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皇庭 > 第八百零四章 深渊王者
    叶沧海有些讶然了,因为,藤氏的浮云藤远看像是一团飘动着的浮云,想不到树下一条老根居然也像是一团拉长的浮云,还真没有埋没它浮云藤的称号。

    而叶沧海还发现,浮云根上有着许多年轮样的花纹。

    就当它是年轮吧,数了数,我草,这老根儿还真是活得久远了,年轮居然多达好几千轮。

    要知道,这浮云根也只是一根支根而已,不可能是主根。

    支根一般都是后来长出来的,那主根生长的年代更久远了,也应证了那句话,浮云藤来自远古。

    老根儿在,藤空那老家伙肯定也在不远处守护着的。

    叶沧海天目透过金天蛛往四周瞄着,居然没发现藤空。

    可以肯定,藤空不在。因为,周遭都没人,只是在假山外边有着几个暗哨守护着。

    看来,藤空对藤府很放心。

    既然藤空不在,叶沧海就动了心思了。

    本来只是打算先来踩踩点,并没有盗取藤云根的打算。

    现在机会难得,叶沧海决定先干一票。

    当然,为防万一,叶沧海也做好了充足的跑路的准备。

    土麒麟血脉就是牛,叶沧海直接遁入地下,不久,进了假山。

    藤空既然敢把老根儿就这样搁在岩石之中,那此根估计也有一定的防御设置,不是那么容易就给人盗走的。

    果然,叶沧海发现,老根儿身上发射出了许多细若发丝样的须根,这些须根牢牢的扎入了整个假山之中,想把它给搬走,难度不小。

    只不过,藤空怎么也不会想到叶沧海是个‘歪才’,不能硬来那就‘抄底’。

    叶沧海掏出魔龙刀,在地底下狠狠的一斩,整个假山底座都给割断。

    如此一来,整座假山都悬空了,就像是房屋框架整个搬走一样的道理。

    而这座假山并不是特别的大,方圆也就三四十丈范围,高也就四层楼左右。

    叶沧海迅速张开月阴轮,硬是像托搭李天王一般把整座假山给抓起硬生生塞进了月阴轮空间之中。

    顿时,地下露出一个大坑,假山不见了。

    至于藤尚,叶沧海才没兴趣,一脚就把这小子踢了出去。

    顿时,藤府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叶沧海早就跨入空天陷井之中溜向了远方。

    尔后又遁入地下行走了一段路程,冲到郊外,在郊外远处转悠了好几圈才悄悄回到了西京城。

    “呵呵呵,少爷,这就是阴虫。”叶沧海刚洗唰了一番,就见公孙先生乐呵呵的拿着个冰盒进来了。

    “少爷,这冰盒子也是阴窖的冰块制成的,不然,这阴虫是抓不出来的。”

    “我看看。”叶沧海道。

    发现所谓的阴虫长得就像是一条条毛毛虫,拇指粗大,长三指,但是,好像冰制成的,一条条都亮晶晶的。

    刚打开盒盖,顿时,一股阴灵冰气冲出,整个房间立即给冻硬了似的,杯里的水立即成了冰块,就连正烧着开水的茶壶都冻成果冻了。

    “好厉害的阴窖,这只是一小块啊。要是跌入阴窖,还不瞬间被冻成冰雕了?”公孙先生全力摧动阳火防寒,嘴里却是有些怵的感叹道。

    “哈哈,这虫虫怎么长得跟我的深渊虫一个样子,只不过,太小了,孙孙子还差不多。”这时,方残月居然乐得笑起来了。

    叶沧海一愣,问道,“你没看错?”

    “怎么会看错,我不是给你了,你拿出来对比一下。”方残月道。

    叶沧海赶紧拿出了深渊虫来,前段时间跟方残月换的深渊虫,因为忙,还没来得及察探一番。

    此刻一瞄,三人都吃了一惊。

    “还真是一模一样,肯定是同个族类。”公孙先生道。

    “深渊虫肯定更高阶一些,你看,老子的深渊虫多大,这阴虫只能给他当重小孙孙的了。”方残月道。

    叶沧海心里一动,把深渊虫抓了一只丢进了冰盒之中。

    顿时,吓得十几只阴虫吱叫着,全趴在了盒子里一动不动。

    而深渊虫好像王者一般在每只小虫头上摸了一下,下一刻,所有阴虫都朝着它趴下了。

    “王者风范,王者风范啊。”方残月得瑟的笑了。

    “残月,难道深渊之底的泥潭中也有阴窖冰寒吗?”叶沧海问道。

    “没有,但也相当的阴寒。

    不过,这些深渊虫是从泥潭底下爬出来才给我逮到的,下边肯定极为寒冷。

    也许,比阴窖还要冰寒。”方残月道。

    “你们说,咱们的深渊虫能不能让阴窖的阴虫屈服?”叶沧海问道。

    “应该能!”方残月道。

    “阴虫极度害怕深渊虫,少爷,现在藤府大乱,藤空肯定正满世界寻找盗贼,正是趁机下手的时候。不如现在就动手,直奔阴窖,看看是否有机会救出丘院。”公孙先生道。

    “走!”叶沧海也觉得不能再等了,于是,直奔阴窖而去。

    阴窖在阳隆帝国太有名气了,基本上的武者都知道它在什么地儿,倒是不用发愁找不到它。

    “少爷,我刚走不久藤府就来了好几拔人,好像,连皇族都给惊动了,派来了大批禁军。”罗平昌传讯过来。

    “你跟水白再多搞些破坏,拖住他们。”叶沧海传讯回去。

    阴窖在一处凹陷之地,四周都是陡峭的岩壁,有点像是一个倾斜,朝天张着大嘴的巨大天坑。

    有人说因为这个地点的特殊环境,便于吸收天上的冰气,跟地下的阴气结合,所以,才成就了阴窖的特殊状态。

    其实,说白点,以前这里就是个万人坑。

    虽说尸体给冰冻住了,但是,尸气还是在阴窖上空形成了一团死气地带。

    臭气熏天不说,而且,尸毒极为恐怖,一给沾上那就得死。

    “有高手!”叶沧海停下了脚步传音给方残月。

    “应该是谁?”方残月问道。

    “不是藤空,因为,藤空的气味儿我已经从老根里面烙记下来了。此人带有阳隆秋山家族的血统,极可能就是秋篱此人。”叶沧海道。

    “上极位?”方残月问道。

    “咱们俩对付他一个倒没问题,关键是惊动了他之后想要救出师尊就不可能了。”叶沧海道。

    “吗得,这个坑儿挖得够深的。”方残月骂道。

    “我有个冒险计划,不过,对你来讲非常的危险。”叶沧海道。

    “怕个球,你说就是。”方残月眉毛一挑道。

    “你到皇宫去搞一阵子破坏,我把九头天狮借给你,料必就是秋篱也难追上你的。”叶沧海道。

    “你的意思是调虎离开?”方残月问道。

    “没错,实在不行把‘秋三’抢了就跑。”叶沧海道。

    “好主意!九头天狮你还是留着自己用,我有魔花,而且,在深渊泥潭中不停走了二百年,对于跑路我还是相当有办法的。”方残月点了点头直奔皇宫而去。

    “老方,把命留住,别搞得老子明年的今天还得给你烧纸钱。”叶沧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