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皇庭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功劳也可以当礼送
    “龙虎镖局不光没再搜查,还给了几千两的褒奖。这个,是在向叶大人示好啊。”马超一脸自豪,胸脯挺得笔直笔直的。

    “就应该这样,吗得,咱们也扬眉吐气了一番。”陶丁狠狠的说道。

    “咱们进来,那个刘林肯定会马上报给铁木尔达。他要是关了城门,大人,可是有麻烦。”林娇娇说道。

    “他敢!咱们就打破城门,连铁木尔达都抓了,谭苍就是先例。”马超一脸张扬。

    这时,一队人马匆匆的冲出城门而去。

    “铁木尔达出去打猎了。”马超拦了个人问了一下,回来说道。

    “这倒是奇怪,早不去晚不去的,怎么叶大人一进来就去了?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齐召一愣,脸有些阴沉。

    “我看根本就没什么问题,肯定是铁木尔达听说叶大人进城了,不好意思再呆在城里面。

    干脆找了个理由出去躲一下。

    不然,如果他在城里不找叶大人麻烦那就没面子了。

    躲外边去最好了,就说我在外边,不知情况搪塞给下属了。”陶丁说道。

    “你们把铁木尔达看得太胆小了,他怕我什么?”叶沧海反问道。

    “是啊,他怕大人什么?”马超嘀咕了一声。

    “他恨不得食大人的肉,喝大人的血。我看,这其中肯定有阴谋,咱们还是小心点为好。”林娇娇道。

    “走吧,谁要玩咱们就奉陪就是。”叶沧海哼了一声。

    不久,到了黄天翔的鱼堡。

    递上拜贴后不久,黄天翔大笑着迎了出来,“叶兄还有空到我这里来坐,真是稀客啊。”

    “我是嘴谗黄氏参茶。”叶沧海笑道。

    “放心,今天管你喝个痛快。”黄天翔笑道,不久,进了鱼堡。

    “今天过来主要是前次查案的事有了着落,所以,特地过来向黄兄通报一下。”落坐后,叶沧海小泯了一口茶,道。

    “案子?”黄天翔倒是一愣,瞄了叶沧海一眼,有些糊涂。

    “前次剿灭飞云寨一事黄兄可是出了大力,而这件事还牵扯出了一个更大的秘密,它就是谭苍和杭征西,黄兄请过目一下。”叶沧海拿出公文,轻轻的推向了黄天翔。

    黄天翔打开后翻着,翻了一遍之后又翻了一遍。

    尔后,把公文轻轻推到叶沧海面前,道,“飞云寨之事我倒是没话说,不过,谭苍和杭征西之事叶兄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叶沧海把一些功劳划拔给了黄天翔。比如,说是此事是由他跟黄天翔一起策划。

    而叶沧海在明处,黄天翔在暗处。

    “呵呵呵,能有什么事,此事咱们一起策划的,一明一暗。

    今天当然得来向你这个幕后策划者交结一下。

    再说了,我知道,黄家家大势大,我这小肩膀可也扛不起这面大旗。

    里面太凶险了,涉及的圈子很大,结下的仇冤也不少。

    所以,不得不来劳烦黄兄了。

    就请黄兄帮小弟我担待着一些。

    不然,我怕被压圬了。”叶沧海打着哈哈。

    “这事儿……”黄天翔有此示好意思接受,毕竟,无功不受禄。至于说风险,哪当然有,不过,在黄天翔看来都不是什么事儿。

    关键是功劳太大了,这自然是黄天翔急需要的。

    毕竟,连叶沧海现在都爬自己头上了,以前叶沧海就从六品,自己已经是正五品了。

    可是现在叶沧海都正五品了,自己还是纹丝不动,再不挪下屁股,今后估计会被家族瞧不起,甚至,边缘化。

    黄天翔也是看在眼中,急在心头。

    可是,功劳这个东西不是说你想要就有的,这得等机会。

    叶沧海送来的就是大功一件,完全可以推自己再上一层。

    要还是不要?

    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八成是叶沧海有事求自己。

    不然,像他所讲的什么对方势力太大,当然也的确彼大的,但也没大到令叶沧海要白送功劳的地步。

    毕竟,这功劳送给谁都行,干嘛一定找自己?

    不过,不管怎么样,不明不白的东西黄天翔绝不会收下的,哪怕那是一座金山。

    “黄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小弟我可就靠你了,不然,这脑袋可就掉了。”叶沧海说道。

    “不会吧,叶大人立下如此大功还会掉脑袋,这话从何说起?”黄天翔问道。

    “唉……这其中有一些问题。就是王爷特使一块上出了纰漏,当时,是没有特使下来的……”叶沧海全都说了。

    “那叶兄想怎么抹平这件事?”黄天翔问道。

    “还能怎么办?只能假戏真做了。”叶沧海道。

    “怎么做,这事可是假不来的。一旦败露,王爷会砍你脑袋的。”黄天翔道。

    “所以,得找到一个真的特使,让他认可了这件事就成了。唉……我哪认识什么特使,这事……实在不行,小弟我只好到王府请罪了。”叶沧海说道。

    “万万不可!”黄天翔一听,站了起来,在屋子里兜着圈子。

    叶沧海知道这事基本上成事了,因为,黄天翔在度量得失,说明他有些心动了。

    “呵呵呵,既然叶兄找了我这个策划者,我也不能看着你掉了脑袋是不是?这案结就按叶兄的办就是了,咱们喝茶。”黄天翔笑道。

    成了!

    黄天翔承认自己是策划者,说明认可了这件事。

    “茶,不够尽兴,有好酒吗?”叶沧海也是心情大好,笑道。

    “不如,咱们去流香园喝?”黄天翔问道。

    “流香园?”叶沧海一愣。

    “叶兄不会是怕了吧?”黄天翔哈哈大笑。

    “我怕什么?”叶沧海摇头道。

    “你可是把人家的‘头牌’给拐走了。”黄天翔笑道。

    “腿在顾雪儿身上,人家爱去哪去哪?我能有什么办法?”叶沧海摇了摇头。

    “那就去流香园?”黄天翔笑道,“晚上听说还有一场大的歌舞,来了一些新人。据说,你干姐孟城主也会来。”

    “黄兄不会对我干姐真有意思吧?”叶沧海暧昧的看了他一眼。

    “以前的确有点,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这事,你清楚。”黄天翔瞄了叶沧海一眼。

    “哈哈哈,喝酒去!”两人同时大笑开了,出了鱼堡,直奔流香园而去。

    流香园经过整休,又焕发了昔日生机。

    当第一眼看到叶沧海,流香园的老板武苍还是狠愣了一下神儿。

    毕竟,叶沧海到摘星关还真没几个人知道。

    铁木尔达知道了当然也不会讲出去,毕竟,这种丢脸的事能捂则捂。

    早就严令下属不能外传,不然,要杀头。

    而叶沧海在虎关所干的事也没传到摘星关,估计也仅有有限的一些人会知道。

    “怎么,武掌柜的,不欢迎?”叶沧海笑眯眯的看着他。

    “谁说的?欢迎,当然欢迎。叶大人可是稀客,平时求都求不来的。”武苍短暂的错愕之后马上挤着笑脸躬着身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