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74章 哥哥
    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林意、谭靖煜、谭老爷子三人,谭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脸上的苍白肉眼可见,谭靖煜在徐枫走后就坐到了沙发上,站了一会儿不见有动静林意看过去才发现他此时正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应该是在假寐吧。

    他睡着的时候身上那个的凌厉褪去了很多,多了许多柔和,除去那身价值不菲的西装和被发蜡定型的很有成熟风的头发,这张小鲜肉的睡颜真的很难和外界霸气狠辣的谭氏总裁联系到一起。

    之前林意一直觉得谭靖煜这副寡言少语的样子是在装深沉,一般有些地位的人不都是这样吗,就喜欢让别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从而惧怕可现在她觉得或许他是真的话少,不过现在她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事。

    那她是继续站着傻等,还是直接过去叫醒他?他拉她过来是觉得老爷子看见她心情会看好一些的吧,可这是一种变相的道德绑架吧。对谭靖煜一大早把她从家里绑架来的行为林意很气愤,到底还是不敢直接一声不响地离开,她绝对相信她要敢这么走了,按他之前那架势一定会费了她的腿。

    毕竟对他们这种有身份的人来说,即使悄无声息的让一个人消失都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她林意是个很惜命的人,这种可能性她现在还不敢去尝试。

    可是她又不想就这么去叫醒他,她有注意到他下巴上短短的胡子茬和下眼角下的乌青,他应该一夜没睡吧,即使睡着了神情也很疲惫的样子,她轻手轻脚的挪到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等着病床上或者沙发上的人醒过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人都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没有手机林意无聊得低头玩弄手指,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她,猛地抬头,谭老爷子正一脸慈爱地看着她。

    其实谭老爷子已经醒了好一会儿了,只是看她玩手指玩得很入神的样子想到了一些往事,一时间忘了时间。而且孙媳妇这身打扮是一接到他生病的消息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啊,那件外套,谭老爷子看了一眼沙发上还在睡着的孙子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这保护欲比他年轻时强多了。看看沙发上的孙子,再看看床边椅子上的孙媳妇,谭老爷子更高兴了,想来他抱重孙的日子应该是不会太晚了。

    “您醒了”

    “小意啊,这么早过来一定还没睡好吧,年轻人不都喜欢睡懒觉的嘛,赶紧去沙发上歇歇,别累着了。”

    谭老爷子还真是直接,沙发有谭靖煜,她才不要去。

    “没关系,您要喝水吗?或者吃些早饭?”

    “你坐着别忙,爷爷不饿。”

    您不饿,可我饿啊,不过林意可不敢说,想趁机去填饱肚子的想法破灭了,肚子却很争气地及时响了,林意意思性地尴尬笑笑。

    “爷爷真是老糊涂了,忘了小意还没吃早饭呢,年轻人是得好好吃早饭,我让人赶紧送过来。”

    谭靖煜在老爷子说话的时候就醒了,两人的对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爷爷很中意很在意林意,谭靖煜眼睛变得深邃。

    “不用了,我带她下去。”

    林意这会儿很想说她不饿,只是昨天吃坏了肚子,可谭靖煜一副有事要谈的样子,她没法拒绝,而且她这趟的作用看来已经达到了,谭老爷子的心情貌似挺好。

    闷闷地跟着谭靖煜出了病房门,看到恭敬地站在门外的张管家,看样子应该来了有一会儿了。

    在经过张管家身边的时候,谭靖煜停了一下,“爷爷醒了,准备一些清淡的。”公式化的命令。

    张管家微微颔首,礼貌而尊重:“是”。

    谭靖煜并没有带林意去吃早餐,而是去了医院顶楼的天台,冬天的风刮得人生疼,谭靖煜好像没事人一样站得板正不紧不慢地吸动手中的香烟。

    香烟味随风全都飘向林意站着的方向,林意不喜欢烟味,秉着呼吸从谭靖煜身后绕到另一边,林意紧紧环抱住自己,还是冻得瑟瑟发抖,身边的人镇定自若。

    忍无可忍,林意使劲稳住不停打架的上下牙板,“谭靖煜,你找我什么事?”

