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生钱系统 > 第1118章赵雅怎么还不来
    第1118章赵雅怎么还不来

    林飞直接朝着小萝莉扑了过去。

    他已经做好小萝莉逃跑,然后像上次一样抓的准备。

    然而——

    小萝莉非但没有跑,反而直接扑进他的怀中。

    然而竟然非常主动的去脱掉自己的衣服。

    额……

    林飞有些懵逼了,这是什么梗?

    下一秒——

    小萝莉已经抱紧林飞。

    已经被欲望冲昏头脑,又不是与小萝莉第一次的林飞,最后索性直接放开。

    两个人在这个独立空间内,彻底忘记彼此,抛弃一切。

    若是此刻有人看到现实中的林飞,一定会惊呆,因为他就是那样坐着,仿佛就是一座佛像。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飞睁开眼睛。

    全身舒畅,已经没有了任何欲望。

    回想刚刚在里面,不仅摇头苦笑,真的是非常疯狂。

    他现在有点儿自己都搞不清。

    刚刚就像是在做梦,并不是像与慕欣璇在一起的那种真实。

    林飞刚刚想要躺下入睡,咚咚咚!

    突然房门传来剧烈敲门声,接着传来赵雅焦急喊声。

    “林飞,你睡了吗?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去,你能陪我吗?”

    林飞就是一惊,跳到地上,打开门,看到赵雅已经穿好衣服,脸上写满焦急,再也没有之前的放浪。

    “发生了什么事?”

    “我爷爷、我爸爸和我妈妈同时出车祸,现在生命危在旦夕!”

    呜呜……

    赵雅说完,痛哭失声。

    “走!”

    林飞说完,拉着赵雅就出去。

    两个人直接开车赶往港城博宁医院。

    林飞对赵雅不放心,他直接亲自开车,虽然驾驶习惯略有不同,但还是很快适应。

    “他们干什么出的车祸?”

    林飞想到亿赵家的地位,出门肯定会有很多保镖随行,出现这么大车祸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赵雅现在也逐渐冷静下来,“我没有来得及细问,但刚刚是我堂哥告诉我的消息。”

    “你堂哥?”

    “对!我们父亲本来有个哥哥,前些年因为生病去世,现在家族产业都是由我父亲来负责。我堂哥赵明一直在赵氏集团担任总经理,我父亲在重点培养他。”

    “那你呢?”

    “我?”赵雅脸上露出苦涩,“我不喜欢商场,更不喜欢这种大家族的生活。”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那种可以写写自己故事人生。”

    “你想当作家?”

    “算是有这个梦想吧!不过,现在恐怕没有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赵家这几年的发展本来就不顺,所以赵明和爷爷提议让我嫁给张家明,与张家联姻,保证赵家发展。但今天我们这样与张家明发生冲突,恐怕再也没有回头余地了。”

    林飞微笑看向赵雅,“那你今天岂不是很亏了吗?”

    赵雅摇头,“我一点儿都不亏,当初与张家明在一起,就是被家族逼迫的,他本身就是一个花花大少,不知道玩弄过多少女人。”

    “再说了,我现在遇见你就更不亏了。相反,我现在还赚了呢!”

    哦?

    林飞产生好奇,发出惊异询问。

    “你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首富,过去赵家是担心因为钱而没落,现在有你了,就再也不用为钱担心了。”

    林飞嘴角翘起,“所以你就想要上床,想要让我睡了你?”

    赵雅脸颊羞红,但是并没有躲避,而是看向林飞说道:“其实我想要和你上床是你真的太帅气,太an了,至于说帮我的事情还真没有考虑。”

    “你没有考虑?”林飞好奇。

    赵雅点点头,“是的!因为我知道,就算是真的我遇到困难,没有和你上床,你也会帮我。”

    “那么自信?”

    “嗯!你就是那种让人看了就很信任的男人。”

    “你的嘴抹了蜜!”林飞调侃。

    不过,内心却对赵雅的情商非常的欣赏。

    她说的就是事实,现在赵雅已经列入了他的朋友之列,真的遇到困难,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就像现在去医院,若不是赵雅,他怎么可能会去呢?

    “其实我想和你上床,也是因为我不想错过你,哪怕就是让我给你怀个孩子也是可以的。”

    赵雅说完,脸颊绯红的看向窗外,已经不敢看林飞。

    此刻,她内心也是凌乱,明明是爷爷、父亲和母亲都是重伤住院,生命危在旦夕,但却还是忍不住对林飞表白。

    这份情,她很迷茫。

    “看来是我太俗气了!”林飞笑着调侃一句。

    “我倒是希望你俗气一点儿,甚至像张家明他们那样,见到美女就想要扑倒呢!”

    赵雅带着幽怨的语气说道。

    林飞没有再去接听,车子已经按照导航开进港城博宁医院。

    赵雅也收回目光,脸上再次充满凝重之色。

    此刻,博宁医院的急救室门口,围了很多人,各个衣着光鲜,脸上透着焦急。

    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年轻人,眼睛泪水滚落,身上多处擦伤,顾不上救治,焦急的看向门口。

    旁边一个打扮艳丽的妇人,正在抹着眼泪。

    其他人都不语,但却同样焦急。

    “赵雅怎么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