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81章 诺此生
    既然谭靖煜已经说了不打扰,她也不好再赶人离开,四个人的一顿饭吃得心思各异。

    廖逸尘感觉到了谭靖煜、徐枫和林意三人之间的小氛围,一个他暂时无法进入的氛围,这顿饭他本可以直接拒绝,只做他和林意两人的“小约会”,但没有,他只有更多的接触林意身边的人和事才能更多的了解她,也才有可能走进她的生活。

    坐下时,谭靖煜有意安排林意坐在徐枫对面,徐枫很有眼力价不露声色地把拉着谭靖煜坐在了林意的对面。

    “廖总不会嫌弃徐某坐在这吧”,徐枫拍拍廖翌晨对面的座椅。

    “怎么会,徐院长随意就好”

    “我说既然都是林妹妹的朋友,咱们也别徐院长、廖总、谭总、林小姐的叫了,太别扭了,直接称呼名字就好。”

    林意瞥了徐枫一眼,欲言又止,想想还是算了,随他吧,这样尴尬的情况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了。

    “林妹妹,你不是一直叫靖煜谭靖煜的嘛,怎么今天这么生套了?”

    “徐医生,既然说了直接叫名字,那就叫我林意好了,林妹妹这个称呼以后就别用了。”

    “以前不是一直这么叫的吗?叫林意多生分啊,咱们好歹也认识7年了。”

    徐枫幸灾乐祸地看着廖逸尘,廖逸尘始终微笑着应对眼前的情况,看来廖大总裁对林妹妹知之甚少啊。

    “林妹妹这个称呼确实太过矫情了,以后别再用了。”谭靖煜淡漠着开口,这下徐枫安静了,可怜巴巴直勾勾看着林意。

    “是林意之前一直没机会提醒徐医生,也谢谢徐医生那三年对林意病情的关心。”

    林意一句话倒是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跟当好人比起来,还是吃东西比较容易,“一气之下”只挑贵的菜点。

    徐枫孩子气的举动让林意觉得很可爱,就像他那张娃娃脸一样可爱,和廖逸尘对视,两人不约而同地笑笑,不经意间回头,林意发现谭靖煜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有些条件反射似的想要低下头,可还是忍住了,稳住,直视谭靖煜的眼睛,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只是谭靖煜眼里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深,林意只觉得莫名其妙。

    “喂,你们俩做什么呢?这么含情脉脉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是一对呢?”

    林意收回对视的目光,眨眨有些酸涩的眼睛,无意识说道:“网上都说徐医生和谭总才是一对”,林意说完就后悔了,自己这是越描越黑了。

    廖逸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掩唇轻笑:“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一些粉丝还给你们弄了零点后援团,粉丝量还挺大的样子。”

    徐枫赶紧点开零点,果然搜到了那个两点团,点进去看看,各种图片小文字,红透了他一张老脸,转发+评论:“老子是直男!直男!”,难怪他最近桃花这么少,感情都是被谭靖煜这厮的这张脸给败掉了,真真是交友不慎啊!

    林意有些意外廖逸尘会关注这些,廖逸尘好像知道她的疑惑一般:“思思平时和我妈在家里闲聊,我也就无意中听到了一些。”

    林意这会儿很理解廖逸尘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了,因为根本就没有廖思思不知道的八卦!

    “林小姐对我的感情生活很感兴趣的话可以直接问我,林小姐问的我一定如实回答。”

    “谭总误会了,刚刚只是一个玩笑。”

    “可我是认真的怎么办?”谭靖宇深情地看着林意瞬间变换的表情,十分享受,“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一直念叨着你,有时间就去看看吧。”

    林意稳住心绪,淡漠开口:“我不是医生,谭老先生的情况还是交给专业的医生比较好。”

    “林小姐的零点动态很久没有更新了,是没有灵感还是没有素材?”

    林意有些烦现在的情况,也没了继续吃饭的心情:“谢谭总关心了,最近想歇一歇。”

    林意拿出手机看了看,起身:“家里有些事情,先走了,你们慢用。”

    “小意,我送你。”廖逸尘请轻扯住林意的手腕,转身微笑着对对面的人说道:“徐院长,谭总失陪了。”

    陌生的触感让林意很排斥,可还是忍着甩开的想法,“麻烦逸尘哥了”。

    廖逸尘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松开手中的细腕,刚才他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林意瞬间紧绷的身体和握紧的拳头,她已经给足了他面子,他不能再得寸进尺,虽说刚刚他是无意识下的行为。

    廖逸尘的举动完完整整地落在谭靖煜的眼里,谭靖煜眼神暗了暗,随后嘲弄般地笑笑。徐枫从手机里抬头才发现对面的位子已经空了:“林妹妹呢?”