    回应她的只有瑟瑟的风声和隐约可闻的烟味,刚想再开口,谭靖煜已经丢掉手上的烟头,大跨步往回走。

    林意反应过来,快跑超过他,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回扔到谭靖煜身上,然后加速,回到室内被暖气包围着,林意这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活过来了,等体温恢复正常才离开医院打车回家。

    谭靖煜看着突然砸到他前胸后又掉到地上的外套,步子不停直接跨了过去。

    “扔了”

    祁弋从旁边的角落里出来,捡起地上的衣服扔到一边的垃圾箱里,靖煜面对林小姐还是老样子啊,这点倒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变。

    即使林意回家后立马泡了个热水澡,又开足暖气爬到被窝里蒙着,下午的时候还是发烧了,39度5,吓坏了林境。

    看到这个数字,林意才发现这些年她真的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即使是旅行时风餐露宿她也没有生过病,更别说像现在这种高烧了。

    没有去医院,写了几个药名让林境去买回来,自己则每隔几个小时给自己物理降温,整整一个星期,林意都没有出门,每天除了吃药和物理降温的时间,别的时候都窝在床上,林境心疼她,不让她做任何事,很主动地负担起家里的卫生和三餐。

    刚好一个星期的时间,经历过几次反反复复,林意总算是真的恢复了,这一个星期里廖思思和夏然有空就过来陪着她,大多数时候她们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醒着的时候三个人就随便说说外面这几天发生的事,当然更多的是廖思思说,夏然和林意听。

    廖逸尘要来探望,被林意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林意第5次拒绝廖逸尘的探望时,廖思思问她:“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哥吗?他一定会是个好丈夫的。”

    林意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她:“逸尘哥他需要的是一个有爱的伴侣,就像你的家庭一样。而我,是个不会爱的人。”

    廖思思没有再说什么,但她能从林意的话里听到羡慕和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沧桑,在她没有遇见她之前,她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林意不说,她也不敢去揭开她的那道伤疤。

    “好,我以后不会再给你和我哥创造机会了,至于我哥会怎样,我就管不了了,不过,还是要告诉你一下,我哥是认真的。”

    “我知道,一开始没有希望,后面就不会有痛。”

    廖思思察觉到林意的心情越来越差了,不敢再去继续这个话题,怕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她的伤疤。小意不喜欢她哥哥没关系,不会爱也没有关系,就算是以后孤身一人也没有关系,她会一直陪着她,只要她开心幸福。

    “小意,我觉得夏然她最近沉默了很多。”

    廖思思说要给她削苹果,可面前这个只剩皮包骨的东西是啥?“在你面前,一般人都只能被划分到沉默寡言那一类。”

    “我认真的”廖思思一把夺过林意手中的苹果,不就是削的有些丑嘛,她还真嫌弃!

    林意想到夏然那天说的话,想着她现在可能还在迷茫期吧,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况她早就已经把照顾这个家庭当成她人生的所有。“可能还没从叔叔离世的悲伤中走出来吧,而且她背上的担子太重了。”

    身子一恢复林意就开始频繁地跑健身房,回来这段时间她就放下了健身这件事,真是一点也不能偷懒,这才几天身体素质就下去了。

    早上,林意在跑步机上跑完一个小时,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人叫住了她。

    “林小姐”

    林意回头,有些熟悉的声音,在网上经常看见的面孔,傅止笙。他好像也是刚锻炼完,额头上还有没有擦去的汗珠。

    “傅先生,早上好。”

    “林小姐住这附近?”

    这家健身房面积很大,有专业的健身教练,专供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的业主使用。林意这次回来后就用自己大半的积蓄在这歌小区里买了一套装修好的房子,带着林境直接住了进来。

    “嗯,不打扰傅先生了,再见。”

    林意离开后,傅止笙站在原地,许久突然自嘲一下,他还是太贪心了,她怎么可能还会回来呢?不会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身汗回家时,林境知道她有早上泡澡的习惯,特别是运动后,已经替她放好了洗澡水,浴缸旁点着她喜欢的香薰蜡烛,放着她泡澡时习惯敷的面膜,林意舒服地躺在浴缸里,只想未来的日子都能这般美好。

    几乎要睡着的时候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夏然的电话,林意有些意外,这个时间应该是夏然一天中最忙的时间。

    拿掉敷过久的面膜,稍微坐起来一些,手机已接通就是夏然隐忍地哭声:“小意,帮帮我,只有你能帮我了。”  林意到鼎枫医院的时候,走廊里远远就能听到噪杂的哭闹声,声源处的病房里夏然头发散乱,右脸肿了很高,上面的巴掌印很明显,掉落在地上的护士帽满是脚印,护士服的扣子也被扯掉了几颗。

    “你还我爸爸!你这个杀人凶手!”

