡的蔬菜水果粥,熬得刚刚好。

    吃完早饭,林意就一头扎到熟悉温暖的被窝。

    谭靖煜下楼的时候,瞥了一眼林意的房门,还关着,餐厅没有吃早餐的林意,也没有摆好的早餐。

    走到冰箱前,拉开冰箱门,食材俱全,他想到的却是那天的煎得老硬的鸡蛋和半温的牛奶,收回伸向鸡蛋的手,猛地关上冰箱门,谭靖煜大抬步向外走,一张脸阴沉得可怕。

    祁弋抬头看向一上午阴沉着脸的人,“傅清彦在调查当年傅柔的事,您看?”

    “让他查!”

    昨晚傅清彦的一通电话让傅清雅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都要在家禁足,隔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包括网上购物。

    傅清雅气冲冲地给傅清彦打电话,“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最近都做了什么事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

    “我什么都没做”

    夏然的事她没有自己出面,没有人能调查到她身上。

    “做没做你自己很清楚,清雅,我能维护你一次,维护不了你无数次。”

    傅清彦维护她?他什么时候维护过她,他维护的从来就只有傅柔。

    傅清雅出不了门只能打电话向傅止笙哭诉,傅止笙没有安慰,只是静静地听她哭完,告诉她乖乖呆在家里一个月,就当是陪陪爸妈了。

    林意一觉醒来已经下午四点了,“阿境,怎么没叫醒我?”

    “姐姐你早上回来的时候黑眼圈那么重,昨晚一定没睡好,中午看你睡得很熟就没叫你。”

    林境边说边从厨房端出一晚鸡肉汤,自己不吃却一直看着林意吃,“阿境,你怎么不吃?”

    “我身体很好,不用吃这些,姐姐你多喝点,我熬了很多。”

    林意放下勺子,转身去厨房给林境盛了一碗,“我的胃就那么大,你做得再多我一个人也喝不完,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还是要跟上的,我最近没太注意到这点,你自己不能大意。”

    “喜欢无关身高,但姐姐想阿境能长得高一些,过些年给姐姐带个弟媳妇回来。”

    林意已经开始畅想那个时候的生活,有啊阿境,有弟媳妇,还有可能有个大侄子或者大侄女,她理想的生活其实很简单。

    林境低头看着汤碗,声音闷闷的,“阿境只想和姐姐一起生活”

    只有她和他,没有别的人。

    头上多了一只手,还有温柔的抚发的动作,“阿境,等你长大些就明白了。”

    “那就等长大了再明白吧”,反正他才12岁,他可以有很长的时间让她知道他的心意。

    “林妹妹,靖煜喝醉了,你过来把他弄走。”

    电话里的声音很嘈杂,“你送他回来就行了”。

    “我喝酒了,不能开车,难道林妹妹你想看着我酒驾?”

    “你可以找代驾或者找祁弋”

    电话被挂断,徐枫轻轻推推谭靖煜的肩膀,“你惹林妹妹生气了?她刚才的口气可算不上好。”

    生气?傅清彦对她的影响还真大,大到这么多年她都忘不了吗?

    “让祁弋过来吧”

    徐枫只好拨通祁弋的电话,祁弋过来后接走了谭靖煜,他被丢在了大街上。

    谭靖煜这是被林妹妹甩了拿他出气?徐枫真想笑他幼稚,冬天的大街凉飕飕,徐枫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  林意回到谭靖煜别墅的时候,接到了夏然的电话。

    “小意,你生病了?”

    林意无聊地趴在床上,“嗯,不过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今天医院里很忙,刚看到思思发到群里的照片。”

    林意看看手机的时间,6点半,“现在呢,下班了没?”