    “走了,走吧。”

    “走什么走啊,我还没怎么吃呢!”

    谭靖煜没有理会,自顾自地离开,徐枫也罕见地没有跟上去,而是拨了个电话出去。

    “徐枫?找我有事?”

    “我和谭靖煜的同人后援团你弄的?”

    “嗯好像弄过来着,不过我很久没玩儿了,差不多四年了吧,怎么了?”

    徐枫报了后援团的完整名字,“自己去看!”

    “神经病吧!”虽说两人有些小矛盾,但事情也过去近四年了,有必要拿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来闹腾吗?还是说这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按照徐枫说出的名字搜索,果然搜到了那个后援团,确实是她当初建的那个,可她也就玩了几天就搁置了,这是被哪个无聊的人捡去玩了,翻完所有的内容,廖思思明白徐枫那么生气的原因了,本想顺手拿回这个号,可里面的小漫画实在带感,是她喜欢的类型,干脆不管了,至于图片嘛,当然是先保存啦,晚了可就没了。

    “徐枫我先说好啊,那个后援团的前两条内容确实是我发的,我只玩了几天,更何况当时是你先招惹我的,后面的那些内容跟我没关系,你稍微动动手指这个号就销了,至于闹到我这来嘛!”

    “廖思思!你就是个害人精!我要是因为这找不到媳妇儿,你就等着吧!”

    “你有谭靖煜还要啥媳妇啊!”

    再点进去时整个网页都已经空白了,廖思思有些遗憾,不过她有存货!

    选好几张发到和夏然、林意的聊天群里,“谭靖煜和徐枫的小漫画,带感吧!真想去跟画图的人拜师,真是太有才了!”

    夏然一张张点开图片,一张张保存,很久才回复:“思思,你好污啊。”

    “思思,你别带坏然然。”

    “那是要我带坏小意你?估计小意用不着我早就自个自学成材了吧!”,廖思思发了个贱贱的表情,林意跟着发了个撤退的表情,这边夏然也说要去工作也退了。

    聊天群安静了下来,廖思思努努嘴,这两人也太正经了,还是自家母上有意思,完了就拿着手机往母亲卧室里钻。廖逸尘听着是不是传来的笑闹和评价,无奈摇头,老爸还在的话估计要吃下一大缸的醋了。

    林境看到林意聊天群里的图片,惊讶得睁大了眼睛,“思思姐她喜欢这样的啊!”

    林意认真的想了一下,“她通吃”。

    太可怕了!林境使劲搓搓立起来的汗毛,“姐,以后有思思姐在的地方你就别叫我了,我还是个孩子。”

    林意忍住笑意回答:“好”。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林境各种和廖思思保持距离,永远一副防范的异样眼神,“小意,阿境这是怎么了,我什么时候惹到他了?”

    “没有啊”

    “那是怎么回事,他好像很怕我。”

    “大概是因为他还只是个孩子吧。”

    一边的林境很严肃地附和:“对,我还只是个孩子!”

    这天,林境暖洋洋地在阳台的懒人椅上一边沐浴阳光,一边玩手机的时候,突然蹦跶到林意面前:“姐,你给傅式做的代言出来了,你看。”

    随意看了看林境让她看得内容,“照拍得不错”,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这样美,美得很不真实。

    “跟姐姐的技术比起来差远了,拍得根本就不像姐姐,没有姐姐的韵味。”

    林境气鼓鼓的样子让林境有些哭笑不得,没忍住上手捏了捏林境鼓起来的腮帮子,脸上的触感让林境一下子定住了,忙抚开,快速跑到卧室,椅在门上,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起劲,脸上火辣辣的。

    傅清雅看着网页上林意的代言照,觉得烦躁无比,网上甚至还有人那她和林意做比较,说林意比她更适合这个代言!她林意一个穷酸18线小网红也能跟她比?自不量力!拉开抽屉,里面有一踏厚厚的照片,看着这些照片,傅清彦脸上的讽刺更加明显。

    听到敲门声,傅清雅马上将抽屉关上,换上优雅的微笑走到门边,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傅止笙。

    “清雅,你找我有事?”

