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朔明 > 第四百零七章 阵斩单于
    九部之战,壮年的莽古斯和弟弟明安、洪格尔跟随父亲翁里岱在古勒山被努尔哈赤打败,从那之后,在他们心目中努尔哈赤的亲卫老军便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军队,可是如今他们曾经坚定的心念被彻底动摇。

    七千兵马不到半个时辰就几乎被打崩,死了近八百骑,其中大半都是被背嵬军所杀,这仗打过后,莽古斯仿佛瞬息间苍老了十岁,精神萎顿不堪。

    回到大营,莽古斯三兄弟浑浑噩噩的下马,而科尔沁部剩下的六千多兵马也像是被打折了脊梁骨般,没有半点反抗的念头,只是老实无比地帮着朔方军安营扎寨。

    雪白的大帐里,吴克善端坐在主位,蒙古人的规矩向来强者为尊,他带来的兵马彻底打服了科尔沁左翼各路台吉,哪怕这些台吉们也曾经和大金国往来密切,但是所谓的交情在刀枪面前毫无意义。

    “我老了,今后我便把部众交于你了。”

    莽古斯看着满帐的台吉们俯首低眉,而孙儿却顾盼自雄,他心中忽地生出了一个念头,科尔沁左翼或许能在这个孙儿手上统一,进而取代右翼的奥巴。

    吴克善没想到祖父会突然间决定将部众都交给他,不由皱了皱眉道,“阿爷,我要在大都护帐下听用,更何况阿爸他……”

    “大都护那儿,你自去服侍,部中事务由你阿爸和我代管就是。”

    莽古斯开口道,在见识了朔方铁骑的可怕后,他对努尔哈赤的畏惧被驱散了,九部之战时,虽然九部联军三万,兵力远胜于努尔哈赤,可努尔哈赤却是趁他们大军合拢前将他们各路击破,今日却是三千对七千,正面硬碰硬把他们打崩了,尤其是孙儿口中那背嵬军,简直便是铁猛兽。

    大帐里的台吉们自无意见,莽古斯说话间,更是看向两个弟弟明安和洪格尔,“朔方大都护的兵威大家都见识过了,咱们要保全部族,就得好生侍奉这位大都护。”

    吴克善倒是没想到祖父竟然主动规劝起两位叔祖,可随着祖父言语,他赫然发现祖父这是借机要逼两位叔祖答应合部,让他成为科尔沁左翼的共主。

    明安和洪格尔固然愤怒于兄长此时的要挟,可是满座的台吉们默不作声,已然代表了人心所向,大家是真的被吴克善带回来的朔方军给吓破了胆,要知道在吴克善口中,那支号为背嵬,人马皆披重甲的重骑兵还不是朔方军中最强的骑兵,那位大都护还有两千白马怯薛,精锐犹在其上。

    对他们部中的那些带兵台吉来说,便是合部也损不了他们多少利益,可若是不同意合部,惹来吴克善不快,朔方铁骑刀下,他们的脖子能有多硬。

    明安和洪格尔最后只能悲怆答应合部,吴克善这时候才缓缓开口道,“诸位放心,大都护向来仁德,臣服于大都护,我科尔沁只会更加繁荣,诸位所得好处也远超跟随东虏劫掠大明。”

    事实证明,只有把对方给打服了,他们才会把你的话给听进去,当吴克善再次说起他在河套诸部的见闻后,科尔沁左翼的各路台吉,包括他的祖父、父亲在内,终于相信他口中所说的诸般事物,而不是当成胡言乱语。

    当天晚上,吴克善再次和祖父、父亲私下相聚时,他方自庆幸地朝两人道,“阿爷、阿爸,我刚在军中得了信,大都护提兵北上,林丹率部逃遁,大都护召集察哈尔各鄂托克和内喀尔喀等部,废了林丹蒙古大汗之位,传檄草原,擒杀林丹者封都督,赐甲千领。”

    莽古斯和布和听后为之侧目,虽说自俺答汗后察哈尔部汗权不振,只是名义上的蒙古大汗,可那林丹蛰伏十年,三年多前方才展露爪牙统合了察哈尔各鄂托克,他们科尔沁部也是恢复了所谓的朝贡,可是如今这位蒙古大汗居然被废了。

    将察罕浩特城中所发生的的事情告诉祖父和父亲后,吴克善感叹道,“阿爷、阿爸,大都护连林丹舍弃的老弱妇孺都能这般善待,足以说明大都护乃仁德圣主,我在河套时,鄂尔多斯诸部和土默特部皆已筑城定居,不再逐水草而生,牧民们捡拾牲口粪便堆肥种植牧草,便是冬天也有足够的干草料喂养马匹,取暖有煤炉,生活富足……”

    “今后咱们科尔沁部到了冬天,也不会再有老人孩子冻死饿死。”

    “那贵人们呢?”

