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 > 1800-太热了
    来到了跟前,就瞧见,房间门前恭敬的站着两个年轻的女族人。

    姬贼瞧见了,对身后泰点点头,那意思你做的不错。

    泰特别的不好意思。

    再去瞧胖鸟,这会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这,这是什么?”

    姬贼乐了:“洗澡啊。”

    说着,姬贼就迈步走了上去。

    到跟前了,俩女族人客气的对姬贼低头,喊一声大王。

    姬贼挥挥手示意不用客套,然后一把将门就给推开了。

    推开了门,姬贼还站在门口,转身冲胖鸟道:“孙子,还愣着干嘛,过来啊。”

    胖鸟一双眼只顾着瞧那两个年轻的女族人了。

    好家伙,太阳部落里,还没有这么好看的女族人呢。

    那家伙,太阳部落里面的女人,全都是瘦的皮包骨头就跟骨架子似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哪里像是这两个女族人?啧啧,肥瘦均匀,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丰腴。

    这不是么,胖鸟追上去几步,拉住了姬贼,吞口水问道:“爷,爷爷。这,这是什么意思?”

    姬贼乐了:“这啊,吃完饭的放松啊。”

    说着,姬贼还给了胖鸟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那一瞬间,胖鸟乐呵呵的笑了,一张脸上,写满了猥琐。

    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回来的土山来到了泰身边,伸手向前指,小声的嘟囔问:“这是怎么回事?大王到底想要干什么?”

    泰踮脚附耳在土山耳边说了几句话,后者明白过来:“这,这会不会太狠了。”

    泰一脸无辜的耸肩膀,那意思就是在说大王吩咐我这么做的,我只有照做呗。

    领着胖鸟进了房间,房间里面,放着一个大陶瓮,陶瓮里面,装满了温度适中的水。

    姬贼刚转身想要和胖鸟介绍,可还不等姬贼一句话说出口,胖鸟就好像是看到了天底下什么让人激动的事情一般,哈哈叫着扑上来,双手抓住陶瓮边沿,探脑袋就往陶瓮里伸了过去,咕咚咕咚的,先喝了两大口水。

    喝完了,他还冲姬贼咂嘴:“准备这么多的水,这我怎么能喝的完呢?而且,这水这么热,喝着也没有凉的好喝,不过不管咋说,也还行吧。”

    姬贼都傻眼了,天才,我那是给你用来洗澡的水。

    楞归楞,但姬贼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好喝吧?”

    胖鸟用力点头。

    姬贼嗯一声:“成,既然好喝的话,那你把衣服脱了吧。”

    胖鸟身上说是衣服,其实也就是在私密处裹了一圈兽皮而已,身体其他位置,全都是裸的。

    这不么,听姬贼一说,他还纳闷呢:“脱什么?”

    姬贼指着胖鸟腰间那一圈都已经馊了的兽皮:“就是那个。”

    “我脱它干嘛?”

    “你不脱,怎么洗澡不是?”

    “洗澡?”胖鸟很纳闷的样子。

    姬贼也不和他废话,打了个响指,两个女族人恭敬走来,伺候着给胖鸟宽衣。

    胖鸟那个小表情,好家伙,简直神了。

    羞涩之中带着一点闷骚,复杂的脸上写满了欲拒还迎:“哎呀,这,这不好吧,我自己,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不用麻烦你们了。”

    说话功夫,这家伙一拽腰间兽皮,瞬间清洁溜溜。

    他光着身子站在那,还问姬贼呢:“接下来怎么做?”

    姬贼拿手一指陶瓮:“跳进去洗澡啊。”

    不用姬贼吩咐,胖鸟一下子就跳了进去,两个女族人也上去站在陶瓮边上服侍。

    躺在温度适中的陶瓮之中,感觉到身体抱在温水中的那股子惬意感,胖鸟长长的啊了一声,整个人身子都软了下来,甭提有多舒适了。

    他不住地点着头,用力的嗯着:“好,好,好,爷爷你也是的,这么舒服你怎么不早说呢?”

    姬贼笑眯眯的问:“舒服吧?”

