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皇庭 > 第四百三十章 乌木凯
    “杨炯不可能了,找宁轩南也不合适,我跟他没交情。不过,还有一个人选,我得去试试。”叶沧海点了点头,大步而去。

    “呃,我说少爷,你还没说是谁啊?”李木在后边喊道。

    “李木,不要喊了,让他自己去。好些事,咱们要学会放手。不然,少爷永远长不大。”公孙先生道。

    “可……少爷……”李木一脸忧心。

    “李木,你就是太关心他才乱了心境,有些时候就要狠得下心来才行。不然,这是害了少爷而不是帮他。”公孙先生一脸严厉的盯着李木。

    “可是叶家就剩下他一个人了,要是少爷出了差错,我李木也活不了啦。”李木道。

    “关心则乱,少爷不是蠢材。让他自己去干!”公孙先生道。

    “要是少爷死了,你也得跟着陪葬。”李木恶狠狠的盯着公孙先生。

    “不用你说,少爷如果死了,我也没有了希望。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到时,咱俩一起陪他下地狱。”公孙先生道。

    “你要死可别拉上少爷。”李木撇了撇嘴。

    “我‘公孙飞羽’能陪他,也算是他三生休来的福份。”公孙先生气得哼道。

    “哈哈,你叫公孙飞羽啊,现在总算是知道真名了。”李木一脸得瑟的大笑了起来。

    “你跟少爷一样,都想刨老子的底,真不愧为主仆连心,你俩个还真是绝配。”公孙先生都给气笑了。

    “我想起来了,好像大陆有个公孙世家,是不是你家?”李木突然一愣,转眼愣愣的盯着公孙飞羽。

    “哼哼,现在知道了吧,有我陪着他,是不是他三生有幸?”公孙先生头仰了仰。

    “呃……的确……有点!”李木点了点头,转尔道,“不过,少爷可是盖代天才。没有他你也发挥不出来。所以,是你三生有幸而不是他。”

    “奶奶的,你跟我耗上了。”公孙先生都气得爆粗了。

    “本来如此!”李木摸了一下脑壳,气得公孙先生不理他了,转头轮椅看书去了。

    爷爷的笔记本里倒是有点出一些重要人物,不过,叶沧海暂时没打算去找他们。

    毕竟,都快二十年了,人心难沽。

    天鹅湖是龙京一景。

    龙京按方位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大城区,天鹅湖就在东城,乌同的家就在天鹅湖。

    先前叶沧海已经问过了,乌家还在天鹅湖。

    乌同的父亲乌木凯以前是王朝镇东大将军,现在位置更高,已经贵为三等镇东侯。

    门弟自然很高,那颇具岁月沧桑感的门前铜狮子,以及在龙京这个寸土寸金之地居然还占有三四十亩的大豪宅都可以看出乌家在龙京非凡一般。

    门口的两个护院的实力也在彰显着乌同的不凡,其中一个高瘦身材的中年护院居然是神虚境强者。

    “韦白,是韦白。”叶沧海放开了对外的屏弊,乌同躲在玄天佛莲之中居然看到了那个高瘦男子,有些激动的叫了起来。

    “就是那个神虚境的看门的小头目吗?”叶沧海问道。

    “没错!就是他,我小时候经常跟他玩。二十年过去了,他老了许多。不过,还行。”乌同说道。

    “嗯。”叶沧海应了一声关闭了玄天佛莲,毕竟,乌家有可能拥有玄丹境强者,免得被人发现了。

    “我是神捕堂的,有事找你们家老爷!”叶沧海大步过去,递上了拜贴。

    “你稍等,我回禀一下。”韦白瞄了一眼拜贴,微微愕了一下,不过,还是相当客气。

    不久,韦白匆匆回来,冲叶沧海一抱拳,道,“对不起叶副主事,老爷现正在修炼,不方便接待。”

    “你家老爷什么时候方便?”叶沧海问道。

    “这个就难说了,修炼这东西,也许几日,也许几个月都难说。”韦白口气冷漠。

    “噢!把这个东西交给你家老爷,不过,事情比较紧急,麻烦你马上上呈,叶某告辞。”叶沧海递上了一个盒子。

    “嗯,请慢走。”韦白淡淡应了一声接过了盒子。

    叶沧海前脚一走,韦白拿随手把盒子搁在了旁边的桌上,冲另一个护院笑道,“这年月什么样的人都有。”

    “正常,老爷贵为侯爷,想求他办事的太多了。

    这种人,咱们每天都要接待好几起,有的时候甚至十几起。

    开始的时候咱们都禀承上去了,后来,搞得老爷都烦了。

    交待下来,非万不得已的要紧事,一律不许上承。”

    另一个稍矮点的护院笑着回道。此人叫杨峰,乌家老看门的。

    “他是神捕堂来的,本来以为有什么事,所以,我还是呈上去了。不过。今天这小子运气不好。”韦白说道。

    “那当然,今天是大公子说亲之日,老爷在等着亲家上门商量亲事,哪有空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杨峰笑道。

    “水龙堡能攀上咱们乌家,那是他们的福气。”韦白笑道。

    “那当然,水龙堡虽说也姓水,但是,跟皇族搭不上多少边的。这次要不是‘福乐郡王’作媒,老爷才懒得理他们呢。”杨峰说道。

    “请问,我的东西上呈了没有?”两人正讲着,又听到了叶沧海的声音。

    “叶捕卫,我们乌家今天有事。老爷在等一个重要的人,所以,你的事得等。”韦白一看,这小子什么时候又转悠回来了,不由得有些不高兴了。

    “那我等一下。”叶沧海说道。

    话音刚落地,一伙人喜气洋洋的过来了。

    叶沧海一瞄,果然是水家堡的人。而且,水勇那家伙就在队伍之中。

    水勇也眼尖,居然也瞧见了叶沧海,倒是愣了一下,老远就哼道,“你来干什么?”

    不过,叶沧海并没理他。

    水勇顿时大怒,大步过来,指着叶沧海道,“听到话没有,小爷问你。”

    韦白和杨峰一看,倒也愣神了一下,这两位有仇啊?

    “哪里有狗在叫?”叶沧海故意的往四周看了看。

    “你敢骂我是狗,我杀了你!”水勇一听,气爆了,抡起巴掌就抽向了叶沧海,叶沧海伸指一夹就把水勇的手掌给夹住了。

    哼道,“想找死是不是?”

    “找你娘的死!”水勇气红了脸,奋力一挣,不过,叶沧海及时松手,水勇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一把从地下弹起,抽出剑来,剑罡一扬,好像一把青光飞刺呼啸着刺向了叶沧海。

    “两位,有话好讲。水家人,先进去。”韦白上来了,一把搁在了两人当中。

    水勇赶紧收手,朝着叶沧海哼道,“你既然到京城来了,更好了,但愿你能活过明天。”

    “呵呵,这世上有好多人想我死。不过,他们全都死在我前头了。”叶沧海冷笑相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