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布置
    拿下樱城之后宁军向北的路就算初步打通,整个左中州岛的门户打开,有了樱城这座大城宁军就能在桑国的土地上迅速建立一座后勤基地。

    以大宁的国力,可想而知用不了多久这里就将成为物资之城。

    拿下樱城之后沈冷并没有立刻率军进击,而是在等,他需要等待后续的队伍支援上来。

    大战之后的第四天,水师运兵船将东征大军的后续队伍一船一船的送到岸边,来自辽北道战兵和连山道的战兵总计将近二十万人和沈冷汇合。

    辽北道战兵将军耿中值,连山道战兵将军韩松柏,两个人一进樱城看到这满目疮痍心里都一震,这一仗是打的多惨烈,残垣断壁尸山血海。

    他们进城的时候战场还没有清理干净,还在一车一车的往城外运送尸体,都是桑人的。

    当这两位将军听说沈冷和孟长安一战灭了樱城数十万守军之后,心里的震撼更加巨大。

    他们两个还从来都没有跟过沈冷作战,这两位战兵将军对孟长安更熟悉一些,虽然也只是例行询问军情的时候见过,孟长安身为东疆大将军,这两位战兵将军都是他直属手下,东疆诸道的战兵都归孟长安节制。

    第一战的时候,宁军攻破了桑军在樱城之外的防线,那一战杀敌七八万人,大概有十余万左右的乌合之众当时就逃走了,还有十余万左右的人想回樱城却发现城门已经关闭,这些来自桑国各地的囚徒流寇也选择了逃离。

    城外一战后,灭敌七八万,二十一二万逃走,城中城下的桑军大概还有二十万人之众。

    这二十万人,硬生生被沈冷和孟长安堵在一个逼仄狭窄的地方屠杀殆尽。

    而且只用了三天。

    “我们如果此时进军向北的话会经过几处关隘,比较难打的我都已经在地图上标注出来。”

    沈冷指了指地图:“向日山,大部分从樱城败逃的人都去了那边,向日山是桑国左中州岛一座重要的粮仓所在,如果拿下向日山的话大军的粮草补给就不用过度依赖后方支援,所以向日山是一定要打的。”

    他的手指落在第二个地方:“金阁郡,这里有桑兵数万驻守,是樱城之后向北的门户,打下金阁郡之后,在地图上来看是一片平原,没有山峦,没有关隘,所以我们可以长驱直入,不打那些坚城,直接绕过去杀到桑国的京畿道。”

    “第三个地方。”

    沈冷道:“这里海野郡。”

    孟长安点了点头:“向日山是粮仓重地必须打下来,正因为那边粮食多,所以樱城这边超过二十万败兵都去了向日山,主要是有的吃不担心挨饿。”

    沈冷道:“那粮食是我们的,不能让他们糟蹋了,二十几万人在那胡吃海塞的,我心疼。”

    两位战兵将军互相看了看,心说这还没打呢,向日山粮仓就已经是水师大将军的了,水师大将军名不虚传。

    孟长安笑了笑继续说道:“向日山人多,但多数是乌合之众,两位将军就先拿向日山练练手吧,让战兵也适应一下桑人的打法。”

    耿中值和韩松柏同时俯身道:“尊大将军安排。”

    孟长安指了指沈冷:“他是东征主帅,我刚刚说的是替他安排。”

    耿中值和韩松柏又连忙转身朝着沈冷行礼:“尊大将军军令

    。”

    沈冷摆了摆手:“不用拜来拜去的,麻烦两位将军,你们部下兵力加起来大概有战兵十万,辅兵民勇都加起来也差不多十万,兵力与向日山桑军基本相当,虽然对方多事流寇囚徒但也不可小觑,粮仓重地,还要谨防他们狗急跳墙烧毁粮食,不过你们的辅兵我可能要抽调出来一些。”

    “是!”

    两个人同时应了一声。

    沈冷道:“金阁郡最难打,从目前得到的情报看,其中至少有守军三万,城墙坚固,储备充足,更难打的是金阁郡前边又一条松望河,河道很宽,要想攻城就要先渡河,桑军是不会让我们顺利过去的,我看地图上的标注距离,松望河距离城墙大概三里,可算是护城河,在南岸我们的抛石车够不着城墙。”

    他看向那两个战兵将军:“所以我要抽调二位军中的辅兵,协助东疆刀兵搭建浮桥,浮桥必须要造的宽大稳固,不然弩阵车和抛石车都过不去。”

    “是!”

    耿中值和韩松柏道:“大将军要调多少人,只管下令。”

    “从你们两个军中各抽调一万辅兵,你们觉得可以吗?”

    “我们没问题。”

    沈冷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就我来打金阁郡。”

    孟长安一怔:“为什么是你打?你不应该去海野郡吗,英条柳岸在海野郡。”

    沈冷道:“你放出去的人,你去给他撑腰。”

    孟长安道:“凭什么?”