    一个妆容全部花掉的中年妇女坐在地上不停地伸蹬着双腿,指着夏然控诉,旁边站着的几个亲属想要冲过去抓住夏然,可都被隔在中间的保安拦住。

    “不是我!我没有,我只是按照医嘱加药!”

    夏然呆滞地看着地面,听到中年妇女的控诉后使劲的摇头,看到林意正在房门处焦急地往里走,夏然突然用力推开隔在中间的保安,跑到她面前,紧紧握住她的手。

    “不是我,我只是按医嘱办事,真的不是我害死他的。”

    无助、恐慌、害怕,夏然在极力地让林意相信她,这里的人都不想信她,他们已经报警了。

    林意相信以夏然的职业素养,出现这种致命失误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她无法毫无原则地站在她这边,在她没有了解事情的原委之前。

    “医院和警察会处理好这件事,真相很快就会出来,不要担心。”

    夏然的目光渐渐黯淡下去,慢慢松开原本紧握着她的手,“你也认为是我的错是吗?”

    夏然对她的回应很失望。

    “没有不相信你说的话,我相信你的专业素养,没有人比我更懂你的职业操守。做为医生你应该明白医患纠纷的责任判定需要走法律途径,这是最好也是最彻底的方法,然然,你需要冷静下来。”

    只有法律给予了最为真实公正的判决,夏然的职业道路才能顺利地走下去。

    林意的话让夏然冷静了很多,没有再急着为自己辩解,只是静静地站在林意身后等着警察的到来。

    “你是她家人?她害死了我爸,你们必须得负责,不然我就找媒体曝光你们!”

    媒体曝光?医患纠纷确实比较容易引起关注。

    “到底是谁的责任警察会来判定,不过在这之前我得提醒你们故意伤人和网络造谣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察觉到身后人的颤抖,林意一手向后找到那只微颤的手,紧紧握住。

    林意冷静的态度让坐在地上的女人哭声弱了很多,一边的中年男人伸着脖子吼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别以为我们文化低就来欺负我们!”

    林意不再理会,看向病床,死者被白被子完全遮住,死者的家属的哭声更大了,床上的人静静地躺在那,没有家人的最后陪伴,也没有家人的不舍告别。

    警察过来后,夏然和主治医生以及其他的相关负责人都被一一带回警局接受询问,法医对死者和药剂的检查也在进行。

    清楚地知道这事给徐枫和鼎枫医院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林意还是给徐枫打了电话。

    电话没有接通,一个医生告诉她徐枫这两天出国了,收到消息回来最快也得3天。

    徐枫回来的前一天,警察的调查结果显示,夏然误用药剂,导致病人意外死亡。

    死者家属将事件始末发到零点上,鼎枫医院医疗事故迅速占领头条。

    通过零点林意了解到这家人只是一户普通人家,家里老父亲重病没钱治,通过网络寻求帮助,因此积累了一定的关注量,半个月前鼎枫医院宣布无偿提供治疗,当时这件事对鼎枫医院形象的提升有多大,现在对鼎枫医院的负面报道就有多多。

    夏然被拘留,网上对夏然和鼎枫医院的骂声一片,夏然个人信息被网上的好事者扒了出来,夏母和夏朗每天无法走出家门半步。

    林意总觉得这件事的疑点很多,但警察的调查结果一切都没有漏洞可寻。

    廖思思想通过她哥的身份走关系,可事件的关注度太高,网友密切关注着事件的进展,就连警局方面也不敢懈怠。

    私了更是走不通,这样就真的坐实了夏然的罪名。

    林意考虑了一个早上,还是拨出了谭靖煜的手机,接电话的事助理祁弋。

    “林小姐,谭总在开早会。”

    “那我晚点再打过来”

    “谭总今天很忙”

    “那麻烦你转告他我想和他谈谈,关于谭老爷子的事。”

    看来想做成这场交易,她就得先拿出诚意。

    林意出现谭宅大门前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才按门铃,谭老爷子接到下人通报,带着一众宠物狗亲自到大门前迎接。

    这阵仗让林意有些愧疚,谭老爷子真心相待,她动机不纯。

    “小意,爷爷可算是把你等来了,我要去找你,靖煜总不让我出门。那我说让他带你回来吧,他总说你这些天身体不好不能出门。”

    这语气是在跟她告状?