    傅清雅看到网上一片林意代言的广告时,有气又难过,只想马上看到傅止笙。

    “刚才身体有些不舒服,现在好多了,进来吧。”

    本想拒绝,可想到她刚说身体不舒服,还是进去了。

    门关上,傅清雅立刻扑到傅止笙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身:“止笙,你出差这么久,我好想你。”

    傅清雅眉头紧锁,试图摆脱傅清雅的拥抱:“清雅,松手,不要这样。”

    “我喜欢你,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你了。”

    “清雅,我喜欢的是小柔,你知道的。”

    “可是她死了,止笙”

    傅止笙瞬间粗鲁地推开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开门离开。  傅清雅没想到提到傅柔会让傅止笙的反应这么大,被推开的时候一时没有站稳重重地摔倒在地,傅止笙快步离开没有回头,不知道身后的傅清雅的状况。

    狠狠关上的门让傅清雅使劲双手捶地,没几下秀嫩的双手手侧已经红肿一片,手上疼痛让她停止了“自虐”,听到震天声响的关门声,周雪匆忙上楼,在楼梯上遇见了满脸阴霾下楼的傅止笙。

    “止笙,你”

    周雪想问问傅止笙和傅清雅发生什么事了,这才一会的功夫怎么就闹成这个样子,傅止笙却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大跨步离开。

    周雪叫不住傅止笙只好去看看女儿的情况怎么样,一进门就看见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红肿的双手的傅清雅,“清雅,你手怎么了?傅止笙弄的?”

    傅清雅摇头,女儿呆怔的样子和手上受伤的让周雪心疼不已:“就知道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堂堂傅家大小姐什么样的好男人找不到,非要吊死在这个白眼狼身上,非要伤着自己才好吗?”

    “妈,大家都知道的,傅清雅只是傅家的养女,傅家的三小姐,永远都是。”

    傅清雅一直低着头,额前垂下的头发让周雪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如何,捧起女儿的手,轻轻吹着,“你,也只有你才是傅家尊贵的千金小姐。”

    “大哥疼她,止笙至今忘不了她,爸爸一直愧疚于她,所有的人都喜欢她。”

    周雪心疼地抱住女儿:“看得见摸得着的才是最真实的,傅式的一半都是你的,傅止笙也一直都是你的,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是你的。”

    “对啊,我怎么忘了呢,她死了,傅柔她早就死了,还是傅止笙亲自动的手!”

    傅清雅突然抬头狰狞的笑让周雪的心脏漏了半拍,“对,她死了,再也没有人抢你的东西了。”

    “我的东西谁都别想抢走!”

    周雪对女儿现在的样子很满意,她的女儿生来就是天之骄女,就该这样霸气。

    林意接到廖思思的电话是意料之中的事,代言的广告正式发布,廖思思想必已经知道了。

    “林小意!你什么时候偷偷跑去给傅式做代言了?你怎么又没告诉我!到底当不当我是朋友啊!”

    隔着手机林意都能感受到廖思思的怒火,不过她真的不觉得代言傅式是件重要到需要拿出来做讨论的事。

    “刚回来的时候,简单拍了组照片,嗯,就是网上你看到的那些,几乎没占用什么时间,也不算什么大事,所以我就没提。”

    “给傅式做代言人还不算是大事?真不知道在你那什么事才能算是大事,想跑广告可以来找我哥啊,难道你觉得廖式比不上傅式?”

    林意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廖式和傅式作比较,如果非要说对哪个更有好感,那必然是廖式了。

    “没有,和傅式的合作只是我一时冲动行事。”

    “冲动行事?嘿嘿,我知道了,故意气傅清雅的是吧?做得好!早就看那个白莲花不顺眼了,听说之前一直都说傅式这次的代言人是她来着,没想到被你截胡了,哈哈哈哈,太过瘾了。”

    不用看林意也能知道廖思思现在幸灾乐祸的样子,“也可以这么说吧”。

    “代言费呢?傅式出手大方不?先前那么黑你,现在总得做些补偿吧”

    “挺多,不过都捐了。”

    林意无所谓的态度,廖思思瞬间炸了,林小意这不会是真被傅式坑了吧?

    “都捐了?你捐的?什么时候?”

    “不是,以傅清彦妹妹的名义低调捐的。”

    “做白工?还给傅清彦做包装!你脑袋被驴踢了是不是!要不要给你找个脑科医生好好检查一下,真想知道你那小脑袋瓜里长的都是写什么东西。”

    “是傅清彦那个喜欢拍照的妹妹,我在傅清彦办公室看到了她的摄影作品,我很喜欢。”

    不是傅清雅那个白莲花就好,“你说的傅柔啊,没接触过,不过我妈妈见过,说是挺不错的一个小姑娘,当时小小年纪就资助了很多孤儿。就是命不好,可惜了,所以你这算是惺惺相惜了?”

