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928章 消失,有多少个五十二年
    第928章?消失,有多少个五十二年

    听到慕容毅说凤无忧安排的那些,周围好些人都忍不住低下头,忍着笑。

    不知,明天早上蛮人看到凤女皇安排的那些人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凤无忧倒是没笑。

    “快过河吧!”她说了一句。

    两道浮桥过人的速度极快,慕容毅都到了这里,说明营地里已经没有别人。

    不然以他的性子,肯定不会过来的。

    眼见着连维持秩序的士兵都开始迈上浮桥,慕容毅、凤无忧,萧惊澜等数人,也终于开始上桥。

    经过一夜紧锣密鼓的行动,此时,天色如墨,可遥远的地平线边,却已然开始有一丝微光。

    天,就快要亮了。

    蛮人军营里,天才微微亮,就已经开始埋锅造饭。

    夏平宁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西秦军留在这里,今天这一整天,她都会命令手下人猛攻。

    蛮人大军很快吃过早饭,整理完毕。

    夏平宁亲自到了阵前。

    不远处的西秦大营虽然只是临时扎下,但却帐篷林立,秩序井然。

    在帐篷中间,还有穿戴着盔甲的士兵,在来来回回地巡逻检视。

    相比蛮人这边七零八落的样子,不知要好多少。

    夏平宁心头一阵无力。

    她的底牌很充足,可同时,也很匮乏。

    她实在是太缺乏好的将领了。

    想当年大周强盛的时候,她何曾想过,她竟会有一日连一个懂得带兵打仗的将领都找不出来。

    但好在,她还有时间。

    只要灭了慕容毅之后,她有大把的精力来处理这件事情。

    “母神,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将领前来向她汇报。

    “先去把那些铁蒺藜处理干净。”夏平宁收回心思,淡声下令。

    属下立刻听命前去。

    数百执着大盾的蛮人士兵排成阵形,小心翼翼向两营阵中走去。

    铁蒺藜落点足有四五十米的范围,而且完全在西秦军的弓箭射程范围内,他们自然要做好防护。

    从进入射程范围开始,蛮人就把盾牌举得高高的,做好了全副防护。

    可一直到他们走入蒺藜阵中,都没有哪怕一支箭射出来。

    “母神,似乎不太对劲。”夏平宁身边的人皱眉说道。

    铁蒺藜都是西秦士兵以臂力扔出来的,根本扔不了多远。

    他们大军现在的距离,离西秦大营已经极近了。

    西秦军到现在还不射箭反击,难道就不怕他们趁着这个机会,直接举大宫冲进去吗?

    “他们会不会还有什么阴谋诡计?”又一个蛮人说道。

    他们对前一日战争中的场面还历历在目,那些并不复杂,可却非常有效的小法子,着实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夏平宁没有回话,只是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军营。

    军营里,巡视的士兵仍在来回走着,虽然隔得太远看不太清,但那里面有人,却是可以确定。

    可是,那里面明明有人,也绝对可以看到蛮人靠近大营的举动,却没有一个人转脸向他们看一眼,更没有任何一人发出警示的举动。

    就好像,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似的。

    夏平宁脑子里猛然冒出一个非常不可思议,但却又极为可能的念头。

    “糟了!”她猛地从车子上站了起来。

    “冲过去!”她伸出有如枯枝般的手指,嘶声叫道l:“所有人,立刻给我冲进西秦大营!”

    “母神……”身侧蛮人吃惊地看向夏平宁。

    这可是西秦的大营啊,他们前一天死了那么多人,难道母神忘了吗?

    他们做了那么多准备,还死了好多人,现在就这么冲过去,岂不是给西秦人当靶子?

    “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夏平宁早已失了冷静,大声吼道:“快点去!”

    周围的蛮人都一脸惊诧。

    母神大人在他们的心目中向来都是无所不能高高在上,还从来未曾见她这样失态过。

    但这么多年下来,他们早已形成了对母神命令言听计从的习惯,虽然对她的命令不解,还是下令道:“冲!”

    原本只是派去收拾铁蒺藜的那些人也不理会那么多了,只是随意地清出了一条道路出来,就挥舞着兵器向前冲去。

    他们心头也担心会遇到西秦士兵的阻击。

    可是直到他们冲到营寨前面,把营门都拉倒了,也没有任何一支箭射出,任何一个人出来拦他们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蛮人面面相觑。

    负责的一个将领想到什么,忽然冲向离他最近一个营帐,一刀劈开了帐帘。

    空空如也。

    怎么可能!

