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承包大明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甘拜下风
    给这厮来一篇《我和兄弟的姑姑》?

    算了!

    没这文采。

    原本打算留在牙行查阅这两月账目的郭淡,被朱翊鏐的到来,打乱了节奏,他索性就邀朱翊鏐一块前往五条枪总部。

    如今要做任何宣传,可都离不开五条枪的支持。

    来到门外,只见杨飞絮一如既往的抱着绣春刀,背靠在梁柱上。

    朱翊鏐稍显恐惧地瞧了眼杨飞絮,一手捂住腹部,道:“飞絮,你今日离本王远一点,本王最近斋戒沐浴,不能近女色。”

    杨飞絮只是淡淡地扫他一眼,又向郭淡道:“从今早到如今,牙行附近有不少陌生人。”

    朱翊鏐呵呵道:“别怕,别怕,本王看他们也就是来确定郭淡是否真得回来了。郭淡你赶紧露露面,让他们早点回去复命,可别累着我飞絮了。”

    你飞絮?郭淡鄙视了眼朱翊鏐,心道,这厮小事鸡贼,但是在大事上还是清楚得很,可是不能小瞧了这厮。笑着点点头,道:“既然王爷都这么吩咐了,那我只能从命。”

    他站在门前伸了个懒腰,亮了亮相。

    就他往这里一站,顿时震惊京城。

    原来今日一早,关于郭淡回京的消息,就传遍朝野,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这未免太神了一点,三个偌大的州府,三个月不到就给搞定了。

    还让不让人活啊!

    关键黄大效、姜应鳞也没有来信,说那边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倒不是说他们两个不好意思,而是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到底算不算治理好,他们也不太清楚。

    要说治理好了吧。

    那边一切可都才刚开始,什么都没有。

    都不知该如何落笔。

    可要说没有治理好,好像也没啥可担忧的。

    就连始作俑者之一的方逢时,都对此非常震惊,他是今日一早,就来到云霞观,找徐姑姑问个明白。

    其实整件事,就是他们两个在幕后操纵的。

    然而,结果却不是他们预想的那般。

    徐姑姑也将开封府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知方逢时。

    “想不到这小小一个私学院,竟有这般大的威力,之前老朽还真是未有料到,那小子的手段可真是层出不穷啊。”方逢时直摇头道。

    徐姑姑道:“与卫辉府相比起来,郭淡在开封府做得一切,只能说换汤不换药,在卫辉府,他是尽量吸引其他商人前去,借那些商人之财,为百姓谋求生计。

    而在开封府,郭淡是借那些大名士,大士绅之财,相比起来,这些人可比那些商人要有钱的多。与官府不一样,他不是将权力握在自己手中,而是选择制衡的方式,让各方势力相互制衡,在这个基础下,他将百姓化整为零,让那些商人、大名士自行管理,故而他才能够脱身回京,其实开封府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也只是迟早的事。”

    方逢时沉眉少许,道:“既然他的办法,能够恁地快取得成效,那么可否在其它州府推广?”

    “这我也不清楚。”

    徐姑姑轻轻摇头,道:“任何改革、变法其实在最初总是能够取得奇效,因为变法本质上就是针对当下的问题,而做出改变,但是可否长久下去,谁也不知道,但我认为一定会出现得新得困难。而现有的制度已经经过上千年,出现任何问题,都能够在史书上找到,故此贸然去改变,风险非常大。”

    方逢时点点头,其实这事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居士,当初你请老朽帮忙,为得是藩王,可如今?”

    他们当初是打算借郭淡之手,来促使万历下决心解决藩王问题,不曾想,如今藩王倒是越过越滋润。

    这真是打脸啊!

    徐姑姑脸上微微有些尴尬,道:“真是抱歉,我也没有想到,郭淡竟然会反其道而行,去与那些藩王勾结。”

    方逢时皱眉道:“那我们岂不是弄巧成拙?”

    “那也不见得。”

    徐姑姑摇摇头,道:“我看问题也不是这么简单,如今郭淡已经承包下这三府,那么将来这些藩王的后代想向朝廷申请爵位和禄米,礼部一定不会批的,到头来,这笔账还是落在郭淡头上。

    而如今郭淡已经是将大量的税额都给予藩王,他不可能再多给,他也给不起,故此我以为他肯定是另有打算,只不过暂时我也无从得知,他这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

    她现在也渐渐明白,要分析郭淡,决不能从什么人情世故,礼法人伦去分析,一定得从利益得失去分析,她还真不相信郭淡会一直跟藩王勾结,因为郭淡是肯定养不起藩王的。

    “停车!”

