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929章 可惜,要感谢凤无忧
    第929章?可惜,要感谢凤无忧

    一阵急怒涌上周平宁心口,她喉头一甜,再吐一口鲜血,竟然就此昏了过去。

    “母神……母神!”蛮人惊慌失措,轰然大喊。

    更有周平宁身边伺候的人急冲上去,不住地为她抚胸捶背。

    然而,哪有那么容易醒来?

    一时间,蛮人大乱。

    与此不同,河对岸,传来阵阵欢呼。

    直到此时,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数个时辰之前,他们还被蛮人大军围困,前有虎狼之兵,后有滔滔洪水,断无生理。

    可只不过几个时辰之后,他们就已经成功渡江,甚至见到了柳州前来接应的官军。

    一生一死,转换的太快,以至于都有些像是儿戏。

    但他们不得不相信,这事情真的发生了。

    “在看什么?”萧惊澜走到凤无忧的身边。

    凤无忧回头看他,有些可惜地说道:“我的丝绳。”

    这种添加了合金的绳子可不好打造,纪卿总共也不过打造了这么多,被凤无忧全部带出来了。

    而且,从纪卿传来的消息也可知,他那里剩下金晶沙也不多了。

    虽然这东西只要加入一点就可以大幅加强兵器的特性,但前提是:知道配比。

    纪卿可是什么也不知道,凤无忧也没能给他一些指导,所以,这都是他一点一点试出来的。

    但凡试验,自然有消耗。

    纪卿试了这么久,也只试制出了这种丝绳,至于怎么改善兵器锋利度和韧性方面,则是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纪卿的信里,一副愧疚模样的问她,还能不能再搞一些金晶沙来。

    他觉得自己浪费了这么多的金晶沙,只弄出了这么一点没用的东西,十分自责。

    这信要是被那些匠造大师们看见,非得气得吐血不可。

    造器一事哪里有这么容易,他们这些匠造大师,包括周慕在内,哪个不是大把材料堆出来的?

    纪卿只用了这么一点材料,就造出了这么厉害的东西,放在匠造师里,那是要以天才论的。

    结果,纪卿却一副自己很没用的样子。

    这能不让人吐血吗?

    凤无忧知道这东西宝贵,可是为了防止蛮人用同样的方法渡河,所以,在过河之后,也只能把这边的丝绳解开,然后直接扔到河里去。

    夏平宁见过楚轩,自然也见识过这些东西。

    凤无忧可以肯定,她一定会注意到这根丝绳,说不定,还会顺着那边没有解下的丝绳,这把东西收集起来。

    想到他们费了这么大工夫才弄出来的东西居然就要落到别人的手里,凤无忧就一阵肝疼。

    她太败家了,对不起纪卿费心弄出来的东西。

    “这些东西,再做就是。”萧惊澜说道。

    “那有那么容易?”凤无忧白他:“没有金晶沙,这东西根本做不成,我们到哪里弄金晶……”

    话说到一半,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萧惊澜。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子吧?

    萧惊澜说道:“蛮荒大陆,听起来似乎是个挺有意思的地方。”

    凤无忧:……

    所以,打算去玩玩?

    萧惊澜那平淡的面色下面,分明就有一丝跃跃欲试。

    凤无忧忽然想起来,萧惊澜什么时候是个安分的主了?

    他从很年少的时候,就是那种金丸打鸟,不让人安生的主。

    她发现,因为她来的太晚,所以,可能对萧惊澜的性子,真的有太多的误解。

    “谁说就一定能去了?”凤无忧撇嘴:“再说,就算能去,燕云怎么办?”

    “天下这么大,总要去走走看看。”萧惊澜淡声回应:“至于燕云……”

    他停了停,道:“有人欠我的人情,难道不要还的吗?”

    他堂堂燕皇,却来这里帮慕容毅打了一仗,这种事情,若是不收点代价回来,当他是学雷锋做好事?

    要取些什么报仇这种事情,他还没有想。

    但若是有一日他真的想要带着凤无忧出去游玩一番,就绝对会做好一切安排,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凤无忧无语地看着萧惊澜。

    行吧,他喜欢就行。

    而且说实话,她其实对蛮荒也有些好奇。

    楚轩曾经去过的地方,条件恶劣,野兽横行,不懂得农耕织种,只凭宗教及部族互助取暖生存。

    这样的地方,听起来就像是原始社会。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

    也许,去看一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凤女皇……”列英跑了过来:“凤女皇,皇上那边已经安排妥当,随时准备启程,请凤女皇和……”

    他看了萧惊澜一眼,哽了又哽说道:“和皇夫一起过去。”

