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225章 一起生一起死
    几十米的落差,他们越过了栏杆,跳了下去。

    喻色捂住了嘴,人已经怔在了当场。

    墨靖尧也跟了上来,搂住了她的腰,让她靠在他的身上。

    他没有说话。

    但是目光也是追随着那不住坠落的一男一女。

    这是殉情,两个人一起相约自杀了。

    一起就代表他们是相爱的,否则绝对不会这样手牵手的跳下去的。

    但是,既然是相爱的,为什么不能幸福的白头到老,而是选择这样的方式呢。

    可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转眼就听“嘭”的一声闷响,随即,两个人一起摔在了下面平整的石板上。

    一红一黑,宛若特写的‘爱情’两个字,却是无比惨烈的爱情结局。

    喻色忽而就挣开了墨靖尧,然后沿着有些陡峭的石级飞奔而下。

    是的,有些陡。

    这么陡的石级下去容易,上来绝对不容易。

    所以,从入口处引着他们上来时走的是步栈道,那样相对容易些。

    她跑,墨靖尧几步就追了过去,“小心脚下。”

    他明白喻色是要冲下去救人。

    可是下面那一男一女的死活,全都不放在他的眼里。

    他的眼里,只有喻色。

    喻色若摔倒了,他不乐意。

    喻色低头看着石级,急急道:“我注意着呢。”

    如果是平时,这样的石级,就算是下坡,最快也要十几分钟才能走下去,然后到出口。

    但是这一刻,因为太担心那坠落下去的情侣,喻色只用了几分钟就冲到了下面。

    一男一女两个人安安静静的躺在石板上,周遭已经围上来了很多人。

    但看着地上的两个人,并没有人上前施救。

    不过,喻色已经听到有人在喊“有没有医生和护士了?”

    也有人在打电话通知景区赶紧派来医疗队抢救救援。

    喻色的第一眼,却是落在了两个人一直紧握在一起的手上。

    十指相扣的紧握。

    直到坠落的那一刻,他们也没有松开彼此的手。

    然后,她抬头看向两个人的头。

    男的已经是脑浆迸裂,没救了。

    女的居然还有呼吸,一侧的身子和头部正斜倚在男子的身上。

    喻色的眼睛一下子就潮润了。

    是的,他们一起坠下来的时候,她就看的清清楚楚,男的在坠地前的那一瞬间,猛的急坠,所以,他先于女孩坠地,让女孩得以贴着他的身体缓落,至少,不那么疼吧。

    这是喻色这一刻所能想到的。

    于是,最先落地的男子直接死亡。

    喻色随即就蹲到了女孩的身边,轻声道:“我能救你。”

    这一声,真的很轻很轻。

    但是她看到女孩微睁开的眼睛里,写着的都是哀求。

    “不要。”

    没有声音,只有女孩的口型。

    女孩已经无力发出声音了。

    “有遗言吗?”喻色再问。

    “口袋。”还是以口型发出来的两个字。

    没有声音只有唇语。

    喻色的手落向了女孩红衣的口袋里,抽出了一封有信封的信笺。

    “交给警察。”女孩说完,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喻色手拿着信封正要起身,一旁一个男子突然间抓住了喻色的双肩摇撼了起来,“你能救她?你快救醒她,我看到了,你说你能救她。”

    这男子这样一喊,原本嘈杂的人群顿时清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这男子和喻色。

    “你喜欢她?”喻色转身问男子,声音很平静。

    “我……我……”男子对上喻色无比冷静的眼神,却是有些慌了。

    “如果你喜欢她,就让她以她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完成这一生吧。”

    然后,就见男子浑身颤抖的终于松开了喻色,随即抱着头“啊”的一声大叫,叫的整个溶洞里全都是他惊惧哀怨的回音。

    此起彼伏,生生不止。

    又何尝不是已经死去的男子和即将死去的女子的哀怨呢。

    景区的救护人员来了。

    保安也来了。

    保安开始维护秩序,现场拉起了警戒线,警戒线里只剩下了死者和抢救人员。

    喻色已经被悄悄跟上来的墨靖尧带到了角落的位置。

    她怔怔的看着那个女孩,轻声道:“她死了。”

    就在刚刚,就在保安冲过来拉警戒线的那一刻,女孩死了。

    她亲眼看到女孩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但是她终究还是没有出手相救。

    “是她喜欢的方式。”

    “可,我还是觉得我残忍了,墨靖尧,我是不是太没有医德了?我明明可以救活她的,她那时还活着。”

    “如果你救活了她,她活着也是如同行尸走肉,这样两个人一起离世,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喻色静静的靠在墨靖尧的怀里,如果这一刻不是有他在身边,她想她一定会瘫倒下去的。

    他居然懂她的心,知道她不施救的原因。

    既然相爱,那就一起生一起死。

    既然相爱,就生死不分。

    医生很快就发现抢救已经没有意义了。

    两个空担架抬过来的时候,喻色突然间上前,对保安道:“能不能不要把他们分开,就用一个担架?”

    保安有些为难,“人工抬两个人有些吃力。”

    喻色看着准备抬两个担架的四个人,“我加钱,每个人加五百,请你们不要把他们两个分开,你们累了就轮换着抬好吗?”然后,生怕他们不同意,转身就拉着墨靖尧的手臂道:“给我两千,我要给他们,不要分开他们。”

    她脑子里,是穷她这一生也不会忘记的两个人一起坠落的画面,那般的绝美惨烈。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只能选择支持他们。

    直到两个人最终被一个担架抬走,喻色才扶着墨靖尧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溶洞的出口。

    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

    桔红色的一轮美轮美奂的挂在天边,美的连呼吸都快要忘记了。

    喻色看着那样的美景,却再也没有了拍照的心情。

    “墨靖尧,她得了绝症,晚期了。”

    “嗯。”

    “她男朋友陪着她一起跳下,还坚持最先落下,墨靖尧,他傻。”

    “不傻。”

    “嗯?”喻色没想到墨靖尧这一次不是单纯的单音,而是与她讨论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