    沈冷:“你收人家钱了。”

    孟长安:“”

    沈冷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不用去打,带着东疆刀兵大军就驻扎在海野郡城外,让桑人都看看,刀兵大将军孟长安亲自带着人去给英条柳岸站台了。”

    孟长安叹道:“这就是为什么那点钱你都给我了的原因吗?”

    沈冷道:“你想的太多了,那点钱我不要纯粹是因为我嫌少,和现在没什么关系。”

    孟长安:“”

    沈冷道:“现在桑国分成两部分,一大部分人还在高井原那边,一小部分人选择支持英条柳岸,如果高井原调派军队进攻英条柳岸的话,他撑不住,所以你得站在他身后,不打只看着,桑人也会犹豫再三。”

    两位战兵的将军站在旁边认认真真的听着,大概明白了沈冷的意思。

    刀兵去海野郡驻扎,桑人就会真的因为英条柳岸是大宁要扶植起来的桑国皇帝,毕竟大宁出征之前就是这么说的,打的口号就是为英条柳岸讨个公道。

    英条柳岸很多年前就在大宁求学,大宁坚持认为高井原是敌人而英条柳岸可以算作朋友,高井原谋逆叛国,大宁有必要为朋友出兵夺回江山。

    这个口号桑人当然不信,可是现在刀兵摆在那的话,就会有一部分人信。

    桑人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就会冰火两重天,一部分骨气硬的桑人会觉得英条柳岸这是出卖了桑国出卖了桑族,会将英条柳岸视为叛徒。

    而另外一部分害怕被大宁灭国的人就会选择投靠过去,想想看,害怕死的这部分人,大多数应该都是桑国的名门望族,是大户,是有钱人。

    他们有能力在两边下注,一部分押注在高井原身上,一部分押注在英条柳岸身上。

    孟长安看了看沈冷:“我可以不去吗?”

    沈冷:“我是主帅啊,主帅牛-逼。”

    孟长安叹了口气。

    沈冷道:“你想想,那是多好的事,你到了海野郡之后就派人告诉英条柳岸你军中粮草不足,你是为了帮他来的,是替他来打仗的,他当然要向刀兵供应粮草,给了你粮草你再要钱,你说总不能我们大宁的战兵来桑国帮你打仗连军饷都没有,他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应该还是会给你军饷。”

    孟长安点头:“你早说不就完了吗,跟英条柳岸要钱这事我熟,这部分我了解。”

    沈冷瞥了他一眼。

    孟长安道:“要了粮食要了钱,如果高井原真的派来大军攻打海野郡的话,我们只袖手旁观?”

    沈冷道:“人性呢?你拿了人家的粮食和钱,人家被打了你在旁边袖手旁观?”

    孟长安:“唔,摇旗呐喊。”

    “对嘛。”

    沈冷道:“总是要给人家助威的”

    孟长安道:“好吧,那我现在回去整顿一下军备,后天我率军去海野郡。”

    沈冷点头:“耿将军和韩将军两位不用着急,乘船渡海刚到,所以休整几日。”

    耿中值笑道:“那些小崽子们在船上航行多日早就已经憋疯了,不用休整,我们可直接率军去向日山。”

    “也好。”

    沈冷道:“两位将军准备好了就出发,战事可酌情处置无需向我请示。”

    “是!”

    两个人同时行了个军礼,然后转身离开大帐。

    沈冷看向孟长安道:“我现在觉得我真是个恶人了你到了海野郡之后要粮要钱,等这些东西到手之后”

    孟长安点头:“我知道,英条柳岸得死。”

    英条柳岸的作用到此为止,大宁以替他出气帮他夺回江山为名出征,如果他不死的话,仗到后来怎么打?英条柳岸死,大宁就可以改个口号了。

    为英条柳岸报仇而继续征战,直到把英条柳岸的仇人杀光为止。

    “我知道怎么做。”

    孟长安道:“你去金阁郡要小心些,那边的地势对于进攻来说格外不利,河滩两侧土地松软,不利于架设抛石车,就算是过了河之后架设,远离河之后距离城墙不过二里,这二里的距离是城墙上重弩的覆盖之下。”

    沈冷点头:“我知道,等到了松望河之后看看再说。”

    孟长安点头:“打下来金阁郡之后就可直接进军京都,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打完了之后你就要回长安了。”

    他看向沈冷认真的说道:“别跟小时候似的,什么都掏心掏肺,回长安之后你整日都在各方之中周旋,以你的性子倒是略微比我强一些。”

    沈冷大笑。

    孟长安道:“回长安之后你必是禁军大将军,要为自己想好,别老想着别人。”

    “知道了知道了。”

    沈冷推着孟长安往外走:“快去准备队伍然后去讹你的钱,跟老太太似的,好啰嗦。”

    孟长安:“你算了,你自己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