    布和忽地出声道,那位朔方大都护善待牧民,保护弱者,便是科尔沁这边,也有名声流传,可他们又不是那些贱种,能吃饱穿暖就能满足。

    “阿爸,咱们过往为了开边市贸易和大明打的仗还少吗,即便去关墙劫掠大明,又能抢到多少好东西,如今鄂尔多斯诸部和土默特部的台吉们可以穿绫罗绸缎,用精致的瓷器,喝上等的茶叶,还能看戏听书,能吃上大铁锅炒的菜,生病了有大夫可以看,咱们科尔沁呢?”

    布和瞬间无话可说,他素来没有大志,不如父亲莽古斯有主见,只想当个能享受富贵的台吉就行。

    “孙儿说得好,若能如此,便是叫我现在死了,我也瞑目了。”

    莽古斯在边上瞪了眼儿子,接着他又道,“如今大金国正和大明打仗,高大都护是为此而来的吗?”

    “这个孙儿不清楚,不过我科尔沁部今后莫要再和后金来往,大都护眼里揉不得沙子,阿爷最好派人去趟赫图阿拉,让姑姑回来。”

    吴克善沉声道,他的姑姑嫁到赫图阿拉,听说还算得宠,可是这大金国是注定要完蛋的,再说如今他们科尔沁部臣服于大都护,万一消息传到赫图阿拉,努尔哈赤那老奴迁怒于姑姑怎么办。

    “也罢,我明日就派人去趟赫图阿拉,就说我快死了,让你姑姑回来见我最后一面。”

    吴克善自点了点头,在他看来那黑还勃烈虽说如今贵为后金所谓的“四大贝勒”之一,可其人既黑矮且肥壮,真是糟蹋了他那位温婉柔美的姑姑。

    数日后,查干湖畔,高进率兵抵达科尔沁部的驻牧地,随行的除了八千大军外,还有五千人的后勤辎重和商队,他带来了如山似海般的物资,顿时便让科尔沁部上下欢欣鼓舞起来,而吴克善这位新晋的左翼汗王地位更加稳固。

    中军帅帐内,吴克善自领着科尔沁左翼诸部的台吉们拜见,当莽古斯三兄弟看到朔方军大营里那些巡逻的武士人人披甲,俱是暗自庆幸他们已经臣服于那位朔方大都护,不然这等全军皆披铁甲的大军杀至,科尔沁部若是抵抗,必将化为齑粉。

    “拜见大都护!”

    “都起来吧,今后科尔沁部之主便是吴克善,你们派人告诉奥巴,让他自削尊号,否则便洗干净脖子等死。”

    林丹跑了,对高进来说,大军出动,刀兵不见血,是为不详,如今科尔沁左翼臣服,吴克善对他忠心耿耿,而且更是完全赞同他的汉化之策,他没心思再去折服奥巴这个土谢图汗,倒不如用他的脑袋来给吴克善立威。

    科尔沁左翼的台吉们终于见识到了吴克善口中这位大都护的威严霸气,在他们看来奥巴是死定了,继而心中大喜,纷纷表示若是奥巴不识时务,他们愿效犬马之劳。

    最后莽古斯派去的使者被割了鼻子回来,科尔沁的土谢图汗奥巴表示绝不会接受高进的威胁,这让莽古斯喜出望外,接着尚未解散的科尔沁左翼大军便高高兴兴地当了先锋,前往奥巴这位汗王所驻的塔虎城。

    高进领着白马骑和背嵬军以及四千轻骑,跟在了科尔沁左翼大军后面为他们压阵。

    塔虎城虽然名带了个城字,但是城墙高不过两米,与其说是城市,倒不如说是个大型围栏,几乎是莽古斯带着科尔沁左翼大军出动,奥巴便召集了右翼诸部兵马,当两军对垒时,奥巴这位科尔沁的土谢图汗召集了近一万五千兵马。

    莽古斯本来打算在高进这位大都护面前好好表下忠心,想让麾下军队打头阵,可是却被高进直接拒绝了,“既然彼辈自寻死路,就不必那么麻烦了!”