    “算是吧”她很喜欢她拍的照片,所以应该算是吧。

    “反正都是你的钱,随便你折腾吧,你自己都不心疼我有什么可心疼的。”

    挂断电话,廖思思觉得自从认识了林意,自己都快要变成十万个为什么了。卧室门被敲响,廖思思现在真是怕了自家母上了,以前各种逼着哥哥相亲,听说哥哥在追求林意了,就把工作重点放到了她身上,还和徐枫的爷爷一拍即合,两人整天想着怎么把她和徐枫凑到一起。她和徐枫在一起那不是火星撞地球吗?他们还真是心大。

    林意结束和廖思思的电话,想着这个时间夏然查不多要跟她联系了,果然,聊天软件提示新消息:小意,看到你代言的新闻了,恭喜你,照片拍得很美。

    林意回了一个可爱的笑脸表情,那边夏然说要忙工作去了,急忙下线。

    关闭聊天软件的夏然,静静地呆了一会儿,轻叹气,小意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告诉她有关她的事了。

    早上正在做着早饭的林意接到谭靖煜电话的时候很意外,没有接通的必要,挂断,不想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有事?”

    “下来”

    “我想我们没有见面的必要”

    “你自己下来还是我上去带你下来”

    林意只觉得一大早的莫名其妙,挂断电话没有理会,继续煎鸡蛋,谭靖煜的电话没有再打进来。

    摆好早餐的时候门铃声响起,林意以为是下楼倒垃圾回来的林境忘记带钥匙,想也没想地去开门,门锁拧开的瞬间门被大力推开,一只有力的手抓住她的手腕,林意整个人被拉出门外,“谭靖煜,松手!”

    谭靖煜没有理会,林意力气抗不过他,只能被半拖班拽到电梯旁,林意气急,用另一只手猛地去捶谭靖煜握住她手腕的手,一捶捶下去,谭靖煜没有任何反应,电梯门开,林意又被拖拽进去。

    被林意不断捶着的地方慢慢红肿起来,林意始终摆脱不了桎梏,只好手脚并用,突然身子被外力一转,双手被反剪在背后,一直没吭声的人冷凝着嗓子开口:“再乱动手就别要了!”

    林意感受到手腕的疼痛,不敢再有动作,她直觉如果她再敢有所行动,谭靖煜真的会费了她的手。

    车门打开,林意手被反剪着扔进后车座,缓缓揉着手腕的酸痛,谭靖煜是真的没有手下留情,她手腕的痛可不低于谭靖煜手上她弄的伤。

    谭靖煜坐进驾驶座,林意才发现谭靖煜见天没有带司机,车子离弦而去,没有准备也没有系安全带的林意被吓了一跳。

    林意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裙,脚上还穿着居家拖鞋,裙子外面只随意套了一件长款针织衫,下意识地拢了拢针织衫的前襟,只是作用好像并不大。

    车子在鼎枫医院停下,林意很识趣地没有墨迹,也没有反抗,既然打不赢跑不掉,那就看看好了。

    一路上静静地跟在谭靖煜身后,只是林意这一身居家的打扮引来了很多探究的眼光,林意没有理会,昂首挺胸,偶尔冷冷地回视那些对她行注目礼的人,直到把那个人盯得不敢再看她,其中有一道目光有些热烈,林意还没来得及看那人已经不见。

    忙着跟行注目礼的路人斗法,林意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的人已经停下来了,没来得及刹住步子直直地撞上了一堵肉墙。

    谭靖煜看着面前低头揉着额头的人,目光向下闪了一下,眸子变得深邃。

    感觉到身上多了什么东西,林意才发现一件男士西装被披到了身上,走在前面的人身上少了一件外套。这么穿着好像有点不伦不类,但她确实很需要,没有矫情,穿好西装外套,扣好前面的扣子。

    谭靖煜进了一间病房,林意脚步顿了顿还是跟了上去。

    房间里徐枫正盯着床边的仪器观察上面的数据,听到推门声,回头看见前后进来的两人,再看见林意身上的衣服,多少有些明白一个小时前某人突然离开的原因了。

    “老爷子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只是心脏负荷太大,这个年龄也经不起第二次心脏手术了,所以,最好别再让老爷子受刺激了。”

    徐枫意味深长的眼神在林意身上飞过,林意没有理会,“可以借用一下徐医生的手机吗?”

    徐枫楞了一下,需要手机怎么跟他说?谭靖煜又不是没有,不过还是把自己手机递过去了。

    林意结果手机拨通了林境的手机,“阿境,是我。”

    “嗯,放心,我没事,出来办点事情走的有些急了,你自己先吃饭。”

    “嗯,就这样,挂了。”

    林意的电话印证了徐枫的猜想,谭靖煜刚才果然是去抓林妹妹去了,这是直接把人从屋里掏出来了啊,还真是霸气!

    接回手机,徐枫借口查房赶紧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