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94章 等待拥有
    早上林意是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激醒来的,习惯性的去拉被子,扯被子的手几次落空,林意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谭宅,谭靖煜的卧室里。

    一个机灵睁开眼睛,余光捕捉到谭靖煜拉完窗帘后从她旁边走过,林意这会儿完全清醒了,猛地背靠着床沿坐起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过来,林意好奇地转过头。

    “啊!”林意左手捂住嘴巴,右手遮住眼睛匆忙转过身子,她刚才看到了什么?大长腿、小裤裤、紧致的腹肌、胸肌?打住!一大早她怎么脑子里都是这种画面?谭靖煜有毒!不仅有毒还有病!谁换衣服还特意拉开窗帘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身材好是不?

    几块腹肌来着,8块?林意在脑子里又过了一下刚才的画面,好像真的是8块。

    “5分钟”

    林意的脑补被打断才反应过来她刚才对谭靖煜的肉体产生了少儿不宜的想象,真是太可怕了,一定是这半个月来她对谭靖煜的“执念”太深了,一定是的!

    5分钟?林意鼓足勇气回身的时候谭靖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长出一口气,急忙跑到卫生间。

    卫生间里有一整套新的女士洗漱用品,谭老爷子准备的很充分。

    整理好准备出房间的时候,林意回头看向床的方向,只有一侧有睡过的痕迹,犹豫了一下,快步走到床边,使劲搅动被子和床单,几下之后乱糟糟的样子很容易引人遐想。

    这下很有诚意了吧,她或许真的像廖思思说的那样“自学成才”了。

    下楼的时候,谭靖煜和谭老爷子已经坐在餐桌旁了,做为客人起晚让主人家等,林意有些尴尬。

    林意走到餐桌旁,立刻有佣人走过来将椅子稍微拉后,有些不适应,还是先坐下,旁边主座的老爷子一脸期盼地看着她。

    “谭爷爷早上好”

    “早上好早上好,时间还早怎么不多睡会儿?”

    8点,不早了。

    “睡饱了”

    期间有下人附在老爷子耳边说了什么,老爷子听完后看向林意的眼神里满是欣慰和赞赏,林意做害羞样低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诚意效果很明显,当然,她也错过了谭靖煜那深深地一眼。

    “丫头,以后可不许再叫谭爷爷了,要叫爷爷。”

    林意很恭敬地叫了一声爷爷,老爷子一张脸笑成了花。林意悄悄观察了对面谭靖煜的表情,什么都看不出来。

    一张餐桌上放了中式和西式两种早餐,老爷子吃的中餐,谭靖煜吃的西餐,林意中西混搭,只要她稍抬一下手,就有佣人上前准确无误地将她想吃的拿到她面前。

    虽然最近和老爷子吃了很多次饭,可每次老爷子都会屏退所有的下人,只有她和老爷子俩人一边吃饭一边拉家常,氛围很轻松。

    所以,今天这是谭靖煜的规矩?

    吃过饭后,林意默默跟在谭靖煜后面,车子慢慢驶出谭宅,向着市中心的方向驶去。

    “下车”

    淡漠的声音一度让林意以为刚刚的声音是自己的错觉,可是谭靖煜的声音她是不会听错的,那可是她等了半个月的声音啊。

    当祁弋将车子稳稳停在路边的时候,林意是真的确定自己的听力是没有问题的。

    车子绝尘而去,林意站在原地前后看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今天这双脚是得废掉了,还好穿的是平底鞋。

    祁弋有了昨天被罚的惨痛教训,今天大气都不敢出,林小姐只能自求多福了。

    因为林小姐,谭总今天的早会都要迟到半个小时了,这是自谭总接手公司以来从没有出现的情况。虽说主要是谭老爷子的原因,但是谭总怎么可能去责怪老爷子呢,只能委屈林小姐多走一段路了,从她下车的地方到能打车的地方至少得走上5个小时吧,还是这么冷的天。

    下午三点多林意到家后直接瘫倒在沙发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林境知道林意从哪儿回来,她这段时间的打算和计划没有瞒着他,他不喜欢看到林意为了别人自愿牺牲自己的做法,但他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没有办法帮她就出夏然,更没有办法强大如谭靖煜,他能做的只有尊重她的选择,在她需要的时候一直陪在她身边。

    端来热水,轻柔地脱下林意的鞋袜,在热水里帮她脚部按摩缓解疲乏。

    “阿境,还好有你。”

    林境正专心翼翼地按摩,听到林意的回答,动作一滞,抬头看去,林意闭着眼睛,之前被冻得发白的脸已经渐渐恢复了红润。

    还好有你,何其有幸。

    不忍叫醒她,林境将大厅的空调温度调高,从林意的卧室拿出被子盖在她身上,然后就一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她的睡着的样子。

    一个小时后,门铃声响起,林境迅速轻跑着去开门,生怕门铃声扰了沙发上熟睡的人。

    林意还是被门铃声吵醒了,缓了一下才慢慢坐起来,步行几个小时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散了。

    几分钟过去了还不见林境进来,也不知道来人是谁。

    “阿境?”