    “当然舒服,就是这样会不会太浪费水啊?”

    姬贼摆手:“对孙子你,就是再浪费,我也不能说啥不是,毕竟爷爷疼孙子嘛。”

    被姬贼占了便宜的胖鸟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占了便宜,啊哈哈的大笑:“对,对!”

    他笑,姬贼也跟着笑。

    泰搬来了一条凳子放在姬贼后边,让姬贼坐下歇息。

    姬贼回头瞧一眼,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说了一声谢。

    他也不走,就坐在这瞧着,胖鸟呢,则躺在陶瓮之中享受着。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姬贼开口了:“孙子啊,我还是很好奇你在太阳部落中是什么身份。”

    胖鸟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来了不满的神色:“我的身份?呵呵,你还不配知道呢。”

    土山冲姬贼低声道:“大王,要不我去打死他吧?”

    姬贼挥挥手:“不用。”

    说着,姬贼望向陶瓮中开始闭着眼睛享受的胖鸟,对着陶瓮边上那两个女族人使了个眼色。

    二人会意,收了手退了下去。

    她俩下去,跟着走来了四个体魄健硕的男性族人上来。

    这些人走上来,伸手往水里帮胖鸟撮泥灰儿。

    这位躺在水里,一边享受,还一边道:“嗯?怎么手变得这么粗糙啊?手还多了呢怎么还?唉,力气用这么大干嘛,疼。”

    说一声疼,胖鸟睁开了眼睛,一看到周围四个健硕的爷们,被狠狠的吓了一跳,嗷唠一嗓子在陶瓮中就叫出来了声音,双手捧在胸前,口中结结巴巴:“你,你们是谁,你,你们想干嘛?”

    姬贼哦了一声:“不用紧张孙子,他们是来给你搓澡的,你看,他们撮过的地方,是不是变得干净了许多?”

    胖鸟一听一瞧,唉,你别说,还真是诶。

    就是一点,这让男人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还真是不习惯。

    他嘟囔着,口中道:“要还是刚才的女人就好了。算了,你们搓吧。”

    说完,这位又闭上了眼睛享受。

    姬贼给了身背后泰一个眼神,泰明白了意思,把手举起来在空中摇了摇。

    随着他的动作,左右窜出来了几个族人,手里抱着干柴,他们跑过来,到了陶瓮下来一抽陶瓮下的木板,露出来网状的青铜杆撑住了陶瓮。

    随即,他们将手中怀中的木柴统统扔到了网状的青铜杆下面,吹着了火折子就开始点火。

    刚开始的时候,胖鸟还没觉得有什么,就是觉得烟味渐浓。

    他也没放在心上,还翻了个身子,道:“后背也搓搓,唉,对,就是这,用点力气。”

    那模样,那神情,真把自己当成了大爷。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胖鸟觉得不对劲了:“怎么越来越热了呢?”

    说话的功夫,他睁开了眼睛。

    当他的眼睛刚睁开,旁边立刻有人拿过来了一个井字形做成的木头架子,直接按在了陶瓮上来。

    胖鸟身子大,这井字形木头架子盖上去,他只能是露出来一个脑袋和肩膀。

    这下子,胖鸟大吃了一惊,在陶瓮中来回挣扎,口中还不忘叫道:“怎么回事!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这也是搓澡么!”

    姬贼心说笨死你这只胖鸟算了。

    他笑眯眯:“对,这也是搓澡。”

    姬贼一说这话,胖鸟放了心,也不挣扎了,老老实实的坐下去:“哦,那这样啊,你们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们要干什么呢。”

    姬贼站了起来,冲下面加木柴的族人使眼色。

    大家都明白姬贼意思,往陶瓮下面扔木柴的动作更迅速了。

    胖鸟这下察觉出来不对劲了,陶瓮之中皱起来眉头道:“不对啊,越来越热了?”

    姬贼笑眯眯:“这是正常现象。”

    说是这么说,但胖鸟总觉得心里头不踏实。

    他脑门上不住的汗流,烫的坐立不住,推着压在自己肩头的井字栏杆道:“不对,太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