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路尽是归途 > 第97章 终幕
    “林小姐?林小姐你终于醒了!你等等啊,我去给你叫医生!”

    小护士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惊喜得立刻奔出了病房。病床上被称作林小姐的人看了看房间的装饰陈列,一片入目的白。

    林小姐?林小姐是谁?是她吗?试着动了动身体,但除了手指能微微动动,别的地方根本用不上力气。

    不一会儿小护士又出现了,身后跟了一位年轻的男医生。

    男医生长了一张秀气的娃娃脸,笑起来嘴角两侧的酒窝像是要溢出了蜜,很甜。可细看那双眼睛,笑意却是很淡,甚至还有些轻佻。

    徐枫一进门便发现有一道目光一直紧盯着自己,那道目光里没有长睡醒来后的喜悦,而是无悲无喜、空洞无神。随着那道目光看过去,徐枫悄悄松了口气,还好,还有点生气,只是那双眼睛里的生气好像是疑惑?

    小护士见两人自进门后就一直互相盯着看,急忙站到床边,“这是徐枫徐医生,林小姐你的主治医生。”

    徐枫看着病床上的人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意识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于是试探着开口:“你记得自己是谁吗?”

    床上的人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可眼神里的疑惑好像更深了。

    徐枫定睛静静地看着她的脸,好像在确认什么,好一会儿才轻轻皱了皱眉开口,“林小姐,你昏迷了三年,才刚醒过来身体还没办法立刻正常活动,待会会安排一个检查,根据检查结果我会给你制定一个恢复规划。”

    说完,身体稍微侧向身边的小护士,“这位是一直照顾你的夏然护士,检查还有一会开始,她会先给你讲一下你的大概情况,我先去做安排了,回见。”

    徐枫走后,夏然轻轻地呼了口气,随后一脸温柔的看着林意,“林小姐,您的全名是林意,双木林,意境的意。您别担心,徐医生只是工作的时候有些严肃,您能醒过来那就一定会健健康康地好起来的。”

    夏然的声音很轻很温柔,仔细看去,个子不算高,小巧的脸蛋极具南方女孩子的柔,配上恬静捎带羞涩的笑容,好似能把人整个柔到骨子里。

    夏然看到林意笑了,忙拉了一边的椅子,习惯性地开始给女孩按摩着胳膊,“林小姐,你笑起来真好看,是我看过的笑起来最好看的女孩儿。”

    看着夏然自然流畅的按摩手法,林意觉得夏然也是个可爱的女孩,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因为既然她已经醒了过来,待会会有后续的检查,夏然似乎不需要来做按摩,况且按摩本身就是见很消耗体力的事。不过她一切的动作却是那么的自然习惯,没有丝毫的刻意。

    夏然看女孩一直盯着自己按摩的动作,有些害羞,“林小姐,虽然您已经醒了,但我觉得这样按摩按摩,对您的肢体活动的恢复也是有好处的。”

    随后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林小姐,病历上显示您今年18岁,因为车祸事故昏迷了三年,据说当时您是和您爸妈一起出的车祸,叔叔阿姨没能抢救过来。我来您身边的时候您已经昏迷了将近一年了,我所知道的有关您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了,晚些时候您看到徐医生的时候,可以问问他,他是您的主治医生,知道的应该比我多。”

    夏然看着依旧沉默的林意,想从她听完消息后的脸上看到别的表情,但并没有。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林意的表情说不上坏,但也不能算好。高冷?脾气不好?夏然想了想,算了,还是静静地按摩等检查吧。

    检查结果显示林意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做好后续的恢复工作就好。

    但记忆,没了。

    得知结果的时候,林意心里有些空,但又莫名的有些开心。空的是对自己那15年人生的未知,而那点莫名的开心的感觉,林意有些意外,却也解释不了这份感觉从何而来。

    林意问徐枫记忆是否能恢复,徐枫给出的回答是,“有可能明天就能恢复,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想起来。”

    徐枫见林意沉默着的样子,试探着开口,“你想恢复记忆吗?忘记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林意以为徐枫说的是爸妈车祸去世的事,“记忆的事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的,顺其自然吧。过去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徐医生对我的事了解的有多少,能和我讲讲吗?”

    想不起来,但也不能一无所知。

    徐枫没有想到林意对记忆的事如此释然,弄得他事先准备好的一些安慰的话都没有了用处。

    “当时处理你车祸事件的交警有拿过来一个背包,应该是你随身带着的,里面有些东西对你了解过去或许有些帮助,还有一些有关当年车祸报道的资料,我去办公室给你拿过来。”

    出门后,徐枫发了一条短信,“醒了,失忆了。”

    过了许久,短信才有了回复,一个简短的不能再简短的字,“嗯”。

    徐枫看着短信,收起搭在办工桌上的长腿,“靠!”随之在心里大大的鄙视了短信那边的人,感情他就是一个传话跑腿的!