    苍凉的号角声中,背嵬军和白马骑纷纷披甲上马,既然奥巴聚集大军野战,高进自然不会客气,他要直接用重骑兵正面打崩奥巴的骑兵,然后让莽古斯他们率兵两翼抄掠就是,至于他带来的四千轻骑,则是用来压阵的。

    看到背嵬军和白马骑身披重甲上马,科尔沁左翼的六千多骑兵纷纷欢呼起来,他们从未见过那么多的重骑兵,在他们眼里对面的奥巴已是将死之徒。

    曹文诏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上一仗他打得意犹未尽,毕竟莽古斯是吴克善的祖父,他最后收力了,但是这回大都护亲自出战,要阵斩那个土谢图汗奥巴,他总算能杀个痛快。

    随着鼓声响起,曹文诏领着背嵬军作为前锋,率先出阵,而对面的科尔沁右翼大军里,亦是有大队的骑兵狂奔而出。

    观战的科尔沁左翼各路台吉们看着背嵬军一字前行,三轮奔射后转瞬间变换阵形,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骑兵,恐怕成吉思汗时战无不胜的怯薛军也不过如此罢了。

    一个照面就打穿对面骑兵的曹文诏气势汹汹地直扑奥巴这个土谢图汗的苏鲁锭所在,他压根就不在乎身后那些溃兵会包抄他的后方,他现在眼里只有那杆黑色苏鲁锭下穿戴金盔的鞑子。

    科尔沁部右翼大军里,随着传令兵的吼叫,两侧又是数千骑兵出击,试图围死背嵬军,可是这个时候,高进亲自率领的白马骑,以五百骑一波发动了冲锋,先是被背嵬军冲散的科尔沁右翼骑兵刚刚聚拢就被冲垮,随后那两翼扑来的骑兵则被后面三波白马骑直接冲散。

    看着前后五波重骑兵如同铁锤般将近万的科尔沁右翼骑兵击破,而奥巴这个汗王最后留在身边的五千骑被杀得节节败退,莽古斯他们这些左翼的诺颜和台吉们看得是心潮澎湃,不能自已,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带兵台吉们已经忍不住想要驱马厮杀,这样神勇的首领,谁不愿意追随。

    终于当曹文诏领着背嵬军杀到距离苏鲁锭不到百步距离的时候,吴克善让科尔沁左翼的六千骑兵杀向了被打崩后仓促聚拢的科尔沁右翼主力。

    没有后顾之忧,高进领着最后加入战场的五百白马骑沿着曹文诏和前面三波白马骑冲开的血路,直插奥巴这个土谢图汗的苏鲁锭本阵。

    曹文诏领着背嵬军下马步战了,他已经连破六阵敌骑,胯下马匹乏力,再也冲不动前方的怯薛,不过这时候身后随着马蹄声雷动,当他看到高进亲自挺矛冲锋后,却是高呼起来,“大都护已至,诸君随我向前。”

    背嵬军们挥舞着重兵器随着曹文诏这个将主冲向前方孤注一掷冲锋而来的怯薛军,曹文诏和贺人龙杀疯了,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这样痛快过,身边是骁勇善战的部下,身后是效忠的主君。

    高进长矛连挑两骑怯薛后,朝曹文诏和贺人龙喊道,“上马,随我冲阵。”

    抓住两匹无主战马,曹文诏和贺人龙翻身上马后高呼,“愿为大都护前驱!”便挺矛挥刀朝前冲杀而去,然后是更多的背嵬军抢夺被白马骑刺落马下的怯薛军战马,高声呼应间为白马骑在前面开路。

    苏鲁锭下,看着最后的杀手锏,怯薛军短短片刻就被杀得倒卷崩散,拔刀的奥巴被身边侍卫死死抱住,“汗王,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相距不过五十步,高进看着被侍卫们簇拥着丢下苏鲁锭仓惶逃走的奥巴,提气高声道,“贼酋在前,不要叫他跑了!”

    高进在身边亲卫护卫下,抽出大弓便朝着奥巴射去,这一仗他打得极为轻松,有曹文诏这等猛将领着背嵬军在前开道,白马骑连环波次冲锋,科尔沁的一万多骑兵直接被打穿。

    奥巴中箭从马上栽倒,在“大都护神射!”的欢呼声里,曹文诏等众将都是飞骑而出,大都护已然驻马,分明是将这枭首之功让于他们了,这个时候谁愿意错过这阵斩贼酋的功劳。

    放自从地上爬起来,肩膀中箭的奥巴就看到身边的侍卫被几个凶悍无匹的汉将用刀枪搠死,骇然间他挥刀欲挡,却没想到一员汉将居然奋不顾身,弃刀从马上飞扑,将他扑倒在地,接着掐着他的脖子硬生生将他勒死。

    曹文诏看着那居然从狂奔的马上飞扑的脸生白马骑,也只能暗骂一声疯子,身边贺人龙脸色几次变化,终究也没有上前抢功,只是恨恨地策马到了那杆黑色苏鲁锭前挥刀砍下。

    满桂掐死奥巴后,用弯刀割下他的脑袋绑在金盔里之后,方自狂喜地到了已经率兵杀光附近残兵的大都护面前道,“大都护,贼酋首级在此!”

    高进看着单膝跪地的满桂满脸是血,大笑起来,“满桂,你是百户了。”

    “多谢大都护!”

    满桂狂喜,虽然他过去也是百户,可是这能和朔方军的百户相比吗,给他一百朔方铁骑,他能打败宣府千余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