    萧惊澜曾经是西秦的秦王,可是叛变了。

    他现在是燕云的燕皇,但燕云是从西秦分裂出去的,让列英叫,他一百个不愿意。

    所以想了又想,只好顺着凤无忧的头衔,叫了他一句皇夫。

    凤无忧一听这句皇夫,就差点笑出声。

    说起来,她几乎就没有在芳洲之外的地方听人这么叫过萧惊澜。

    堂堂燕皇陛下,这一次,又成了她的附属了。

    萧惊澜倒是不以为意,根本不看列英,只是看着凤无忧。

    凤无忧忍着笑说道:“好,我们就过去。”

    慕容毅先前在和柳城的官员说话,这是涉及到西秦内政的事情,所以凤无忧和萧惊澜并没有过去。

    现在想来是一切都商量好了,只是赶路,所以二人也没有矫情,一起去了中军车驾最好的地方。

    慕容毅要去柳城。

    凤无忧和萧惊澜,也要去柳城。

    他们去柳城,自然不是要去捣什么乱,而是,柳城除了是慕容氏龙兴之地之外,也是江南最大的水陆码头。

    如今西秦北面已经被夏平宁占领,他们想要从那里直接经义阳回燕云的路也被截断。

    想要回燕云,只能从柳城坐船,顺流到芳洲,然后再绕回燕云。

    不过,芳洲和燕云本就是一家,回到芳洲,和回到燕云,也没有什么两样。

    如此一来,他们和慕容毅,就仍旧有一段时间的同行。

    从平江到柳城大约需要六天左右的时间,一路行军,倒也还算太平。

    到了第六日傍晚,中军终于进入柳城之内。

    一看到柳城,凤无忧就深深感受到慕容一族对柳城的用心程度。

    不过是座偏安江南的城市,可是无论是城市规模,还是城中战略储备,都完全是另外一个安陵。

    看来,当年的慕容氏是真的很有忧患意识的,哪怕已经占领了安陵,成为了西秦的王,可却时刻没有忘记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柳城的城守是慕容氏的一个远族支脉,但却很有能力。

    这样的一座大城,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前去平江迎接时,也可看出,所有工作都做得极好。

    入了城中,立刻有人引着凤无忧萧惊澜前往休息的地方。

    柳城和安陵城一样,也专门留出了招待远方贵客的馆驿。

    凤无忧一行人在那里住下,成思安亲自负责安排。

    在他处理好所有事情要离开的时候,凤无忧叫住他。

    “成将军……”

    “凤女皇还有事?”成思安对凤无忧很恭敬。

    在和凤无忧并肩作战过,又亲眼看着她创出奇迹将西秦火种完全带到江南,他不可能对凤无忧生出任何轻视。

    凤无忧说道:“成将军,我知道秦皇近日一定事忙,可我和燕皇离开燕云已久,实在不能再留,还请成将军代我转告一声,就说请燕皇为我们准备一条船,好方便我们离开。”

    成思安看着凤无忧,面色沉稳又敬重。

    他是当年的武帝亲自简拔起来的人,虽然和萧家军并肩作战过,但内心深处一直以武帝的知遇之恩为首位,也始终以西秦的安危为第一要务。

    凤无忧没能成为西秦的妃子甚或皇后,是件很可惜的事情。

    可……

    他目光往萧惊澜身上转了一圈,就见到一张历经磨难碾压,退去张扬却更加神蕴内敛的容颜。

    当年的事情发生之后,他曾经以为萧惊澜会沉寂下去。

    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在不断地积蓄力量,这是他本身的性子所致。

    之后他又以为萧惊澜定然会走上偏激之路,甚至在暗中防备着他,可……

    他依然没有,反而成了如今这般坦坦荡荡,光风霁月的人。

    他并没有愤世嫉俗,也没有走上绝路,这一点,就绝对是凤无忧的作用。

    因为萧惊澜最有可能走上那条路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凤无忧,她不嫌弃他的残疾,还能支撑着他,一并爬上高高的封台。

    于是,萧惊澜被从最危险的那条路上,被拉了回来。

    若不是有凤无忧,京都血夜那天夜里流出的血,绝不止是那么一点,而且,也绝不会是从林飞兴那种小人的刀下流出。

    他和萧惊澜共事过,所以很清楚,若是屠刀由萧惊澜举起,那将会是怎么样一种修罗地狱的场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整个安陵的人,都要感谢凤无忧。

    若不是凤无忧,只怕现在的安陵,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已成为孤魂野鬼。

    萧惊澜遇到凤无忧,当真是件极幸运的事情。

    他看着凤无忧,轻轻点头:“末将会将凤女皇诉话告诉皇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