    “嗯,刚忙完,夜里还有夜班。”

    “那你赶紧去吃饭吧,不然夜里会饿。”

    “好,有空我去看你。”

    夏然将手机放回包里,慢悠悠地搅动着杯子里的奶茶,店里放着温馨浪漫的韩语歌,她只身一人,重新从包里拿出手机,在加密的相册里点开一张照片,许久没有移开眼睛。

    在夏然的侧后方,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将夏然坐下后的一举一动都用手机录了下来,通过聊天软件发了出去。

    林意将视频连续看了三遍,视频拍得很仔细,夏然进店落座后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的犹豫,通话过程中神色的冷淡,结束通话后额头紧邹的眉头,再次看着手机屏幕的仰慕。

    顺着聊天软件发出消息,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的,1个小时候回意大利的飞机,本想了解一下你的生活,没想到一下飞机就看到这样一场好戏。”

    “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

    “跟我走吧”

    “走不了了”

    “随你自己心意吧,记着,就算被全世界背弃了,你还有我。”

    “我知道”

    如果她还是四年前刚醒来时的她,如果没有一时兴起回来,如果没有跟谭靖煜签订那份两年的合约,那该多好。

    她宁愿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没有谎言,没有欺骗,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

    但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一阵身心俱疲,她只是想过简简单单的生活,为什么就这么难?

    病还没好,药还得继续吃,拿着林境给她准备的随身带保温杯下楼储水,在这个大房子里,能不出房门就不出。

    楼梯下了一半,碰到上楼梯到一半的谭靖煜,酒味很重,林意没打算理会,继续下楼。

    左手被猛地拉住,一个被动的转身,整个身子被压到了栏杆上,半个身子悬在半空,右手的保温杯顺着楼梯滑下,滚到很远的地方才停下,林意看着越滚越远的杯子,突然想到林境送她保温杯时的温暖纯净的笑容,他说:“姐,这是我做了一个星期的兼职才攒够钱给你买的新年礼物,本来想等到农历新年的时候送给你的,可是你最近身体太差了,有了它,你以后就可以随时随地喝热水了。”

    这是她收到的最温暖的礼物,这样摔下去杯子大概会掉了外漆吧。

    林意双手使劲推了一把面前的人,谭靖煜没有防备,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几步,挣脱束缚,林意急着下楼捡回杯子,刚走两步,右手又被拉住,随后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谭靖煜俯身,湿热的带着酒气的鼻息洒在脸上,林意摆脱不了被反剪的手。

    “谭靖煜,你松开!”

    谭靖煜依旧没有声音,只是一直保持着俯身看着她的动作。

    “松开!”林意再次要求,要求无效,谭靖煜依旧保持着原动作。

    林意没有办法,跟他僵在原地耗着,这时她才发现谭靖煜的眼神有些迷离,所以,他是真的喝醉了?

    几分钟过去了,谭靖煜看着她的眼神又变得深沉,她被反剪的双手得到了解放,松开她,谭靖煜没有再停留直接上楼,看着谭靖煜消失在楼梯尽头,林意伸进口袋里的手握紧了电棒。

    回来的路上她特意去买了这个,如果谭靖煜再敢做什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店家说这东西的威力很大,会让人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是单身女性外出的热门防狼武器。

    捡起杯子,杯盖的边缘磕破了漆,林意来回抚摸着破漆的地方,果然,连这点温暖都是奢求吗?

    谭靖煜回到房间,看着电脑上的画面,拨通了祁弋的电话,“去查查她下午都买了什么”。

    祁弋犹豫了一下,轻着声音回到,“电棒”。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林小姐下午的行程报告他刚想发给谭靖煜,谭靖煜就来电话了。

    “她下午跟谁接触过?”

    “林境,夏然,不过没有重要的事。”谭靖煜直接挂断了电话,就好比一到免死金牌,一年的工资保住了。

    特殊的铃声再次响起,一句话后电话又被挂断,“阳城不需要那种东西”。

    哪种东西?电棒?准确来说是防狼电棒,对谭氏来说禁这么个小玩意儿是小事一桩。

    不过,谭总他这两天对林小姐的事上心了很多。

    自从那晚后,林和谭靖煜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相处模式,她睡的时候他还没回来,她早上走的时候不知道他是否还在,去了谭宅,谭靖煜也没有再用言语挑逗她,俩人“相敬如宾”。

    再有10天就是农历新年,很多年没有过过新年,林意几乎要忘记新年要怎么过了。

    “姐,我们去买新衣服吧,新年要穿新衣服的。”

    “好,下午去吧。”

    “明天可以吗,下午时间太短了。”晚上很早林意就要去那个地方,他只能和她一起逛街,没办法和她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了。

    “男孩子不是应该不太喜欢逛街的吗?”