    他不甘心,又接连劈开了几个营门,可是留给他的,除了来不及带走的杂物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可能……”他看着这一个又一个的空营帐,喃喃自语。

    好几万人啊。

    他们昨天还和这些人打了一架,可是一夜之间,这些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他们到哪里去了?

    “人呢?”夏平宁的声音,也尖利地响起。

    她亲自到了西秦阵中。

    方才看到没有人还击的时候,她就隐隐觉得,这里面该不会是没有人了。

    可那也只是想想而已,此时亲眼看到,她却还是不能相信。

    “母神……找不到人。”一个蛮人将领低头回话:“一个人也没有。”

    “不可能!”夏平宁眼中几乎冒出火来:“他们还有哨兵,我们明明看见的!”

    那些人来回行走,不止是夏平宁看见了,所有人都看到了。

    正说着,忽然一阵咩咩地叫声传来。

    夏平宁循声转头。

    羊,这种地方,哪里来的羊?

    可看到那些羊之后,夏平宁却气得,将指甲狠狠抓入了自己座车的木质扶手里。

    营地里的确是有羊,而且,每一只羊身上,都绑着一个连接在一起的全副铠甲。

    这铠甲只有上半身,连着羊本身的高度,在外面看来,就有如一个成人身高一样。

    营地外面有工事遮挡,根本看不到下半身。

    也就是说,他们方才以为在来回巡视的西秦士兵,事实上,全都是这些绑着铠甲的羊。

    “慕容氏!”夏平宁目眦欲裂,厉声低吼。

    “母神大人,我们该怎么办?”蛮人将领面色也是万分难堪。

    他既因为这些人凭空消失而诧异,又因为被人耍了一道而满心怒火。

    母神说的没有错,天岚大陆虽然是一块好大陆,但上面的人,却实在是太邪恶和狡猾了。

    夏平宁咬着牙,好一会儿才平息下自己的心绪。

    “去找。”她阴声说道:“这些人不会长翅膀,也不会凭空消失,一定是逃到了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蛮荒的勇士有方法,也有能力把他们找出来!”

    说着话,她脑中念头一闪,又伸手指向上游方向,道:“去那个方向,神告诉我,他们往那个方向逃了。”

    这话,其实说起来可笑。

    背面是江,她在下游的方向派了人,正面又有蛮军大营,西秦若是要逃,只能往上游方向。

    这其实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根本无所谓神不神的。

    但蛮荒人都已经习惯了从夏平宁这里得到教导,夏平宁这么说,他们不仅不会想到这只是一个简单判断,反而认为,这是夏平宁能与神沟通的证明。

    毕竟,在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头绪的情况下,夏平宁却能立刻指出这些人逃跑的方向。

    有了夏平宁的指示,蛮人将领立刻组织人往上游的方向追击。

    夏平宁不放心,自己也跟了上去。

    他们才走没有多远,忽然之间,江面之上燃起一片熊熊火光。

    江水十八弯。

    平江也不例外,一路向东的过程中,有数个大弯。

    慕容毅等人扎营的地方,与他们过河的地方,就有一个近乎九十度角的巨大回弯。

    回弯极好的掩饰了浮桥,从营地的方向望过去,绝对想不到在这江面上,竟还有这么一处工事。

    夏平宁看到火光,心头立时就是一咯噔。

    虽然还不能完全看到,但却已经可以判断出,火是从江面上烧起的。

    可是江面上有什么,竟能支撑得起这么大的火势?

    “快走!快点!”此地无法行车,她已经换成了类似滑竿一样的东西,由人抬着。

    此时,她厉声催促着。

    片刻之后,她终于看到了她想要看到的东西。

    江面之上,两条浮桥犹如两条游龙一样卧着,而此时,这游龙已经变成了火龙。

    火并没有完全烧过来,只烧了四分之一左右。

    但全部烧完,一直烧到岸这头,不过是时间问题。

    岸边一个西秦人都没有,而在对岸,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仍能看到无数人行成的队列,正在不住移动。

    队列中招展的大旗,更像是在笑话她。

    她费了这么多心血,做了这么多事情,但那又如何?

    他们就是逃掉了。

    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毫发无伤地从北岸撤到南岸,甚至,连朝中的大员,都没有什么损失,随时可以卷土重来。

    “慕容氏!”夏平宁又一次厉吼一声,忽地胸口一痛,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五十二年……

    五十二年的心血,就如此,付之东流。

    她死死地盯着对岸。

    她已经老了。

    她还有多少个五十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