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皇庭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升官
    只不过,齐召等人却是心里嘀咕,看齐沧浪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你这不是在帮爵爷造势吗?

    典型的反面教材啊……

    “奏天承运,大王诏日,叶沧海带人斩杀阴邪之魔头庞通,为我海神国剪除了一大害……

    后又整治地方,捣毁为祸云州的黑虎堂……

    数功并立,海神国大王令,着即加封叶沧海二等’镇西伯‘,以雁云为中心,封地外延五十里。

    另,提为三品’镇西将军‘,统领黑骑三营四营五营。

    贡绸二十匹,奖银十万两……”海公公嘶哑着嗓门念道。

    齐沧浪呆蒙了,这个,提得太快了吧,老子才三等金玄伯啊……

    这小子,寸功未立,连战场都没上过啊啊……居然,二等镇西伯。

    还镇西将军,跟老子同级别了。

    “不过,也好,到时,自己打趴下这小子的时候岂不更风光……”

    “垫脚石越厚,自己的光华也就越闪亮了。”

    “到时,回到京城,你大王不给个一等伯都不好意思。最好是官帽子再提一级,从二品,赚大了。”

    “恭喜叶大人。”章白秋当即贺喜,杜元雄当然也不慢,接着贺。

    “呵呵,恭喜镇西伯。”齐沧浪心里苦啊。

    “见过镇西将军。“萧影心里更苦,吗得,刚才还比老子低一品,现在反倒爬头上了,不拜可就违规了。

    ”伯爷,晚餐叫娜斯下厨吗?“这时,传来了月罗郡主的问声。

    ”当然当然,叫娜斯跟唐雨一起,好好的整几桌菜出来,庆贺一下。“叶沧海笑道。

    ”把匾抬上来。“海公公大声说道,铜锣一响,几个侍卫抬着一方金匾上前——镇西将军府!

    ”挂上挂上。“程子都赶紧忙前忙后的张罗着。

    看着那五个字,齐沧浪里心窝着一座火山,终于爆了。

    “镇西伯,现在是不是该履行咱们的承诺了?”齐沧浪一抱拳,一脸英武。

    “这个,海公公刚到,是不是先陪他休息一阵,喝喝茶或者什么较好。”叶沧海故意的沉吟了一下。

    “海公公跟家父是故交,料必也想看看我这个侄儿这些年下来在边关的表现如何?这次刚好了,公公回京,正可以向家父禀承一下。”齐沧浪逼道。

    “哈哈哈,使得使得。”海公公点头笑道。

    “那本将军就在外边等你了。”齐沧浪是急不可奈了,根本就没等叶沧海表态,噔噔噔大步走到了外边。

    而且,枪罡一动,那把玄金枪抽出,枪罡在枪尖跳跃着,泛出一道道炫烂的波纹。

    “齐沧浪这是要死挑啊。”杜元雄传音给章白秋道。

    “真是不识大体,前方战斗激烈,你却是要死挑,随便哪位受重伤或死亡,都是国家的损失。杜大人,咱们得想办法阻止才行。不然,你我这屁股屎都擦不完了。”章白秋哼道。

    “嗯?撇开国之大义不说。

    两人中不管谁受伤或死亡,咱们俩个在场的都脱不了干系。

    到时,国公一怒,你我头大。

    王爷一怒,你我更是吃不了得兜着走了。”杜元雄一脸忧心。

    “叶沧海是王爷的准女婿,这个,谁还不晓得?我看齐沧浪脑子给烧糊涂了。国公府虽强,但跟海州王比什么?”章白秋道。

    “年轻人,血气方刚,只懂得要面子逞强,哪管后果?苦的是咱们。”杜元雄哼道,“而且,我听说海州王就要挪地儿了。”

    “是有此传闻,不过,不晓得去哪里了。”章白秋回道。

    “金玄伯,咱们比比拳脚就是了,这动刀动枪的,刀枪可不长眼。你我都是国之英才,谁受伤都是龙西省的损失。在这大战之际,不宜如此。”叶沧海一抱拳,道。

    “还是叶沧海识得大体。”章白秋说道。

    “一个为私,一个为公,品性问题。齐沧浪如此,已经失了官员本份。”杜元雄看齐沧浪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不得已时老夫也得出面批评他一番才是。”章白秋声音渐冷。

    两位要是知道叶沧海是在故意钓鱼的话不晓得会不会给气得吐血了。

    “不用刀枪,如何展现本领?

    决斗,就要斗个你死我活,打个爽!就是死,也得死个痛快。

    不然,何谓英雄?

    一味的顾这怕哪,那是狗蛋子。

    镇西伯,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当然,你如果真害怕了,可以缴械投降,朝本伯爷鞠躬三下就行了。”

    齐沧浪一脸高调的刺激叶沧海道。

    “本伯是为你好。”叶沧海道。

    “狗屁!怕死就怕死,话讲得冠冕堂皇的。镇西伯,我高看你了。你比不比?”齐沧浪一脸势气。

    “金玄伯,大战正在进行,不宜比枪动刀,还是切磋,点到为止较好。”章白秋开口了。

    “没错!朝庭正在用人之际,你们俩位谁也伤不起。”杜元雄也赶紧说道。

    “这是当初的协议,叶沧海,学三声狗叫,本伯立马放过你。哈哈哈……”齐沧浪怒火全面爆发,寻思着肯定是叶沧海怕了,所以,事先搬出了两位大人来想搅局。

    “金玄伯,本官不许你如此挑衅!”章白秋一听,大怒。

    “章大人,这是我跟叶沧海的私事。

    如果是公事,我听你的。

    不过,私事嘛,你就是抚台大人也无权干涉。

    叶沧海,你到底有没种,没种的话就叫吧。

    叫啊,叫汪汪……”齐沧浪一脸嚣张,根本就没把章白秋搁在眼中。

    “金玄伯,你就听章大人一声劝。战事在际,不宜大动干戈!你们俩位都是我龙西省提督衙门下属官员,本副提督不许你如此挑战。”杜元雄也开口了。

    “杜大人,公事私事都分不清楚了吗?难道,我齐沧浪今天娶门媳妇还要征得你同意不成?上个茅厕你都要管,简直可笑,可笑至极!”齐沧浪讥讽道。

    “放肆!齐沧浪,给我马上回到刀子口镇守边关,不得有误。”章白秋火起,指着他训叱道。

    “可惜,章大人,你不是提督大人。你的手也伸得未免太长了吧?”齐沧浪不给面子。

    “本副提督令你马上回刀子口守关,不得再闹事。”杜元雄马上补上。

    “杜元雄,你算个什么东西?

    老子这金玄伯是大王赐封,你不知道吗?

    云州几大关口不属于提督府,而是兵部直接管辖。

    老东西,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齐沧浪一脸轻蔑的指着他。

    卟……

    杜元雄胸口一痛,一大口血喷了出来,脸给气得蜡黄。

    的确,龙西提督府只有协助的权力,无权管辖云州几大关口。

    因为,几大关口太重要了,管辖权在京城的兵部。

    那是因为王族怕龙西提督造反,一旦出事,整个西南就将落入西陵郡王手中。

    所以,几大关口反倒是兵部才有权调动。

    而龙西提督府其实跟云州府差不多,尽干些补员后勤方面工作。不然,金玄伯哪敢如此嚣张的对待杜元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