    谭靖煜怎么知道她前段时间一直在生病?跟踪她还是随口说的?

    “前段时间感冒了不方便出门,就没敢来拜访您。”

    “好孩子,爷爷身体硬朗着呢,你那点小感冒可过不到爷爷这。”

    林意扶着谭老爷子进门,一群宠物狗护航,场面好不壮观,仔细数了一下,少说得有10条吧。

    这些宠物狗,品种不一,都是比较常见的品种,哈士奇、金毛、萨摩耶、阿拉斯加,也有普通的中华田园犬。

    这群狗子好像很喜欢狗,总走到哪跟到哪。

    陪着老爷子呆了一天,谭靖煜都没有回来,期间谭老爷子亲自打了几次电话催促,都被谭靖煜以工作繁忙拒绝了。

    林意知道,谭靖煜这是在“报复”她,“报复”她之前没有乖乖地听他的建议说服老爷子。

    一连几天林意都没能在谭宅等到谭靖煜,电话几乎都是祁弋接的,回答永远在忙。

    谭老爷子也看出了两人之间的端倪,语重心长地告诉她:“丫头,靖煜这孩子性子有些怪,以后委屈你多担待些了。”

    第七天的上午林意来了谭氏,祁弋将她安置在一个单独的会客室后就一直没有出现,林意只有乖乖等着,晚上9点的时候,祁弋过来告诉她公司要下班了,谭靖煜早些时候应酬去了。

    后来,林意每天上午去谭宅,陪老爷子吃过午饭后去谭氏,经常一呆就是整个下午。

    又一个星期,在第15天,林意终于在傅式等到了谭靖煜,这个时候距离夏然定案的时间很近了。

    静静的等着办公桌后的人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可眼看着就到5点了,他还是很忙,完全没有时间理会自己,林意在想要不要明天再接着来。

    5点半的时候,谭靖煜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出了办公室,她好像是个透明人般的存在。

    跟在后面的祁弋回头即看到林意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忍不住提醒,“谭总现在会谭宅吃晚饭”。

    林意诧异地看着祁弋走远的背影,立马快跑着跟上去。

    谭靖煜上车的时候,林意赶紧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坐上去,谭靖煜没有说话,祁弋噤声发动车子,小心翼翼地通过后视镜观察后面人的表情,林意更是紧贴着车门,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扣半年工资”

    祁弋一路上精神高度紧张,没想到谭靖煜这时候会说话,吓得踩了刹车。

    “一年”

    林意有些过意不去,祁弋因为她一年的薪水没了。

    但她真的不能再等了。

    谭老爷子看到孙子孙媳妇一道进来的时候,两边的嘴角都要飞到天边了。

    晚饭后,谭老爷子硬要老人留宿,谭靖煜没拒绝,林意想拒绝,可她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她不敢赌。

    谭老爷子最终如愿把两人安排到一件卧室里,林意很窘迫,站在门边不知所措。谭靖煜若无其事的当着她的面脱衣,进浴室,林意的脸红了又红,始终站着没动。

    眼看着谭靖煜接下来要关灯睡觉了,林意再也没忍住:“谭靖煜,我们做个交易吧”。

    谭靖煜停下关灯的动作,半倚在床头,“交易?你觉得你还有可以用来交易的砝码吗?”

    有吗?好像没有。

    没有那就造一个吧。

    “只要你能找到证明夏然没错的证据,给夏然清白,条件任你提。”

    谭靖煜突然低沉着笑了起来,林意不觉得自己的话很好笑。

    “条件任我提?那你现在把衣服脱了自己上来。”

    林意很意外谭靖煜会提出这种要求,她尤其与人,没有选择的权利,可是她还是有不能被触碰的底线,“违反法律和与性有关的事除外”。

    谭靖煜没有继续听她说,直接关灯,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明天祁弋会联系你”

    成了,林意终于松了一口气,夏然有救了。

    谭靖煜的条件是什么尚且不知道,他这样算是不会让她违背她的原则了吧。

    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的身体突然放松下来只觉得很累,林意缓缓蹲下来,移到墙边坐下来,等天亮。

    没一会,谭靖煜的呼吸声变得平稳,他还真是不介意和一个陌生人共处一室。

    林意记得他床边的地板上是有地毯了,慢慢地,一步步地挪过去,感受到手下柔软的触感,林意很满意地侧躺下。

    房间里彻底没了声音,谭靖煜也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