    刚刚来到五条枪附近,郭淡突然叫道。

    “怎么了?”

    朱翊鏐疑惑的看着郭淡。

    “我方才好像看到刘荩谋了。”

    “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朱翊鏐赶紧掀开窗帘,往外瞅了瞅。

    郭淡也未有回答他,自顾下得车去。

    “等等我。”

    朱翊鏐急忙跟了下去。

    郭淡下得车后,往回走得几步,来到一条小巷前,偏头看去,只见小巷里面站着三四人,其中一个正是刘荩谋,他此时正与一个身着华丽的公子哥交谈着。

    又见那公子哥将两锭银子塞给刘荩谋,刘荩谋那厮还掂了掂,似乎有些犹豫。

    他们这是在搞什么py交易。郭淡皱了皱眉,暗自嘀咕道。

    “刘荩谋,郭淡来捉你了,还不快跑。”朱翊鏐突然一声嚷嚷。

    刘荩谋猛地看来,见到郭淡,不禁面色骇然,冲着那公子哥喊道:“快跑。”

    三四人立刻向巷子的另一头跑去。

    有内鬼。

    郭淡回过头来,很是无语地看着朱翊鏐。

    朱翊鏐却是激动道:“郭淡,你还不快追。”

    郭淡顿时哭笑不得,你不至于无聊到这种地步吧。笑道:“我干嘛去追他,他跑得了人,可跑不了庙。”

    “真是没劲。”

    朱翊鏐撇了下嘴。

    这热闹没有看成,他很是失望啊!

    二人又上得马车,来到五条枪大门前,只见如今的五条枪门前,多出一个大棚,棚外是挤满了人。

    “哇!这么多人!”

    下车来的郭淡,不免稍稍感到一些惊讶,走了过去,正准备一探究竟时,忽听得一声愤怒的叫嚷,“你说什么,要等到明年六月去,真是岂有此理。”

    又听一人道:“你也可以不等,咱们又没有求着你来。”

    “嘿。你这下人真是好不讲理。”

    “你说不讲理?好,我就不讲理给你看看,今儿我心情不好,到此为止,你们明日再来吧。”

    此话一出,大棚内是一片哗然。

    抱怨声是此起彼伏。

    什么情况?五条枪的员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横。

    郭淡不禁看向朱翊鏐。

    朱翊鏐没好气道:“你难道不知道么,如今朱立枝家的下人可是全天下最蛮横的下人,那些太监都不如他们。”

    “!”

    郭淡低声道:“那咱们快走吧,以免惹火上身,毕竟我们可不是朱立枝的下人。”

    二人赶紧离开大棚,来到大门前。

    门口一个身着绿衣的小厮拦住他们的去路,“王爷,郭公子,真是抱歉,这里是我家少爷出入的地方,还望二位多多包涵,往那边门走。”

    郭淡立刻看向朱翊鏐,好似说,这你还不弄他。

    哪知朱翊鏐却道:“也就是说你家公子在里面。”

    “是的。”

    朱翊鏐手往那边门一指,道:“进去吧。”

    郭淡不可思议道:“王爷,你身份恁地尊贵,怎能这般屈辱的离开。”

    朱翊鏐道:“你凭什么说我,你还是五条枪的东主。”

    “对啊!我特么是东主,凭什么。”

    郭淡说着又尴尬的挠挠头:“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应该的,他为我赚这么多钱,我当然应该迁就他。”

    二人老老实实的从侧门入得五条枪总部。

    走过一条蜿蜒小道,听得一阵叫好声,只见一个绝色公子身着白衣,头扎紫色头巾,手持弓箭的立于中间。

    周边一群舔狗。

    郭淡惊讶道:“原来朱公子还会射箭?”

    “这你都不知道么?”