    祁弋玩味儿的等着林境的反应,刚才林境一开门看到是他,就反手关了门,林境不说话,他也不打算说明来意,俩人就这么在门外干耗了几分钟。

    听到林意的声音,林境将门打开,站到一边让路。

    林意看到祁弋想起来昨天谭靖煜说过会让祁弋来找她,谭靖煜的条件开好了。

    祁弋看到林意裹着棉被窝在沙发上的样子和室内这能把人烘熟的温度多少还是有些意外。

    “林小姐还好吗?”

    林意这才注意到自己现在裹得就像一个蚕宝宝,失笑,“还好,昨天的事谢谢祁先生了。”

    “小事,这是合约书,您看一下。”

    林意接过祁弋手中的合约,合约越翻到后面,站在林意身边的林境一双拳头越握越紧。

    林意一直在认真看合约全然没有注意到林境的反应,祁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看完合约,林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镇定自若,她需要时间消化,但谭靖煜不会再给她第二次机会,救夏然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可以给我10分钟的考虑时间吗?”

    祁弋很清楚合约的内容,这张合约完全是经由他手打出来的,他理解林意这个时候的犹豫。

    “林小姐自便”,祁弋看了一下腕表的时间,“我还有一些时间”。

    “谢谢”

    林意回到自己卧室里,低头看着手中的协议,她知道自己没有商量讨价还价的权利,她半个月才换来这次机会,错过了,夏然那边她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合同期限两年,隐婚,林意自签下协议当天就得搬去谭靖煜的住处,每周五回谭宅住两天三夜,务必让谭老爷子相信两人是真的夫妻关系,合同期间没有谭靖煜允许不得擅自离开阳城,两年后合同期满,谭靖煜主动解除两人婚姻关系。

    两年的卖身契,夏然的人生,林意选择了夏然的人生。

    10分钟后,林意将带有签字的合约交给了祁弋,祁弋翻看了后,又递给了她一个档案袋。

    袋子里装的是能证明夏然清白的证据。

    收好合约,祁弋起身,“林小姐,7点会有司机来接您,您直接过去就行,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您的用品。”

    祁弋走后,林境问她:“姐,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然然她曾经也陪了我两年。”

    “那不一样,那是她的工作职责所在。”林境不明白夏然照顾林意只是护士照顾患者,林意为什么要因此这么在意夏然。

    “阿境,你知道吗,那时刚醒来的时候,我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然然,感受到的第一份温暖也是来自然然。没有记忆,什么都没有,只有她陪着我。”

    就像她陪着那个时候的他一样吗?

    “我就在家里等你,等你回来。”

    “好”

    林意将档案袋交给了林境,也通知廖思思已经找到了证据,但证据的来源林意没有说,在廖思思来拿证据之前,林意坐上了去往谭靖煜住处的车子,开车的还是司机小李。

    小李说老爷子让他以后做她的专属司机,小李称呼她夫人。

    路上,林意通过特殊方式发了一条短信:小澜,我得在阳城呆上两年了。

    那边立刻有了回复:好,不要忘了我先前说过的。

    看到回复,原本一直忐忑的心一下子平静了很多,删掉短信记录,车子也驶入了一栋别墅。

    别墅里灯火通明,远看就像是一座贮立在黑夜里的城堡,神秘又高贵。

    她未来两年人生的牢笼。

    林意进去的时候没有像她猜想的那样看到成群的佣人,整个别墅里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丝人气。

    身后的小李看出了她的疑惑,轻声解答到:“夫人,先生他不喜欢在家里看到外人,每天上午会有专门的人来打扫。”

    外人?那她这个外人对他来说是个多膈应的存在啊。

    酒吧里,徐枫看着对面慢悠悠喝着酒的谭靖煜,八卦道:“新婚夜让林妹妹守空房可不好”。

    “滚!”  谭靖煜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滚就滚,他可是跟小嫩模约好了的,最近被爷爷逼得太紧,他都好久没开荤了。