    在夏然的帮助下,林意看到了背包里的东西。

    一个钱包,里面有一些零钱,身份证,一张银行卡,家庭户口本,一本厚厚的日记本,一部手机,一张字条。

    户口本上有林意爸妈的名字,父亲林轩,母亲程诗,手机没电暂时开不了机,字条上写着一个墓园的地址。

    看了几个关于车祸的报道,雪天大货车抢道导致车祸,两死一伤。车祸现场照片上,被撞得翻倒在地的小汽车车身严重变形,大货车车头凹陷,还有流了一地的血。没有太多悲伤的感觉,林意觉得失忆把她对亲人的爱也一并带走了,可能这就是徐枫所说的好事吧,不用再体会一次失去至亲的痛。

    日记本中记录的都是一些日常以及女孩子的小心事,日记中14岁之前的她也只是个很普通的学生,林家也没有特别相熟的亲朋好友,14岁那年遇见了谭爷爷和一个叫靖煜的男人,谭爷爷对林家一家人很好,14岁的林意喜欢上了大她8岁的谭靖煜,然后是一场一年多的暗恋,日记的最后一篇是小女孩想要告白的小心翼翼。

    冲了一会儿电的手机顺利开机,手机中女孩的自拍让林意有些发愣,脸还是那张脸,温柔的桃花眼,长长的睫毛,小巧高挺的鼻,明明还是熟悉的模样,却感觉很陌生,而且那个时候的自己好像很爱笑。

    相册里还有一张男人的侧颜照,拍的有些模糊,但也能看出侧面硬朗的线条,可能是偷拍的吧,能让那个时候的林意偷拍的人也只有那个叫谭靖煜的了。

    翻到通讯录,里面有谭爷爷和谭靖煜的联系方式,但听夏然说,在她住院期间没有人来探望过,大概两家关系并没有自己曾经认为的那样好,那也就没有联系的必要了。拔掉数据线,关机,林意觉得自己需要买个新手机了。

    根据徐枫给出的恢复方案,林意在夏然的陪同下做着复健,11月29号是爸妈去世的日子,林意想着在这之前能尽可能地恢复得差不多,健健康康的去看看爸妈。

    林意有问过自己的治疗费用和爸妈后事的处理是谁操办的。徐枫说是货车司机家人的赔偿。三年的治疗费用不低,墓地也是比较好的位置,对一个货车司机来说这应该是比不小的费用。

    爸妈已经去世,自己也已经醒来,别的什么她也不想再深究下去,就像失去的那段记忆一样,过去的就过去了。现有的治疗费用足够维持到她出院,林意拜托徐枫转告司机家人不用再继续支付治疗费用。

    每天在夏然叽叽喳喳地陪同下,恢复得还算顺利。

    林意估计自己永远也搞不清楚夏然每天有那么多话说,从身边小事到娱乐新闻就没有她聊不到的事,明明长了一幅恬静温柔的相貌,也确实是温柔的性格,那张嘴却怎么也停不下来,不过这些事情通过夏然轻柔的声音说出来倒也不显得聒噪,反倒是有了拉家常的感觉。

    林意经常调侃夏然,“你陪我的这两年是不是每天都这样在我耳边说个不停?我想我一定是被你吵醒的!”

    夏然总是很温柔地笑着回应,“我不是怕你无聊嘛!”

    林意回到,“你是自己无聊吧。”

    话是这样说,但林意知道,夏然是真的善良,怕她自己一个人躺着太过孤单,担心她没有人陪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现在每天这样给自己讲各种趣事,应该是这两年形成的习惯吧,因为据她观察,夏然平时与同事间的交流并不是很多,在其他人面前也大多是羞涩内向的样子。想象着夏然一边给自己擦身、按摩,一边说着自己每天所见所闻的场景,林意都会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能遇见这么好的夏然。

    而夏然也发现,林意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难相处,她只是在不熟的人面前很高冷而已,每天几乎形影不离的相处,两人也宛如姐妹般亲密。  沙发上的徐枫第n次抬头看向办公桌前忙于工作的人,“靖煜,你真不好奇林妹妹现在的样子啊?”

