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 盛世清歌(终)
    从丰州之地回来之后,夜安歌明显感觉到清魄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望着她的目光依然专注,可那眼中似乎带着一些不会轻易被人觉察的占有,就像是多年前两人初遇时那般。

    而对于清魄的这个转变,其实觉察到的人不仅仅是夜安歌而已。

    墨淸等人老早之前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清魄黏着夜安歌的程度甚至比王爷黏着王妃还要严重!

    王爷好歹有正经事要做的时候,还是能够暂时离开王妃一会儿,可是对于清魄来讲,好像他的正经事就是守着小郡主。

    开始的时候,墨淸他们怕他图谋不轨,万一一时唐突了他们小郡主就不好了,是以便一直在暗中盯着。

    后来渐渐地,他们发现清魄倒是极守规矩,一直对小郡主的吩咐和要求言听计从,从来没有半个不字!

    甚至原本他们以为他是个哑巴,不想后来也在小郡主的面前开口说了话。

    方至如今,清魄一直跟随在夜安歌的身边多年,墨淸他们隐隐觉得,他的初衷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

    或许在清魄的心中,他依旧想要将小郡主绑在他自己的身边,就像多年前初见时一样。

    但是这样的想法,就注定了只能是个想法,永远不可能有付诸实现的一日!

    如今的夜安歌已经是将笈之年,也是到了该要议亲的年纪,毕竟连夜安陌都已经娶了媳妇儿,她的婚姻大事也耽误不得。

    正是因为瞧准了这一点,如今朝中诸位大臣的大家倘或有适龄的少年,均是巴不得整日的在靖安王府门前晃悠,为的就是能够博得夜安歌的好感,进而成为王府的夫婿。

    虽说靖安王的性子古怪了些,可是倘或真的能够入了郡主的眼,日后等待他们的便是飞黄腾达,锦绣前程!

    可不知是为何,那群人也就只敢在王府的门前晃悠一番,却是根本无人敢进门求亲。

    毕竟靖安王的身份摆在那,这朝中除了陛下,便也只有他是主事之人,更何况,夜安歌自小的生活和待遇便足以比肩公主,这又有何人敢轻易迎娶呢!

    不过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他们根本摸不透这位小郡主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她的身上有一股很强大的气场,若非是一个同样精明强干之人,只怕稍稍近身便会被她的满身风华所掩盖。

    但是到底什么样的男子才能够将她比下去,这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而且她的身边常年带着一名玄衣少年,几乎与她寸步不离,是以丰鄰城中便开始有种种传言,说是郡主与这护卫两情相悦,可是王爷嫌弃他身份低贱不同意,是以郡主才迟迟不肯挑选夫婿。

    这样的消息墨锦绝对不会让其传到夜安歌的耳中,是以早在她听闻之前,他便已经派人解决了。

    谣言既是本为谣言,便可知其真假性。

    只是这个谣言墨锦倒是好判断,可他心里不确定的是,即便小郡主没有心仪清魄,那清魄呢?!

    他们可都是过来人,活到如今这般年纪,虽然不至于说老有所觉,可到底也见了些世面。

    不管清魄是不是心仪小郡主,至少在他的心中,小郡主是与众不同的!

    既是连他都能看出来,想必王爷和王妃心里也是极为清楚。

    可至今未曾见他们说什么,想来也没有对此表示反对,虽然心里不大痛快清魄瞧上了他们家小郡主,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对于地宫的这些人来讲,他们的确是觉得清魄配不上他们家小郡主,但是不仅仅是针对清魄而已,而是针对所有人!

    任何敢肖想他们家小郡主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敌人出现在了他们的内部!

    这一年的冬日,丰鄰城中下了好大的雪,永宁帝在宫中办了家宴,夜安歌难得被骗喝了十分的烈性的酒,不过一杯下肚,便觉得脑子有些晕晕乎乎的感觉。

    清魄扶着她走出了大殿,想着陪她在外面略散一散酒气,不料她竟是忽然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见状,清魄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准备将她抱起来,却忽然听见她声音极轻的响起,“清魄,你背着我吧!”

    听闻夜安歌的话,清魄半点不敢迟疑,稳稳的将她托在背上,背起她便向前走去。

    她没有说去哪,他也没有问,两个人就这般静静的向前走着,看着眼前片片飘落的雪花,夜安歌忽然丢掉了手中的油纸伞,眸光精亮的望着空中。

    或许是因为落雪的缘故,整个皇城恍若忽然安静了下来,静谧的夜里,让人的心似乎都安宁了。

    清魄一言不发的背着夜安歌,慢慢的走在高高的宫墙下,清冷的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却亲密无间的宛如一人。

    看着清魄的头上渐渐落上了一层白雪,夜安歌忽然无声的扬唇一笑,眼中似是缀满了漫天的繁星一般。

    她慢慢的伸出手去想要将他头上的雪拭去,可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上,果然一片冰凉,可她却像个孩子一般笑的开心。

    似乎是察觉到了夜安歌在笑,清魄想要转头看看她,却发现她忽然倒在了他的肩膀上,似是要睡去了一般。

    “清魄……”夜安歌的声音软软的响起,在这般静谧的夜中,显得格外的醉人。

    听到她声音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清魄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什么,却快的让人难以察觉。

    尽管清魄没有应声,可是夜安歌却知道,他在听!

    “你喜欢雪吗?”她和兄长都是夏季时出生,可她却很喜欢冬天。

    喜欢看着大雪纷飞的样子,整个世间都被装点成了白色,那景象当真美极了。

    闻言,清魄的脚下似乎稍稍顿了一下,可是夜安歌迷迷糊糊的,却并没有感觉到。

    喜欢雪吗?

    我只喜欢你!

    “我很喜欢雪……”说着,她微眯着眼看着清魄落满头的雪花,唇角不自觉的就挂着一抹笑意。

    风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陛下今日问我可有中意的夫婿人选,他可以为我指婚。”

    夜安歌的话音方落,清魄的脚步顿时顿住,他微低着头站在雪地里,却仍旧没有说话。

    感觉到原本摇摇晃晃的身子忽然停下,夜安歌有些奇怪的对他说道,“怎么不走了?!”

    说完,她便又感觉背着她的人再一次迈出了脚步。

    她心满意足的趴在他的背上,想到今日与陛下的对话,她的眉头不禁微微蹙了起来。

    “可是清魄……我不想嫁人!”

    为何一定要嫁人呢?

    “清魄,我娶你,好不好?”说着话,夜安歌忽然自己低低的笑了起来,似乎被自己这般惊世骇俗的想法给逗笑了一般。

    “好!”

    或嫁或娶,他都不在意,只要对方是她就好!

    不远处的夜倾辰手持一把油纸伞,另一只手拥着慕青冉站在雪中,两人遥遥望着宫墙下的两人,目光渐渐变得温软。

    “清魄真的连你都打败了?”慕青冉的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似乎打败夜倾辰,是一件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

    “平手!”不过能够与他打成平手,便算是那小子赢了。

    “歌儿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吗?”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眸中似是有些无尽的担忧和愁绪。

    闻言,夜倾辰不觉将她搂的更紧,“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是我多虑了,我们的歌儿,必然有能力完成她自己心中所愿。”

    只有歌儿的愿望达成了,那他们的心愿便也可实现了。

    “那青冉所愿为何?”

    听闻夜倾辰的话,慕青冉微微仰起头望着他,眼中流光璀璨,唇瓣淡淡含笑,“惟愿天下苍生,万里山河,不负这一场盛世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