    想到徐老爷子,就想到了廖思思,上次的“被弯”之仇他还记得呢,虽说他大人不记小人过,给小妮子找点事做还是可以的。

    徐枫一口闷完杯中剩余的酒,“我回头让人把傅清雅做的事传给廖思思”。

    “嗯”

    徐枫走到门外又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喝酒的谭靖煜,终究什么也没说。

    徐枫走后,谭靖煜独饮了一会儿才离开。

    祁弋送谭靖煜回别墅后就回去了,谭靖煜进去的时候没有看到林意,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他知道,她就在这个大房子里。

    抬步上楼,卧室门推开,和往常一样。

    虽然祁弋告诉她不要带任何行李,林意还是收拾了常穿的衣服和个人用品,别的可以慢慢回家拿。这一大天下来,林意身心俱疲,什么都不想想,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赶紧找张床好好睡一觉。

    随意推开了二楼的一间房,看陈设像是客房,林意洗漱完之后就直接睡了。

    廖思思通过廖逸尘的关系在拿到证据之后就送去了警局,两天之后,夏然恢复清白身,事情的真相也被上传网络再一次掀起热议。

    死者一家人因为网友的各种捐款名利欲望暴涨,死者生前已经癌症晚期,家属认为死者的存在只会浪费医疗费,还不如早点死了解脱,这样不仅能骗取网友的同情心获取更多捐款,也能从鼎枫医院那里索要巨额赔偿。所以,他们合谋偷偷换了夏然原本遵医嘱给死者准备的药,伪装成医疗事故的假象。

    如此一来,鼎枫医院仁心德善的形象迅速深入人心,很多了解了真相的网友也为自己之前的不理智行为向夏然道歉,鼎枫医院没有开除她,很多别的医院也向她伸出了橄榄枝,徐枫让夏然自己做选择。

    夏然选择留下来,鼎枫医院、徐枫在所有人都认定她是杀人凶手的时候都未丢弃她。

    林意、林境、廖思思为庆祝夏然平安归来,四人聚到了一起。

    “小意,那你是怎么找到那些证据的啊?”

    廖思思一直很好奇连她哥都没有找到的东西,林意是怎么做到的,无奈林境口风太严,无论她怎么威逼利诱都不为所动。

    “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说手里有足够的证据,要求支付酬金500万。”

    “就这样?那为什么不找我啊?我可比你富婆多了。”

    林境没好气地开口:“你有廖式做后盾,我姐姐什么都没有,你说谁更好骗?”林境一时口无遮拦,林意怕他说漏了,严厉起来。

    “阿境!”

    知道林意有些生气了,林境不敢再说话,低头闷闷地吃饭。

    “前段时间刚代言了傅式,他们觉得这会儿我这刚好有利可图吧。”

    廖思思可不相信林意回来买了房子之后还能有多少存款,“你不是无偿代言嘛,哪还有的钱?你怎么不找我?然然她也是我朋友啊!”

    夏然一直半低着头不言语,林意无偿代言?她没有给她说过,廖思思却是知道的。

    “以前的存款,当时急着拿到证据就没有想太多,你要是在意的话,这几个月的饭钱你都包了吧。”

    林意的话让夏然有些诧异,不走了?什么意思?她的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嘛,为什么又要留下来了?

    “小意,你不走了?”

    “嗯,准备在阳城呆两年。”

    “是我耽误你的时间,打乱你的计划了吗?对不起。”

    夏然自责的样子让林意和廖思思有些担心,夏然太善良了,即使这次的事情与她无关,她们知道她还是会把责任归咎于自己,怪自己没有好好看住药,让人有机可乘,觉得自己是帮凶。

    林境一直不太喜欢夏然的性格,没有廖思思的直爽,也没有林意面冷心热的仗义,这样弱滴滴的样子很虚伪。抬头看过去,她又要开始抹眼泪了,一阵厌恶涌上来,林境深深看了夏然一眼,又看看旁边自顾不暇还有照顾夏然心情的林意,低头继续吃饭。

    “然然,不要多想,我只是想多陪陪阿境,而且阿境现在还太小,不适合跟着我一起四处游荡。”

    因为林境的缘故吗?夏然心里冷静了下来,小心翼翼,“真的不是因为我吗?”

