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281章 我们是朋友
    这人这一下子是彻底的感受到莫明真对喻色的尊重了,只得起身就走过去,“喻大夫,对不起,都说人不可貌相,是我眼睛瞎了,莫医生认定你是喻大夫,那你就是喻大夫,以后,我也找你看病。”

    “没事没事啦,莫医生,这么多人等着呢,你快回来看病。”喻色拉回莫明真,她刚刚也差点被这样严肃的莫明真吓到,人太多,她觉得她还是低调些的好。

    喻色劝了,莫明真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微,继续的回到办公桌前看诊了。

    喻色急忙拉着男子把他送了出去,不想再起是非,“谢谢你这么相信我,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打我电话。”然后,喻色就把自己的私人电话给了这个男子。

    这是第一个陌生人相信她,就算是将信将疑,也还是相信她的用了她的药方,她很感激。

    那男子拿了喻色的电话,开心的离开了。

    喻色回到了诊室,就发现此时此刻那些看诊的病人,看她的眼神多多少少都与之前不一样了。

    不过,并没有病人主动找她看诊。

    这是正常的,她不过是一个小导诊。

    她也不在意,忙前忙后的导诊一个又一个的病人,时不时的看莫明真诊病,还是能学到很多知识的。

    现场学习,与她脑子里的那些生硬的文字带给她的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

    一个上午,莫明真连看了几十个病人,可直到中午下班了,还有十几个病人排队等在那里。

    这些都是早上没有领到预约号的。

    然后就等到莫明真把所有预约的全都看完,才来给他们看病。

    这么多人,只怕全部看完,最快也要下午一点钟了。

    喻色很想叫停,可看着那一个个的病人,到底忍住了。

    “喻大夫,要不你替我看几个?”莫明真也看到十几个等候的病人了。

    喻色连连摆手,“人家都是慕名你来的。”

    她才不要强行的给人看病。

    “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你才是神医级别的,我莫明真差远了。”

    可是这些,他也只能小声发发感慨,喻色不许他宣扬。

    “等我以后拿到了证件,莫医生,到时候我可能就要抢你的饭碗了。”

    “欢迎欢迎。”莫明真笑了,“到时候我给你当导诊,那是我的福气。”

    结果,全部看完的时候,真的已经下午一点钟了。

    喻色饿的全身都是虚汗,正准备赶紧去吃午餐,就见小田护士走了进来,“莫医生,你点的外卖。”

    然后,两个食盒就送到了诊室。

    喻色眼睛亮了,“有我的份吗?”

    “有,吃吧。”莫明真用看女儿的眼色看喻色,是的,这个时候的喻色不是他老师,就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喻色忙不迭的打开了食盒,然后,微微有些发愣,“真的是你点的外卖?”

    “有什么不对吗?”

    喻色看着食盒里的小笼包,分明就是记忆里的那种形状,那是墨家厨房里专属的小笼包的形状,与外面馆子里的一点都不一样,很好辩认。

    “没。”她夹了一个蘸了食盒里调好的番茄汁就喂入了口中,一如既往的美味。

    然后,瞬间就想墨靖尧了。

    一边吃一边拿出手机。

    可她与墨靖尧的聊天对话框里,还是只有她昨晚发送的那一条‘墨靖尧晚安’。

    男人什么都没有发送过来。

    “咦,这小笼包我好象没点。”莫明真开吃了,看到小笼包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又道,“反正送到送到了,我尝一个。”

    结果,吃完了一个,他立刻又吃了一个,“好吃,太好吃了,以后我一定单点这个小笼包。”

    墨家的小笼包,自然好吃。

    因为,里面的馅全都是好料,一点都不掺假的。

    吃完了午餐,喻色因为中午加班,就延后休息一个小时。

    把莫明真送上车赶去下一家诊所下午继续坐诊,喻色没有回去诊所,而是就站在诊所外的一株树下,拨通了墨靖尧的手机号码。

    不管他理不理她,不管他会不会因为她主动找他而看不起她,她都拨了过去。

    手机拨通了。

    喻色听着熟悉的轻音乐的手机铃声,同时也听到了心口怦怦怦的狂跳声。

    忽而,音乐声止。

    她就知道墨靖尧接通了。

    世界,仿佛一下子静止了下来,悄无声息的,只剩下了她自己的浅浅的呼吸声。

    那边,没有半点声息的感觉。

    可她知道,墨靖尧就在那里,等着她开口说话。

    呃,这男人是有多傲娇呢,他就主动一次跟她说话不行吗?

    可,那边就是没有声音的安安静静。

    喻色忽而就恼了,“墨靖尧,有种你别接起我电话,既然接了,就给姑奶奶我说话。”

    这是直接用吼的,还吼的特别的大声。

    吼完了,喻色才发现所经的路人全都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她。

    她这才发现她这是在室外。

    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身,不去看那些异样的目光。

    然后,就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那边悄然的传来了一个字,“忙。”

    忙。

    只是一个音节。

    很轻很轻的声音。

    但是,一听到墨靖尧的声音,喻色忽而就哽咽了,“墨靖尧,你忙你接起电话还不说话,你这哪里是忙,分明是不忙的在浪费你的时间。”

    “小色……”

    又是低低哑哑的男声。

    “叫我喻色,别叫的那么亲近,我受不起。”越说,喻色越是激动。

    “对不起。”

    “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倒是说出来让我听一听,不就丢了一块……”她刚想要说出‘玉’,忽而发觉这是在室外,倘若被有心人听到了也许会给墨靖尧带来麻烦,便改口道:“丢了个死物罢了,至于丢了魂似的不理人吗?难不成,你丢了东西,就不认识所有人了?还是,你丢了一个东西,就只不认识我了?”

    连珠炮的吼过去,喻色一点都不知道她此刻的样子有多激动。

    边说边绕着圈子,怒气冲冲的样子,可落在别人的眼里,又是一种另类的可爱的风景,原来发怒也可爱。

    “好,我认识你,我们是朋友。”不远处的一辆不起眼的小车里,男人一边说话一边看着车外不远处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