    她记得她以前认识的男孩子都不喜欢逛街的,他们的衣服都是家里人帮忙买好的,或许阿境还是个孩子吧。

    “女孩子不是都喜欢逛街的嘛,为什么姐姐不喜欢,廖思思就很喜欢。”

    林境总喜欢直呼廖思思的名字,林意提醒了很多遍都没有用。

    “逛街无非是为了打发时间的消遣方式,或者是买需要的东西。思思她习惯了买买买的生活方式,我只需要买到需要的东西就好。”

    “这样啊,那姐姐就当是明天陪我打发时间好了,我整天待家里也很无聊。”

    她和林境一个是无业游民,一个是无学游民,一生很短,禁不起这么荒废。

    “阿境,你有想做的事吗?”

    最想做的事,一辈子待在她身边,林境转转眼珠,很认真地想了想,“周游世界”。

    “等你再大一些,就去吧。”

    林境他现在还太小,外面的世界太复杂。

    “姐姐你呢?”

    想做的事吗?“现在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要不然我们一起周游世界?”

    “好”

    “真的?”

    林境有些不敢相信她就这么答应了,他其实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对她的答案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他知道这几年她应该已经走过了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周游世界对她的吸引力并不大。

    “嗯,真的。”

    能和阿境一起做他想做的事也挺好的。

    廖思思的电话打断了好气氛,“小意,明天去逛街呗,我今天发现我的衣柜太空了。”

    林境听闻嘴角轻抽,廖思思缺衣服?谁信!他就从来没见过她同一件衣服穿过第二次,“我姐说了明天陪我,你后边排队去。”

    林境贴着林意的手机吼道,这人怎么总是粘着林意!

    “小意意,我不管,你明天一定得陪我,不然我现在就杀到你家去,晚上跟你一起睡,这样你们明天就没办法甩掉我偷偷去了吧!哼!”

    廖思思夜里睡这里,那林意夜晚不在的事就瞒不住了。

    “逛就逛!明天上午10点来接我们。”

    林境很不情愿地做了让步,林意的事要紧。

    对于林境、廖思思俩人见面就掐的状况,林意乐得一边看热闹,林境的世界太孤单了,他的世界不应该只有她,如果可以,她希望他的世界能变得丰富起来。

    第二天早上不到6点廖思思就出现在林意家门前,被敲门声吵醒的林境一脸懵。

    “小境境,小意还在睡?”

    廖思思一边说着,一边往林意卧室方向走。

    林境一下子醒过来,林意还没回来,“你能不能好好待会,我姐买早餐去了。”

    “这么早有早餐卖吗?”

    “你都能这么早闯人家里扰人清梦,还不准别人早起做生意了啊?”

    “别歪解我的话,那我给小意打个电话,让她给我也带上一份。”

    林境止住廖思思的动作,“我来打,你去坐会儿吧。”

    “你打就你打,我还省话费了。”

    林境转身做到沙发上,先给林意发了一条短信,简短地说了下情况,林意很快有了回复,林境才拨通了电话,“姐,思思姐已经过来了,你回来的时候多带一份早餐吧。”

    “好”

    林境不敢去睡回笼觉,他怕廖思思偷进林意的卧室,她的卧室太过整洁,完全没有有人住过一夜的痕迹。

    廖思思看者林境不断打哈欠的动作,忍不住开口,“你要是困的话就去睡会吧,小意回来了你再起来。”

    “不用,我不困,姐她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一个小时后,廖思思海米等到去买早餐的林意,“小意买个早餐买到外太空去了?都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林境缩在沙发山玩手游,头也没抬,“你要是饿的话就自己先吃点吧,冰箱里有材料,自己做。”

    廖思思捂住叫个不停地肚子,撇撇嘴,“我不会”

    “不会啊,那就先饿着吧。”

    廖思思一个靠枕扔过去,林境游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