    “真的”,她的选择是她自己的事,也从没有想过以此来获取别人的感激,她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记原因,不记后果,更不记回报。

    林意一直以来带给她的帮助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她可能一辈子都还不清,“小意,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人生规划,也知道自由二字对你的重要性。所以,不要因为任何人停止你的步伐,即使那个人是我,不然我会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廖思思有些受不了林意和夏然姐妹情深的苦情戏,“难不成你还担心林小意能傻到把自己卖了不成?你以为她这几年自己一个人白呆了啊,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嘛。”

    廖思思回家后还是无法相信林意真的那么容易又真的那么巧合地找到连廖逸尘都无法找到的证据,林意不愿说出真相的原因又是什么?想想还是给林意发了一条短信:林小意,记住了,你不是一个人,不要总逞强偷偷扛下所有的事,我的肩膀不宽但也不窄,跟你一起扛点东西还是能做到的。

    林意一开始就知道她那拙劣的谎言根本瞒不住廖思思的火眼金睛,廖思思对她来说是场人生的意外。初遇,她很讨厌她的街头实验,因为人心是最复杂的东西,一场实验什么也不能说明,而实验本身就带着试探和欺骗。后来,她每天给她电话短息,帮她推广宣传零点,成立粉丝团,她很意外却并没有打算理会,可她的执着最终让她有了归属。大多数时候她比夏然更懂她。

    “你也说了我不是傻子,不是傻子又怎么会做傻事。”

    林意的回复多多少少证实了她的猜测,林意不想说她也不能再深究下去。

    玩零点的时候,廖思思收到一条特殊的私信:我知道陷害夏然的真凶,真相500万。当她是傻子呢!

    晚上8点,林意竖起耳朵停了一下,仍旧是安静得可怕。

    自那天谭宅后,他和谭靖煜就再也没有见过,每天她睡的时候谭靖煜还没有回来,她起床的时候谭靖煜已经走了,白天她都会回自己家里和林境窝在一块耗上一天,解决完晚饭后再回别墅。不过她知道谭靖煜每天夜里会回别墅,因为每天上午佣人过来打扫的时候,他的卧室有生活的痕迹。

    明天就是周五了,合同上需要和他一起回谭宅的日子。

    下楼倒水,大门处有门锁拧动的声音,林意停下本能地转身上楼的动作,难道就这样两个人一直这样做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吗?他们本就是合同婚姻,她是甲方,他是乙方,不做陌生人难道做熟人?那还是做陌生人的好。

    没走几步,听到了有段时间没有听到的声音,“林妹妹,快过来搭把手。”

    没有办法,不能假装没听见,只好转身。

    谭靖煜看起来好像是喝醉了,整个人搭在徐枫身上,徐枫1米8的身高要撑住他1米85的的身子还是有些吃力。

    林意慢吞吞重新下楼走过来的时候,徐枫已经把谭靖煜平放在长沙发上,“林妹妹,你再走慢一点,估计他酒都要醒过来了。”徐枫甩甩有些酸痛的胳膊,“我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等下,你先把他弄回他卧室去。”

    林妹妹刚说的是谭靖煜的卧室,这两人还真是

    “我没力气了,你看我这手现在还抖着呢,明天早上我还有几个小时的手术要做。”徐枫将一只胳膊伸到林意面前,确实是在抖,“他你自己看着办好了,别出事就成。”

    林意颦眉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人,她不喝酒,也不知道喝醉是什么感觉,还是看谭靖煜的表情好像不怎么好。默默拿过来一个垃圾桶放在沙发旁,他要是吐的话应该就不会吐到地上了,又倒了一杯水放在不远处的茶几上,吐完可以用来漱口,又去了一件客房拿来枕头和被子,在不触碰谭靖煜任何身体部位的状况下将枕头塞到他头下,把被子给他盖好。最后,把客厅的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

    做完这一切,林意捂住要打出来的呵欠,有些困了,是时间睡觉了。

    回到房间,关掉手机闹钟,不知道谭靖煜明天什么时候回谭宅,只能全天在这待命了,那就好好睡个懒觉吧。

    林意走后,整个别墅又恢复了完全的安静。

    谭靖煜抬手捏捏发疼的太阳穴,不小心中了徐枫的招,很久没有这种醉酒的感觉了,很不好。

    动动身子,身上被子滑落在地,不是他卧室的被子,垂眸看去,还是白天的那套西装,旁边的垃圾桶,茶几上的白水,还有空调的温度。

    拿出手机,一条未读短信:看好你喔,不用谢,哈哈哈哈。

    删掉短信,谭靖煜打了一通电话:“祁弋,徐老还不知道徐枫这段时间都夜宿在哪吧。”

    回卧室的时候,谭靖煜侧身看向走廊尽头的房间,门缝下没有透出来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