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二零章如何脱离低级趣味
    第一二零章如何脱离低级趣味

    孤独的施琅走在广州的集市上,漫无目的。

    在海上追踪船只,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跟精力的事情。

    他从虎门追到了澎湖,又从澎湖追到了东海,一路随着那三艘福船以及两艘武装商船,眼看着他们一路从福州府,泉州府,漳州府,潮州府,炮轰到广州府。

    好不容易在广州府靠近了这五艘船,他早就残破不堪的小帆船却比武装商船给轰成了碎片。

    最后,拼死游上海岸,连停滞一下这样的事情都不敢做,匆匆汇进了人群。

    傍晚的时候,他悄悄潜进十八芝在广州的堂口,想要打听一下消息,可惜,他得到的消息让他血泪直流,几欲昏厥过去。

    不用听什么消息,仅仅是堂口上张贴的画影图形,就让他有些心灰意冷,直到看到自己全家遭难的告示他才直到,郑芝龙死了——全赖他施琅!

    是他施琅与刘香残部内外勾结害死了一官!

    狂怒的施琅在广州堂口的柴房里盘坐到了半夜,然后,在下半夜的时候熟门熟路的几乎杀光了广州堂口中所有人。

    只留下一个妇人,要她告知郑经,他一定会杀光郑氏满门为自己的全家复仇。

    办完这件事之后,才从痛苦中走出来的施琅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坐实了谋害郑芝龙这件事。

    “喂,兄弟,我们要去关中做生意,缺少伙计,你去不去?”

    一个突兀的关中腔突然从他耳边响起。

    施琅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不高,长得既不好看,也不难看的清爽汉家青年正笑眯眯的瞅着他。

    不知为什么,施琅看到这张脸后,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在那里见过。

    就拱手道:“兄台,我们可曾见过?”

    韩陵山哈哈笑道:“掌柜的说我这张脸天生就适合做生意,不管谁见了都说好像在哪里见过……掌柜的,掌柜的,你快出来,又有一个说见过我的人来了。”

    一个穿着紫色纱裙的女子从窗户上探出脑袋瞅了施琅一眼道:“看起来龙精虎猛的,你可要跟随我们走一遭关中?

    看你你这幅倒霉样子,有赚钱的机会就要抓住,当初一官也是从小伙计做起,最后才置办下这么大的一片基业。”

    施琅摊摊手道:“可以,什么时候动身?”

    紫衣女子笑道:“想要早点动身,那就要看你们什么时候能把车装好。”

    施琅低声道:“好,这个伙计我当了。”

    韩陵山笑眯眯的朝掌柜的挑挑大拇指道:“这么精壮的好劳力广州可不多啊。”

    紫衣女子挥挥手帕笑骂道:“再去找找,就按照这个样子找,等我们有十个人了就出发。”

    听紫衣女子这么说,施琅眼中寒芒一闪,以他的江湖经验,就这一句话,他就知晓这个商队不对头。

    既来之,则安之,施琅提着包袱随韩陵山一起去了店铺后院。

    韩陵山嗅嗅鼻子,施琅身上有浓重的血腥气……看来,已经轰动广州的十八芝堂口惨案,八成就是这个家伙做下的,也不知道郑经知不知道。

    广州还是暑气难消的时候,关中早就是一派寒风萧瑟的场面了。

    柿子树上的叶片已经落光了,只剩下红彤彤的柿子挂在树上。

    跟别的果子不同,柿子一般很少自动脱落,主要是柿子柄跟树干是连成一体的,并不像梨子,桃子,苹果那样有隔层,一旦果子熟透了,果柄就会从树上脱落。

    想要柿子从树上掉下来,除非柿子已经变软,离开果柄……

    萧瑟的秋风中,云昭漫步在落叶中,多少也沾染了一些萧瑟之气。

    这时候他很需要这股子特殊气质去应对将要见到的客人。

    郑芝龙已经死了,云昭觉得自己应该有奖品才对,今天,郑芝豹的心腹来了,估计就是来送奖品的。

    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一件事,如果没有奖品,郑芝豹很容易步他两位兄长的后尘。

    打通与马六甲的联系,对蓝田县来说非常的重要!

    在陆地商贸已经快要达到巅峰的时候,蓝田县必须扩大财源,才能应付蓝田县财政越来越大的胃口。

    而发展海军,本就是一件极为昂贵的事情,除过以战养战发展海军之外,云昭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办法才能获得一枝纵横四海的海军。

    郑芝豹的使者不急着见,晾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免得这些使者拿出平日里喜欢讲价还价的德行,弄得自己怒火高涨的下令把使者砍头。

    到了现在的地位,拼的不是看谁杀人多,而是看谁杀的人少!

