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930章 选择,有我陪着你
    第930章?选择,有我陪着你

    凤无忧让成思安传了话,自己却没有等成思安,她去了长孙云初住着的地方。

    长孙云初一到这里就被安排在很好的地方,但好在柳城的人对长孙云初和慕容毅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也没有什么人来为难凤无忧。

    负责长孙云初一切用度的,就是她的贴身丫鬟烟画,一见凤无忧来了,就立刻把凤无忧往里面引。

    长孙云初刚给孩子喂完奶,正把他往小床上放。

    一见凤无忧,也连忙招呼。

    凤无忧过去先看了看孩子。

    这孩子是个有神气的,出生之后就一路奔波,但却好吃好睡,现在小脸都已经养得圆圆润润的了。

    伸着指头戳了戳他的小脸,凤无忧才和长孙云初坐到了外面。

    她看着长孙云初,斟酌了好几下,也没把话说出来。

    倒是长孙云初说道:“无忧,我爹娘他们……”

    “长孙国公和夫人很好。”凤无忧连忙说道:“这会儿,估计已经快到燕云了。”

    她救出长孙国公之后,立刻就命人连夜送走了。

    长孙国公也知道没有他们,凤无忧在宗庙那里才更放得开手脚,所以一点拖泥带水都没有。

    这种利落的性子,倒是让凤无忧对长孙国公观感更好了一层。

    “那就好……”长孙云初点了点头。

    有些感情,她已经不去奢望了,现在她心里记挂着的,除了儿子,就只有父母。

    凤无忧正想就着话题接着说下去,却忽然间,烟画从外面急匆匆地冲进来。

    “小姐,凤女皇,国公爷和夫人来了!”

    “什么?”凤无忧猛地站了起来,紧盯着烟画。

    烟画都快哭出来了,却还是再次说道:“他们真的来了,就在外面,是慕容城守亲自带进来的。”

    片刻之后,凤无忧和长孙云初在慕容毅见客的大堂中见到了长孙国公和长孙夫人。

    不只慕容毅在,萧惊澜也在。

    此时所有人都沉默着,明明厅中有四个人,却静的落针可闻。

    “长孙国公。”凤无忧一步迈进去。

    长孙云初也失声叫道:“爹,娘!”

    她向来注重礼数,但这一次,却连给慕容毅先行行礼都忘记了。

    长孙夫妇听到声音立刻抬头,见到长孙云初的一瞬间,长孙夫人直接起身,小跑着迎上来。

    宗庙发生的事情,她全都听说了。

    长孙云初在那么危险的时候生产,后来又舟车劳顿,也不知,有没有伤到身子。

    长孙云初之所以赶去宗庙,就是因为听说她爹娘要在那里被处斩,甚至还亲眼看到了她爹的人头。

    虽然后来从凤无忧那里知道那个人根本不是她爹,她的爹娘也早就被救出去,但心头一直都悬着。

    直到此时亲眼看到,才终于放下心。

    想到他们从计划离开西秦开始,到如今再次相见,就像是一场梦,长孙云初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

    她是个很坚强的女子,就算是遇到极痛苦的事情,也总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可是此时此刻,却终于是忍不住了。

    凤无忧没有去看长孙云初和长孙夫人,而是看向了长孙国公。

    她记得很清楚,她走的时候,是命令云卫将长孙国公一路送到燕云,可是现在,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长孙国公面上露出几分惭愧之色,他转头看向屋中的另外两人:“皇上,燕皇陛下,老夫想和凤女皇以及小女单独谈谈。”

    萧惊澜看着长孙国公,足足数秒之后,才一转身,径直走出了房间。

    而慕容毅也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之后,同样离开。

    人都走了,偌大的房间之中,只有长孙一家和凤无忧。

    凤无忧吸了一口气,才问道:“长孙公爷已经决定好了?”

    长孙茂面上羞惭之色更重,他忽然一撩袍子,在凤无忧身前跪下了:“老夫有负凤女皇的搭救之情。”

    凤无忧和萧惊澜为了他们一家,可谓是费尽心血。

    凤无忧当初为了救他,为了保住长孙云初,更不惜以身犯险,先入于周文府邸,又上皇家宗庙。

    宗庙里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听说了。

    若不是有凤无忧,别说他与夫人性命难保,就是云初……只怕也早已一尸两命。

    他当然知道凤无忧和萧惊澜是希望他们去燕云的,可他们却以死相逼,硬是逼着云卫离开,转道来了柳城。

    若是他再年轻一些,也许真的会去燕云,看着萧惊澜如何闯下一片天地。

    可是他老了,他的儿子又已不在,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他同意先去燕云,其实是抱着希望,让萧惊澜想办法把长孙云初也带出来。

    可是如今皇嗣生下,以长孙云初的性子,断然再没有可能离开西秦。

    他怎么能真的把长孙云初一个人扔在这里?

    难道,真的要她从此孤家寡人,连个可以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吗?

    另一侧,长孙夫人见状,也一起跪下:“凤女皇,是我们夫妇对不起你。”

    长孙云初一怔,但很快就想明白,她爹娘这是决定要留在这里。

    眼眶瞬时就是一酸。

    她可以冷静至极的劝她爹娘离开,却不意味着,她心里不想和他们在一起。

    先前凤无忧说她爹娘已经快要到燕云,她放心与心酸的情绪,其实是一半一半。

    可是现在,她的爹娘却又回来了。

    这是为了什么,还用说吗?