    “没兴趣”,谭靖煜依旧忙着翻看手中的文件,头也没抬一下。

    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等等,谁是太监?徐枫使劲晃了晃脑袋,拉着椅子蹭地一下坐到办公桌对面,“我给你说,林妹妹现在可可爱了,整天冷着一张小脸不说话,吓得一帮小护士见到她都绕路走,要不是知道林妹妹以前的样子,还真以为是个冷美人儿了,哎,要不借我玩玩?”

    “你确定?”谭靖煜放下手中的文件,冷冷地扫了一眼对面的人,随即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的脖子。

    徐枫赶紧几个大跨步回到远处的沙发上,开玩笑,他可不想突然被谭靖煜揍,打不过他躲得过!“没有没有,她那么高冷,真弄回去不得冻死我啊,要不然你就把她弄到身边呆着得了,你都单身这么久了,身边也是时候有个女人了,她肯定很稀罕你这张脸。”

    谭靖煜这张脸正是时下最受欢迎的阴柔风长相,再加上187的身高,每天网上一群花痴少女追着喊老公。不过也因为这张脸,当初15岁的谭靖煜临危受命主持公司大局的时候可没少被公司里的那群老头子欺负,现在,那群老头子早就被他扔出了公司,谭式也在他的带领下一跃成为整个北方最大的公司,只是,谭靖煜脸上的笑意却是很少见了,连生活也是单调乏味的不行。

    谭靖煜扯唇,“家猫没灵气,没记忆、没灵气的东西可不好玩。”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是没试过,只是确实没什么意思。

    “你能让她恢复记忆?”

    徐枫有些焉儿,“不能”。

    瞅了瞅一直站在谭靖煜身后石像一样存在的祁弋,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不是跟祁弋呆久了,不喜欢女人了吧?”祁弋的性取向他是知道的,可谭靖煜这又是什么情况,每天除了工作、健身,就没发现他有别的事做。

    “你最近很闲?”,谭靖煜瞥了徐枫一眼,继续手上的工作。

    闲?他可真不闲,徐老爷子每天逼着他去相亲,他不去,老爷子就把人领家里来,每天一个,绝不重复,弄得他每天是有家回不得,连着对女人的兴趣都没那么大了。再和面前的两个男人待下去,他真的要对女人没兴趣了,想想都觉得太恐怖了。

    “我去酒吧安安神儿去了,最近真的是被老爷子吓到了。”

    徐枫赶紧出了办公室,好像是真的被吓到了一样。

    “去跟徐老透露下徐枫的去向,记得选好时间。”

    祁弋有些心疼徐枫,“林小姐好像打算最近离开,短时间应该不会回来。”祁弋看着仍埋头工作的人,等着他的回答。

    许久之后,才听见一声,“恩”。

    谭总这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放林小姐自由了?他真的舍得?要知道当年林小姐出事后,谭靖煜亲自动手让傅式元气大伤,傅睿受不了打击,大病一场,落下了病根,傅家长子傅清彦临时接手傅式,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将傅式慢慢扶上正轨。

    “等她把爪子磨利了,游戏才有趣。”

    祁弋突然觉得背后有阵阴风吹过。

    晚上拥着嫩模刚走到酒店门口的徐枫被徐老爷子贴身保镖“押”回了家,徐枫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这事是谁干的!在徐老爷子的近距离监督之下,徐枫完成了人生中最尴尬的一次相亲。

    11月29号这天上午,“然然,我呆会儿去看看爸妈,下午直接就出院了。”夏然看林意一脸平静的样子,还是上前抱住了她,“要我陪你过去吗?”

    林意知道夏然担心她触景生情,可这是她醒来后第一次去看爸妈,轻轻拍拍夏然的肩膀,“别担心,我没事。”

    去墓地前林意先去花店买了一束太阳花,忘了爸妈喜欢的花是什么,但她很喜欢太阳花。太阳花,喜欢温暖、阳光充足的环境,见阳光花开,故名太阳花。花语:光明,乐观勇敢。也想告诉爸爸妈妈,她会好好地活着。

    站在墓碑前,放好花束,看着墓碑照片上爸妈脸上幸福的笑意,林意觉得自己一定是在一个很有爱的家庭中长大的,那自己以后也要多笑笑,和爸妈一样。

    这样想着,林意也就这样做了,看着照片扯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笑完后,又觉得莫名的气氛有些诡异。醒来后,她好像就不习惯笑了。

    右边传来脚步声,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墓碑前站着一个男子,个子很高,侧颜很好看。

