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320章 耳根子红了
    结果,陆江又是婆婆妈妈的叫住了喻色,“喻小姐,你现在就看比较好。”不然,耽误事呀。

    看了,就能给墨靖尧洗脱冤屈了。

    这样,面前的两个人就能继续的塞他满嘴的狗粮了。

    虽然吃撑了也不舒服,但是总比他不作为的被墨靖尧给扣了绩效奖来的舒服。

    “什么东西非要现在看?”喻色好奇的打开了手里才拿到的文件夹。

    然后,几十张a4纸就到了手里。

    复印件。

    全都是复印件。

    每张复印件上都是转帐记录。

    转出的全都是同一个帐号。

    但是转入的却全都是不同的帐号。

    而在那转入的不同帐号的旁边,不是写着某某某的父亲,就是写着某某某的妈妈。

    再看转帐金额,喻色只数了一次就震惊了,居然每个转帐金额全都是一百万。

    1的后面全都是7个0。

    几十张下来,那就是几千万。

    这人花了几千万就为了把同大的录取线提高把中大的录取线降低,然后让她错过同大?

    看着转出帐号的名字,她有些懵。

    杨诚。

    这名字有些熟悉的感觉。

    “陆江,杨诚是谁?”

    “杨安安的父亲。”陆江眼看着墨靖尧没有阻止他说这些,那自然就是要他继续说下去。

    喻色的身子一颤,手扶在了铁门上,“怎么是杨叔叔?这不可能,安安那么喜欢同大,他应该让安安考上同大才对,陆江,你一定弄错了。”

    身为杨安安的父亲,花了三千多万就为了把女儿送到一个更差的学校?

    这怎么可能?

    喻色最早就是怀疑墨靖尧。

    后来,靳睁,苏木溪和靳承国,甚至于连墨靖勋和老太太都怀疑过,却独独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杨诚。

    这太过匪夷所思了。

    她不相信。

    怎么都不肯相信这是真的。

    她和安安两个人研究了那么久大学,而两个人从还不知道分数开始,一心一意要去的就是同大了,没想到,她们两个人的梦想,居然被杨安安的亲爸给改变了。

    这个答案,是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她怔在那里,看了又看,反正,就是不相信。

    “喻小姐,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都是我查了之后的结果,至于杨诚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可以直接去问他,也可以等我继续查出事实真相再告诉你。”如果不是时间太赶,墨靖尧赶着去救喻色,他绝对把杨诚的动机查出来的。

    喻色抬头看陆江,“你确定这些都是真的?”

    反正,她还是无法相信杨诚会花掉三千多万把女儿送到一个更差更不好的学校。

    “确定,我亲自奉命去查的。”说着,他看了一眼墨靖尧,“同大的事,真的不是墨少做的,你真的冤枉墨少了。”拿着墨靖尧的薪水,他必须要给墨靖尧正名。

    这也是身为特助必须要做的。

    “谢谢,我知道了。”喻色再看了一眼手上的复印件,一时间有些惭愧了,转身就对墨靖尧道:“对不起。”

    是她错了,是她误会了墨靖尧。

    她错了,她就道歉。

    不然,她会鄙视自己的。

    “就只这样?”墨靖尧突然间前移,顷刻间就到了喻色的身前。

    然后,他浓浓的男性气息就笼罩住了喻色。

    喻色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你……你离我远一点。”

    只是这一句,声音若蚊蝇般,低的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不离。”

    “墨靖尧,你欺负我。”喻色耍无赖了。

    “是你欺负我,明明不关我的事,你冤枉我,嗯,道歉不能用嘴说的,要用其它的方式。”墨靖尧微一倾身,就把喻色圈了他与门之间那窄窄的空间里。

    喻色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突然间的转身,一下子就拉开了门,冲进了楼里,“我才不要。”

    墨靖尧想用什么方式,他虽然没有给出直白的答案,可是喻色知道。

    全都知道。

    他所谓的方式,就是做只给她留一条底线的那种事情。

    他脑子里想什么,她刚刚立刻就感觉到了。

    墨靖尧看着兔子一样惊跳吓跑的女孩,低低笑了一声,然后随着喻色走进了楼里,只听“嘭”的一声响,就只把陆江关在门外了。

    喻色飞也似的冲到了电梯门前。

    没想到电梯现在全都在运行中。

    她低着脑袋等电梯的时候,墨靖尧颀长高大的身影已经倒映在了电梯门上,“小色,真的不是我。”

    “我……我知道。”喻色绞着衣角,局促的应了一声。

    这个时候,她更应该猜想的是杨诚为什么把她和杨安安录取到了南大,而不是满脑子的全都是墨靖尧要求她的另类的道歉方式。

    可,她就是忍不住的脑子里全都是那天晚上的场景。

    越想,越是脸红。

    越想,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色,你脸怎么那么红?怎么了?想什么呢?”不想,墨靖尧根本不肯放过她,这么等电梯的功夫,绝对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想问什么就问什么。

    喻色都恨不得把头垂到小腹上了,他能不能不要再提他那晚干的好事。

    她羞。

    “叮”,电梯门开。

    有人走了出来。

    喻色正要走进电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想电梯里的人就停在门上不动了,“墨先生墨太大好,好久不见,墨先生这是去接墨太太下班了?”

    二十七楼的方姨。

    喻色记得。

    “我……是……是的。”喻色只想越过方姨进电梯。

    奈何方姨就站在门正中,笑看着墨靖尧和喻色,“邻居住着,哪天去我家里串门。”

    “好的,谢谢方姨。”墨靖尧是绝对礼貌的道谢。

    “改天我包饺子给你们送过去,就喜欢小两口这样不吵不闹好好过日子的,年轻人的典范呀……”

    喻色耳根子更红了。

    很想纠正方姨他们不是小两口。

    可是上一次就没澄清自己与墨靖尧的关系,这一次要是澄清的话,这个方姨绝对认定她是在描,然后最后的结果就是越描越黑。

    “墨先生,你太太真可爱,你们结婚这么久了,孩子都快有了吧,瞧瞧,就说你们是小两口,她居然脸都红了,哈哈,墨太太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