    她又怎么可能感动?

    身子一转,立刻也要跟着一起跪下,可是却被凤无忧一把拉住。

    “你就别跟着添乱了,还不帮我把人扶起来。”凤无忧有些无奈。

    长孙云初从来都是最聪明的人,怎么现在也开始胡闹?

    跪人很好玩吗?

    长孙云初心情难得轻松了一下,两人一人一个,把长孙夫妇扶了起来。

    “凤女皇……”长孙国公仍是羞惭难当。

    凤无忧道:“国公并不欠我什么,既然国公做出了决定,那按着自己的决定行事便好。”

    长孙国公道:“凤女皇放心,老夫只是想多陪陪女儿,从前是什么样,今后就还是什么样,绝不会领兵打仗,也绝不会与小元帅为难一丝一豪。”

    也许,这是他仅有的能做的了。

    谁知,凤无忧却连连摇头。

    “国公爷这么想就错了。你留在西秦,便要做云初和你小外孙的靠山,一个闲散公爷,有什么可以依靠?”

    长孙国公嘴唇微张。

    凤无忧又说道:“况且,如今蛮人占了北面,秦皇正是用人的时候,这种时候,国公爷不出力,难道要等着其他人出了力,再把女儿送入宫中吗?”

    长孙国公心头咯噔一下。

    他竟没想到这一层,他一个活了几十岁的人,还没有凤无忧一个十几岁的丫头想得明白。

    他仔细打量着凤无忧,见她平和淡定冷静,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她今年其实连十八周岁都未到。

    他本来就很欣赏凤无忧,此时更添一抹赞赏,说道:“小元帅当真是个有福之人。”

    凤无忧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魏永铭,还有很多萧家军中的老将,就经常说。

    但每次听到,她的感受却都如一。

    并不是萧惊澜有福,而是他自己首先就很厉害。

    若非如此,她又怎么能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

    长孙老公国想了想又说道:“小元帅那边……”

    先前萧惊澜可是直接冲到了这里,可是看到他之后,却又一语不发。

    他当年可谓是看着萧惊澜长大,自然知道,萧惊澜心头的失望。

    “我会去说。”凤无忧也想走萧惊澜先前的样子。

    这个男人,看着强势,但其实心思细腻。

    所以,在杀了林飞轩之后,才会一个人呆在父兄练武的小院子,会情绪外露到需要抱着她来缓解。

    长孙国公看着他长大,又在他落难之时暗中多有照拂,在萧惊澜心底,这可算是硕果仅存的长辈。

    他接长孙茂去燕云,是想好好安排他们的后半生的。

    可如今,长孙茂却突然回转,萧惊澜心底就算明白,可感情上却也一时难以接受。

    长孙茂看着凤无忧,也只能点头。

    凤无忧不打算再打扰他们一家的相聚,又随意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告辞离开。

    出去的时候,没有见到慕容毅。

    他初初安定,要做的事情极多,自然也就极忙。

    但走了没多远,就看到萧惊澜在路上等他。

    凤无忧快步迎上去:“还在生气?”

    她笑问道。

    萧惊澜牵住她的手,淡声说道:“是我一时想岔了。”

    长孙云初是慕容毅的妃子,又生了皇嗣,长孙国公一家自然在西秦是最好的。

    只是,长孙国公有着太多和萧惊澜父兄一起时的回忆,这对萧惊澜是一个念想,所以他才会一时没控制住。

    “知道就好。”凤无忧哼了哼:“你现在有我陪着,别想些其他乱七八糟的人。”

    那傲娇的小模样……

    萧惊澜失笑,捏了捏凤无忧的手:“也不嫌害臊。”

    嘴里羞着凤无忧,但心情却莫名地变好了。

    牵着凤无忧,慢慢悠悠地往自己住的地方走。

    后面不放心追出来长孙国公看到,一时感慨万千。

    “怎么样?”长孙夫人也追了出来。

    “没什么事。”长孙国公看了一眼自己的夫人,想了想说道:“小元帅……长大了。”

    所以,不需要他们这些老家伙陪伴照拂操心了。

    他身边,已经有了能陪伴他的人。

    凤无忧和萧惊澜一路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凤无忧去找长孙云初,本来是想最后再问问她要不要去燕云,但现在,显然已经不用问了。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路要走。

    长孙云初一开始就已经选好自己要走的路了,就算她们是朋友,凤无忧也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她。

    他们这一次,没能及时地阻止住蛮人,但好在现在的结果,也并不是太坏。

    长孙云初是凤无忧在西秦最后一件挂心的事情,如今解决了这件事情,她就再没有什么要操心的。

    所以,她想家了。

    想那个在梧州,虽然不是太豪华,但是有萧惊澜和他一起的家。

    不知不觉间,他们离开梧州,已经又是将近两个月。

    此时,天都已经转暖了。

    虽然西秦和燕云现在仍是敌对状态,但凤无忧知道,慕容毅这一次不会为难他们,最多再三两天,他们就可以乘船东去,一路到芳洲。

    带着这种轻松的心情,凤无忧和萧惊澜一路都很轻快。

    可是刚回到院里,云九就急匆匆迎上来。

    “皇上,皇后娘娘……”他不知是真是假的面容上一片焦灼之色:“燕云来信,青羊关失陷。”

    第十四卷·千里奔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