    只有将军才以杀敌多少来论功绩,到了王这一级,杀的人越少,越说明他掌控部下的能力强。

    所以才说——仁者无敌。

    云昭独处的时候还是很有王者风范的,至少,杨雄是这么认为。

    只要经常给主公送红薯的云杨不在,在主公面前没点人样的韩陵山不在,喜欢威逼主公的韩秀芬不在,再加上一个喜欢耍赖的钱少少不在,主公的威严就有了很大的保障。

    现在再称呼县尊就非常的不合适了,杨雄决定先从自己做起。

    “主公,孙国信来密信了。”

    云昭皱眉看了杨雄一眼道:“你们改了对我的称呼?”

    杨雄道:“这是自然!”

    云昭朝洛阳位置看一眼,点点头道:“也罢,李洪基隔绝了关中与京师的联络,既然如此,这西北之地就由我先代领吧。”

    杨雄欢喜的道:“除过主公,这天下也没人有资格让属下如此称呼。”

    云昭打开火漆瞅了一眼孙国信的密函,对杨雄道:“唤钱少少过来。”

    杨雄立刻去了。

    云昭背着手朝草原的位置看了一眼道:“但愿你这个大喇嘛能替我们收回草原,雪原,戈壁民族的心。”

    在等待钱少少的时间里,云昭还是见了郑芝豹的使者。

    郑芝豹的使者也姓郑,是郑氏家族的远方。

    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他说了很多恭维的话,云昭都没有认真听,之所以会见这个人,完全是给郑芝豹一个颜面。

    “告诉郑芝豹,我们需要一个出海口,只要是能走一千料大船的海港就成,在哪里我不在乎,必须在最近办好。”

    郑元生连忙道:“县尊,我家主人的意思是可以帮助蓝田县运送,接收货物。”

    云昭冷漠的看了郑元生一眼道:“就潮州吧!”

    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郑元生还有很多的话都没有说,一张脸涨的通红,见四面八方的人都恶狠狠地看着他,微微叹口气,就离开了大书房。

    会见的时间很短,云昭回到自己办公的地方的时候,钱少少已经过来了,还是那副死样子,跨坐在窗户上,见云昭过来了,就愉快的叫了声“姐夫。”

    杨雄在一边不满的道:“应该叫主公!”

    钱少少笑道:“如果不是因为姐夫,我早就去别的地方另起炉灶当我的山大王了。”

    云昭闻言瞪了钱少少一眼,钱少少低下头很不高兴的道:“主公!”

    “没人的时候你爱叫什么叫什么,有人的时候别胡来,更不要乱说话,免得让人家以为你是在持宠而娇。

    我是你姐夫没错,更多的时候我还是你的主公。

    我们如今家大业大,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钱少少泱泱的答应一声。

    云昭将孙国信的密函递给他道:“去安排一下吧,莫日根大喇嘛出行,怎可没有法驾。”

    “蒙古骑兵一千您认为如何?”

    钱少少快速看完了密函,有些兴奋。

    云昭摇头道:“宗教就是宗教,不能掌兵,着为永例吧。”

    “您是不大准备让我东方也出现骑士团一类的组织吧?”

    云昭点头道:“宗教容易让人狂热,让人执着,他们如果有兵权,将是天下的灾难,告诉孙国信,不是信不过他,而是信不过后来人。”

    “护卫总是要有的。”

    “那就在喇嘛中招募,平日为僧,危险的时候为兵。”

    “取少林寺武僧旧事?

    五百之众?

    不配发火器?”

    云昭看了钱少少一眼,钱少少立刻道:“哦,记住了。”

    “莫日根大喇嘛更应该以德服人。”

    “在野人区以德服人?”

    “没错,多派一些医者,兽医,各色工匠,以及口齿伶俐者如孙国信麾下。”

    “这样就可以了?”

    “应该可以了,未来十年,莫日根大喇嘛的足迹要踏遍草原,戈壁,沙漠,雪原,这也将是他一生的事业。”

    钱少少叹口气道:“孙国信有些亏啊。”

    云昭淡淡的道:“既然要办大事,要起大事业,怎么能少得了大牺牲呢?”

    钱少少道:“我听韩陵山说,孙国信似乎已经沉湎于佛法之中不可自拔,他会不会……”

    云昭摇头道:“我能给他的就是绝对的信任,我也相信,孙国信发下的宏愿,你要相信,孙国信已经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钱少少眼珠子转了一圈道:“您没发现,我也脱离低级趣味了。”

    云昭叹口气不再说话,显得很是悲伤。

    很久以前,云昭不理解什么才是脱离低级趣味,现在他明白了,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少了些许伟光正,多了几分悲天悯人。

    在大明世界这么多年了,云昭发现,圣人从来不是自己要成为圣人的,而是被环境,历史,以及自己的行为硬生生的推到这个位置上来的。

    就像他自县尊而后主公一样,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