    起了风,更冷了,想着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有雪,拢了拢大衣,在心里默默和爸妈告了别,便离开了,从男子身后路过时,林意好奇地瞅了眼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女孩,扎着高马尾,穿着的衣服好像是校服,看起来年龄很小的样子,笑着的眼睛就像是弯弯的月牙儿,很漂亮。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男子扭头向左边看了一眼,一束太阳花。

    只一眼,扭回头,身前的墓碑旁也是一束太阳花,花旁是一盒蛋糕。

    静静地看着照片上女孩的笑颜,耳边依稀传来小女孩欢快的声音,“阿笙,我最喜欢的花是太阳花,以后每年生日你都送我太阳花好不。”

    出了墓园,雪花便飘了下来,林意回头看了看,片片雪雾中只能依稀看到远处的一个静立不动的黑点。

    回到医院,收拾好为数不多的行李,和夏然、徐枫等人告别出院。

    林意出院,最开心的就是徐枫了。自从林意醒来,他在医院的桃花运明显差了很多啊。因为谭靖煜的关系,徐枫在医院对林意的状况重视得多,医院的一群小护士好像误解了什么,可林意偏偏那么一副少言高冷的性格,最后弄得他也被捎带着“隔离”了,林妹妹这性格还真是不讨喜啊。家里的老爷子,医院里的林妹妹,想想这日子还真不是人过的。

    18里相送,看着林意坐上出租车,徐枫笑眯眯地扶着车门,“林妹妹啊,以后可别再来医院了哈,不然我这桃花可就被你败光了。”

    林意回了一个礼貌的笑,“这段时间谢谢徐医生了。”

    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徐枫用手肘碰了碰夏然,“夏然,你是怎么跟林意处得这么好的啊,怎么这么久了她还跟我这么生分啊?”,突然,好像恍然大悟的样子,“她不会是不喜欢男人吧?”

    夏然被徐枫的神奇脑洞轰得有些晕,“徐医生不进去吗?那我先进去了。”

    “难道林意和夏然才是一对儿?那靖煜怎么办?不行,这事靖煜得早点知道才好。”徐枫一路上自言自语,回到办公室,实在是好奇那人知道这事的反应以及对林意以后的安排。

    “靖煜,小姑奶奶可算是走了,这些天折磨死我了!我医院里的那点桃花差点就被她败光了,不行,这事你也有份,你得请我吃大餐,好好补偿我!”

    “折磨?我看你每天都很享受啊!”谭靖煜阴森森的口气,让徐枫暗道不好,这人对自己的东西可是占有欲极强的,更何况,这人对小姑娘兴趣正浓。

    “折寿还差不多,以后让你的小猫儿离我远点。”

    “你知道就好”

    呼,徐枫大大出了口气,可算是安全过关了,他觉得潭靖煜、林意两人简直是绝配,对人都是身心的双重折磨!不过,他倒挺期待这两人以后相处的样子,高冷的林妹妹碰上腹黑的盛世美颜,想想都觉得有趣。可是,林妹妹好像不喜欢异性啊!

    “靖煜,我发现林妹妹她好像不喜欢异性哎?”徐枫的声音八卦十足。

    “徐老爷子今天给你找的是廖思思,现在徐老的人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徐枫立马就炸了,“廖思思,廖逸尘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妹妹?不说了,我得跑路了!”

    廖思思,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小炮仗,谁挨得近炸谁,廖逸尘又是出了名的妹控,徐枫觉得要不要哪天和自家爷爷做个鉴定,怎么看自己都不像是亲的,不然怎么这么坑他呢?

    林意出院,夏然也被重新安排了新的病人,每天的陪护工作也挺忙。

    回到家里,80多平米的两居室冷冷清清。一个星期前,在夏然的陪同下,林意根据户口簿上的地址找到的屋子所在的静安小区,两人简单的打扫了一下,置办了些生活用品。

    呆坐了片刻,有些饿,打开冰箱,没什么食材。穿上羽绒服,戴好帽子、手套、口罩、围巾、雪地靴,看着落地镜里那颗被裹得圆滚滚的球,林意很满意。

    冬天就是要有冬天的样子。

    经过商场的时候,橱窗栏里面陈列着的各式相机,就像是一道魔力,这种没来由的兴奋让林意觉得是失忆前的自己应该是个摄影爱好者。

    买了最新的相机,便开始了随意拍模式,熟悉的手感更让人兴奋。突然镜头里出现一个熟悉的侧影,上午墓园见到的那个男的。

    看着相机上定格的站在柜台前拿着相同型号相机的侧影,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不过她并不打算上前搭个讪什么的,缘分不一定都是好的,孽缘也说不定。再说了就她现在的这种性格,搭讪这事她也做不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