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医妻嫁到饲养傲娇老公 > 第373章 忍着邪火
    喻说没说这一句的时候,墨靖尧只感觉到了疼。

    这一刻,就觉得从小腹处开始迅速的窜起一团火。

    然后,那团火迅速的蔓延至全身,越烧越旺,仿佛再也无法止熄一般。

    额头的汗珠已经从之前的细密微小,到此刻的豆大一般。

    “小色……”墨靖尧的声音更加喑哑了。

    整个人都行将要爆炸了一般。

    “难受吧?”相比于墨靖尧的煎熬,喻色已经美美哒的下了床。

    披上了晨褛,娇俏的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墨靖尧。

    如果不是她脸蛋上的嫣红犹在,这一刻绝对是一下高贵优雅的女主陛下。

    “这是做……做什么?”疼可以忍,痛也无所谓,但是,从喻色的银针落下后,所带起的可不止是疼和痛,还有此刻这股让他根本无法忽略的邪火。

    这邪火,忍一时可以,忍久了真的忍不了。

    尤其,他还是一个无比正常的男人。

    正常的再也不能正常了。

    “谁让你欺负我了。”喻色后退了一步,仿佛被墨靖尧吓到了一样,微敞的晨褛间,依稀可见墨靖尧之前种下的点点。

    清晰入目。

    不过是入了墨靖尧的目。

    喻色根本不好意思看。

    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色,明明是你要求的。”墨靖尧的声音越来越哑,眸色越来越深。

    “呃,你血口喷人,我才没要求你呢,你胡说。”喻色小嘴一撇,这男人长本事了,居然敢带着骨伤来折腾她,她要是不给他长长教训,她就不姓喻。

    “你说我‘不行’,分明就是激将我做……”激将他必须为自己正名,他行。

    “……”喻色无语了,深吸了一口气,狠瞪了一眼墨靖尧,“我说你不行明明就是对的,你受了伤,难道还想行吗?现在好了,又加重了。”

    喻色越说越气。

    已经快要被这个男人给气炸了。

    他的伤,她说的真没有夸张,是真的加重了。

    否则,她现在也不会用这一套全新的针法。

    这一套针法,普通人完全承受不了。

    正常人只扎一针就会受不了,最多只能坚持十几秒钟。

    但是现在到了墨靖尧这里,他已经坚持有几分钟了,与正常人相比,墨靖尧的隐忍能力简直逆天。

    听着女孩的控诉,墨靖尧再次感受了一下身体,甚至于顶着身上的银针还微动了几下。

    然后随即他就给出了结论,“小色,我没加重。”

    “呃,你是说你还可以再来一次?墨靖尧,你长能耐了。”喻色咬牙切齿了。

    “好象真的可以再……再来一次。”这一句的最末,墨靖尧已经越说越小声了,因为,他接收到了喻色警告的眼神。

    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小眼神。

    然后,墨靖尧立刻改口,“不……不可以了。”

    否则,他发誓他身上的银针只会越扎越深,越扎越疼。

    其实,这疼他是完全可以忍受的。

    不能忍的是那疼所连带起的身体里的邪火。

    越来越强烈。

    是的,此刻就是。

    强烈的他很想翻身而起,再次把喻色放倒。

    那股火,才是真正折磨他的,让他根本无法疏解的。

    喻色望着男人越来越赤的眼眸,不由自主的抿了一下唇,然后就乖巧的后退了一步,以与墨靖尧保持距离,“墨靖尧,算你识相,否则,你信不信我会让你更严重?”

    “信。”墨靖尧躺在那里,视线全都在喻色的身上,“你这不是治伤,是勾……”

    后面的,他说不下去了。

    他就觉得喻色这一针针的针炙,根本不是再给他治病,根本就是在勾起他身体里的邪火。

    看来,刚刚那一轮是把小女人给弄火大了,所以,这一刻不打算放过他了。

    “谁说我这不是治病了?墨靖尧,我的医德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喻色从来不折腾病人的。”喻色说着,转身去推了把按摩椅到床前,然后舒服的躺靠上去,那自在的小模样让墨靖尧磨牙。

    其实,他可以自己拔下身上那一针针的。

    但是,只要是一想到是喻色的小手一针一针扎下来的,到底是没有拔下。

    忍着疼。

    忍着邪火。

    而眼睛里,喷向喻色的也全都是火。

    “墨靖尧,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我信你。”虽然身体里的感受一直在控诉喻色不信她。

    但是,只要是一对上她的小脸,他就信了。

    莫名的相信。

    再不信,也要相信。

    喻色这才满意的去拿起手机,然后打开了一个音频软件,一边听音乐一边刷起了新闻。

    “墨靖尧,昨天新江大桥发生那么大的事故,我和你当时都在现场,怎么没人找咱们两个录口供?”她翻查着,今天的新闻里好多对新江大桥当事人的采访。

    当时现场的人很多都录了视频发步到了网上。

    唯独她和他这里,安安静静,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算起来,这样其实最好。

    然,喻色问完了,半天也没等来墨靖尧的回答。

    让她不由得抬起头来。

    结果,正对上墨靖尧看过来的目光。

    四目眸间相对。

    “咳……”喻色低咳了起来,小手也掩上唇,“你……你不许那种眼神看我。”

    “你现在做的,不就是让我看你?”墨靖尧终于开口,不过根本没有回答喻色之前的问题,他的大脑里现在只剩下了邪火,然后被邪火拐带的眼里就只剩下了喻色,再无其它。

    “谁让你看我了,你快告诉我,为什么没人来采访我们?是不是你把监控里关于你和我的影像,全都抹除了?”不然,他们两个这么大的人,众目睽睽下在现场走了几公里,不可能没人发现他们知道他们当时是在现场的。

    “嗯。”

    “哇塞,墨靖尧,你太厉害了。”喻色拿着手机,忍不住的起身走向墨靖尧,然后俯首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墨靖尧,你要好好教我,总有一天,我要强过你。”

    听到‘强过你’这三个字,墨靖尧满脸黑线,“不许。”

    “那怎么也要有你一半,总行了吧?”

    “嗯。”

    听到他这下终于答应的痛快了,喻色这才扫向他胸前的银针,“怎么样,现在还舒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