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皇庭 > 第七百五十三章 试探雪依央
    ”她跟我说她想吃一块‘大月饼’。“叶沧海道。

    “大月饼?”雪依央有些慒样子看着叶沧海。

    “她说那月饼好大,有好几间教室那么大。

    但是,只是一块月饼的四分之一。

    而且,那月饼上还一直在下雨。”

    叶沧海故意说道,天目早锁定了雪依央,只要她有一丝心绪波动都能察觉到。

    “她可能在开玩知吧,哪有一直下雨的月饼。”雪依央一脸平静的摇了摇头,不过,叶沧海可以肯定,她没讲实话。

    因为,它心通感觉到了雪依央心脏在不争气的加速跳动了。

    “呵呵,正因为她长不大,才会纯真,她所讲的都是真的。而且,她还说,找到月饼的路很难走,是院长带她去的,她也记不清楚了。”叶沧海道。

    “呵呵,我记起来了,那是我们天使这院一件祭器,不能吃的,我们称它为雨神,在天旱时还可以拿出来祭天求雨用的。”雪依央笑道。

    “呵呵,应该称它为月器才是。”叶沧海笑道。

    “月器,不过它并不像月弯,而是一件雨器。”雪依央婉儿一笑,微微摇头。

    虽看雪依央有四十好几了,但是,笑起来还是相当迷人的。

    叶沧海顿时有些慒,居然相信了。

    他突然一振,暗骂了自己一句,差点着了雪依央的‘道’。

    因为,雪依央刚才居然用上了媚术。

    “呵呵,它应该叫月阴轮吧?”叶沧海清醒了,淡淡笑道。

    “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雪依央摇了摇头,波澜不惊的看着叶沧海。

    这厮也不得不佩服雪依央的定力惊人,要不是有它心通跟天目,根本就感觉不到她有一丝心绪波动。

    “院长很明白。”叶沧海冷笑道。

    “你是谁?”雪依央突然变脸,刚才的和蔼瞬间不见,代之的是凌厉的冰寒。

    而且,气机一出,锁定了叶沧海,包括,封死了她所有退路。

    叶沧海发现,房间外边顿时给罩上了一层肉眼难见的雨幕。

    “果然是带雨的月阴轮,院长居然学会了它的一些神通,佩服。”叶沧海丝毫不惧,淡然笑看着雪依央。

    “你不把话讲清楚,即便你是丘米洛的弟子,我照样杀你。”雪依央满脸寒霜,杀气写在了脸上。

    “院长不会。”叶沧海摇了摇头。

    “我又什么不会的?杀了你又怎么样?

    即便是天龙学院有意见,就是整个天龙王朝有意见又如何?

    你要知道,这里是天使城,不是你们天龙王朝。”雪依央冷笑道。

    “院长要杀早就动手了,何必跟我啰嗦这么多?”叶沧海拿眼盯着她道。

    “你到底是谁?”雪依央再次问道。

    “叶家后人。”叶沧海道。

    “叶家后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雪依央道。

    “我来取回自家的东西,你说有没关系?”叶沧海道。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家的东西在我们天使学院?”雪依央道。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会寻找的。”叶沧海道。

    “呵呵呵,你在开玩笑吧。无凭无据你过来胡闹一气,真以为天使学院是好玩的地方吗?”雪依央冷笑不已。

    “的确不好玩,不过,这是你们天使学院唯一的机会。

    从院长的态度中我感觉到你们对于当年的事好像有些后悔了。

    所以,将功赎罪才是你们应该要做的。

    不然……”叶沧海拿眼看着雪依央,一脸冰冷。

    “哈哈哈,叶沧海,你好拽。你有什么本事,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这些?要谈可以,把你叶家长辈叫来谈。不然,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雪依央恼火了。

    “都死了,只剩我一个人了。”叶沧海有些哀伤的摇了摇头。

    “你可以走了。”雪依央居然沉思了一阵子,尔后手一挥,外边雨幕自然打开了。

    “你们良心过得去可以不还给我,不过,那东西我必要拿回。到时,一切后果,就让天使学院来承受。”叶沧海一脸坚决甩下一句话,大步而去。

    雪依央一脸冷漠,但并没出声。

    叶沧海走远后,雪依央想了想,透入一堵墙壁之中。不久,往地下而去。

    只不过,她没发现,微尘般大小的金天蛛已经粘在了她身上跟着进去了。

    路的确复杂,机关重重,难怪天雪儿记不清。

    就是叶沧海超强的感知能力配合之下也只是先记录下来,过后再琢磨了。

    那是一个地底峡谷,不过,峡谷之中一直在下雨。

    倒是相当的令人奇怪,因为,并没有露在天空,雨从哪里来?

    天蛛的视角落在了一块巨大的四分之一月饼状物上,雨,肯定就是从它身上来的。

    雪依央站在那块‘月饼’前良久,又叹了口气,最后,朝着峡谷最高峰上躬了躬身。

    “师尊,我有事请教。”

    “嗯,说吧。”山峰上传来一道略带点沙哑声音应道。

    叶沧海操控着金天蛛可不敢去窥视峰上之人,因为,他能感觉到,那人太强大了。

    虽说地底峡谷也不小,但是,整个峡谷之中却是充斥着一股神意之气。

    那人,实力绝对强过‘秋山道’。

    “刚才天龙学院这次大战青龙榜的大师兄叶沧海来过,他是丘米洛院长之徒……”雪依央说道。

    “他狗胆不小,居然敢威胁天使学院,他哪来的胆子?”那声音哼道。

    “没错,我也觉得纳闷。就是丘米洛也不敢如此?更何况是他?难道他还真是叶浩成的后人……”雪依央道。

    “不管他,有证据拿出来咱们就还给他。没有就不给。还有,警告一下他别胡闹。不然,小命丢了就不划算了。”

    “如果他不是,他不可能敢如此直白的问我要。所以,我感觉他有点像。”雪依央道。

    “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不然,月阴轮总不能便宜了一个心术不正的外人。”

    “弟子明白。”雪依央回道,“师尊,我感觉这次青龙榜大赛会出一些乱子。”

    “噢?”

    “没错!我已经感觉到了危及。比如,秋山道居然来了。而且,诸葛大神已经赶回来了。还有别的什么人,弟子暂时还不知道。”雪依央道。

    “东王。”

    “昊山!昊山是来当裁判长的,他会干什么?”雪依央倒是一愣。

    “当年的东神国可不简单,那可是个一统过东域的霸主。

    虽说后来在群魔乱舞之中没落了,东域四分五裂。

    但是,东神国当年可是跟中都皇庭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

    即便是现在,东神国虽小,但是,你看看,有哪家敢去抢他们的地盘?”

    “是啊,这事倒是奇怪得很。

    东神国虽小,但是,要论灵气品质,绝对是东域最好的地方。

    而天堂湖也是因为靠近东神国沾了灵气而已,但要跟东神国的灵脉相比,简直不能相提并论。”雪依央点头道。

    “呵呵呵,当然,还有一处灵地。”

    “师尊是说西山圣母池?”雪依央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