    朱翊鏐一脸鄙夷道:“他那么怕脏,故此从不与人近身搏斗,我们小手打架的时候,一般都是我跟荣弟、刘荩谋冲在前面,他就躲在后面用弹弓攻击,所以他的弓箭和弹弓都玩得非常好,而且跑得也非常快。”

    徐继荣是t。朱翊鏐、刘荩谋近战dps,朱立枝远程dps。如果再加上我这个治疗输出。

    可真是完美的组合。

    郭淡小小感慨一番,走上前去,招手道:“朱公子。”

    话音未落,就见几个大汉上前。

    郭淡赶忙手一抬,道:“你们别抬我屁股,我自己来。”

    他老老实实的换上立枝牌专用鞋。

    朱立枝见他们来了,将弓箭递给身边的随从,他身边的管家立刻驱散周边的舔狗。

    “朱公子,你知道我方才看见了什么吗?”郭淡走上前,煞有其事道。

    朱立枝道:“什么?”

    郭淡道:“我看见刘荩谋利用你的名声在外面招摇撞骗,谋取钱财,这你能忍?”

    朱立枝道:“招摇撞骗倒是谈不上,他只是收取额外钱财,帮人插队罢了。”

    原来结婚画已经成为大富人家的标志,不仅仅是年轻人,就连不少老年人也要为自己画一幅,因为画得实在是太像,谁不想多留几幅画像作为纪念。

    他们都跑来这里求画。

    朱立枝凭借结婚画一跃成为京师的天皇巨星。

    这预约都已经排到明年去了。

    郭淡惊讶道:“原来你知道,那还任他胡来。”

    朱立枝道:“他一直都是如此,我也已经习惯了,而且对我而言,帮谁画都是画,没有差别。”

    “好你个郭淡,竟然挑拨我们兄弟的感情。”

    只见刘荩谋突然从一棵树后走出来。

    郭淡见到这厮,当即气急道:“你还有脸出来,你天天在这里收烂钱,马赛区那边你就不管了吗?”

    刘荩谋当即怒道:“你还好意思跟我提马赛,那马赛都关了大半年,就你每月给的那点钱,我要再不自己出来找点财路,我就得上街讨饭了。”

    竟然嫌我给得少?我特么也就不能跟朱立枝比。郭淡身为商人,自然知道刘荩谋能够在这里捞不少油水。

    朱翊鏐突然道:“郭淡,你那马赛区什么时候开,本王找来得那些歌妓,都快变老了。”

    “不至于吧。”

    郭淡斜目一瞥,心道,玩厌了就玩厌了,还什么变老了,可真是不要脸。道:“别急,别急,我这回赶回来,就是为了马赛区得开张。”

    刘荩谋道:“关于宣传的事宜,我们都已经做完了,就等你来决定。”

    郭淡瞧了眼刘荩谋,心道,既然你已经把事做好了,那你想干嘛就干嘛吧。左右看了看,道:“怎么没有看见小伯爷?”

    刘荩谋哼道:“他可不会来这里。”

    “为何?”

    “在这里只有立枝装逼,他怎么会来。”

    “这倒也是。”

    郭淡点点头,突然瞟了瞟朱立枝,笑呵呵道:“朱公子,有件事我想与你商量商量。”

    朱立枝道:“什么事?”

    “你应该知道,我打算在怀庆府开一家学院,想请你去坐镇。”

    “不去。”

    “为何?”

    “那里太脏。”

    “!”

    郭淡一脸郁闷,又道:“那你挂个名总行吧,你都允许老刘这么败坏你的名声,在我学院挂个名,可比这正当的多。”

    就如今朱立枝得名气,不利用利用,那真是对不起自己。

    刘荩谋怒视郭淡一眼,轻咳一声:“立枝,这挂名可也得收钱。”

    朱立枝道:“那你去跟他谈吧。”

    “老规矩。”

    “嗯。”

    “什么老规矩?”

    郭淡有些懵逼。

    朱翊鏐道:“就是五五分账。”

    真是岂有此理,竟然阴到我头上来了。郭淡不禁恼羞成怒,突然又想起什么来,问道:“那之前老刘收得那些烂钱?”

    “当然也是五五分账,我也被他们分过一次。”朱翊鏐没好气道。

    刘荩谋得意地直笑。

    “你们你们我郭淡甘拜下风。”郭淡当即抱拳一礼。

    ps:对不起,来晚了,昨天晚上出去吃个饭,结果回来拉肚子,如今腿都是软的,真t日了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