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品狂少 > 2028 一个岛
    他把这些一说,曾明月微微皱眉,曾珍却不以为意:“这个都简单的,老公你不知道,他们那边生活艰难,有这么一个岛,可以自己种地,能吃饱饭,甚至还餐餐有鱼,对多巴女婿和媳妇来说,差不多已经是天堂了,格林家族也从没提供过船只让他们出岛的,他们上岛后,真的从没出过岛,反正上次他们是这么说的,再说了。”

    她挥挥手:“真要回娘家什么的也容易啊,我到时功力增长了,跟你学的法术也多了,使个什么遮眼法,放他们出去,回来的时候再接回来,也不难啊,反正他们也不打电话,与外界是没有联系的。”

    岛上有电,但没有基站,格林家族即便来岛上,也是打卫星电话,所以多巴一家平时与外界确实是没有联系的。

    “你说行就行。”阳顶天无所谓,不过他一扭头,发现曾明月眼光有些古怪,他奇道:“怎么了?”

    “没有。”曾明月笑了一下:“这样也好吧,我其实还蛮喜欢他家的那个小媳妇的。”

    “我喜欢他们家女儿。”曾珍道:“多巴一家确实都还不错,老实巴交的,又信神,很诚恳的一家人,要是换了讨厌的人,我才不要他们进我的戒指呢,就算要仆人,也要换成猴子。”

    “别换成猴脑吧。”曾明月忙道:“多巴一家还真是不错的。”

    “我说了啊。”曾珍点头。

    这下阳顶天明白了,合着曾明月曾珍她们住那一段时间,对这一家人都有好感了啊。

    那就行了,阳顶天就去戒指里找了几株千日醉来,揉碎,再发功烘干,弄成干粉。

    曾珍好奇:“这是什么呀。”

    “千日醉。”阳顶天道:“人吸一点,至少要睡上两三天。”

    “对身体有没有损害啊?”曾明月有点儿担心。

    阳顶天笑起来,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你还真是个好人。”

    “月月有时候就是太圣母病了。”

    曾珍说着,扬起巴掌,在曾明月翘臀上重重的打了一板:“呆会我给你绑一个五心朝天,让老公好好的治治你这毛病。”

    打得有点重,曾明月痛叫,俏脸染晕,眸子里更是水光荡漾,实在是一个极诱人的少妇。

    阳顶天笑道:“别担心,这个千日醉就是一个麻醉功能,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就是让人睡,而且因为睡得足,全身都放松了,也不做恶梦,醒来后,反而精神特别好。”

    “真的吗?”曾珍好奇了:“那可以用来治失眠了,老公,你给我戒指里移几株,我有时候也失眠的,师姐也一样。”

    “你们失眠什么啊?”阳顶天奇怪。

    “有时候就是失眠啊。”曾珍道:“就是睡不着,喝酒起来又头痛,反正不管了,你给我们移几株嘛。”

    “那边一片都是,你们想要,自己移就行了。”阳顶天道:“我先把多巴弄醉吧。”

    说着,他催动灵力,裹着千日醉送出去。

    曾明月曾珍看到一片若有若无的白雾从戒指里飘出去,送到多巴一家人面前,多巴一家人完全没有发觉任何异样,说笑间呼吸到千日醉,随即就睡了过去。

    “哇,这一手太妙了,我喜欢。”曾珍抚掌欢呼:“老公,你要教我。”

    妙空门是传统门派,把人弄晕的手法也很多的,好比梁山好汉用的蒙汗药,妙空门就有,但妙空门所有的法门里,没有一样能跟阳顶天的手段相比。

    运气化雾,药物裹在气雾里送到别人鼻子边,这法门,实在太神奇了,也太好用了。

    “这个不用教的。”阳顶天笑:“你功力再高一点点,可以凝气了,用的时候,把戒指里的灵气凝成雾,就可以用了。”

    “耶。”

    曾珍抱着阳顶天就亲了一口:“爱死你这样的臭男人了。”

    阳顶天顿时就沉下脸:“我怎么就是臭的了。”

    “你有时候都没洗澡,好臭好臭的。”曾珍咯咯笑,转身就飘出了戒指,到戒指口回头:“不过你是我的臭男人,我喜欢。”

    曾明月也吃吃的笑。

    阳顶天搂着她柔软的腰肢,道:“你是不是也嫌我臭。”

    曾明月把脸藏在他怀里,吃吃的笑,她的身子又香又软,阳顶天忍不住就亲,曾明月回唇相就。

    她是那种传统型的女人,对自己男人,百依百顺,无论有什么要求,她都不会拒绝。

    “喂喂喂,你们在干嘛,出来啊。”

    曾珍没看到他们出来,对着戒指口叫。

    曾明月轻轻推开阳顶天:“我们出去吧,呆会珍珍急了。”

    她俏脸染晕,眸含春水,说不出的柔媚诱人。

    阳顶天忍不住又亲了一口,这才搂着她出来。

    曾珍妙目在他们脸上溜了一圈,小鼻子一耸:“哼,你们又瞒着我偷吃。”

    “什么叫偷。”

    阳顶天扬手就在她翘臀上打了一板。

    她没有曾明月那么丰肥,但极为紧翘,手感非常好。

    曾珍给打得啊了一声,捂着小屁股跳到一边,她身边刚好是多巴的女儿塞伊娜歪在那里,曾珍捏捏塞伊娜的鼻子:“喂,塞伊娜,你上次不是说要带我去摘花的吗?怎么睡着了,起来啊。”

    塞伊娜睡得死死的,自然不会应她。

    曾明月嗔道:“好了,你把她鼻子都捏红了。”

    “真的睡得这么死啊。”曾珍讶叹,转头对阳顶天道:“那这个要是做成香,或者融在酒里,是不是效果更好。”

    “效果会差一些啊。”阳顶天道:“我这是纯的,你要是做成香,或者融在酒里,有杂质,效果肯定差一些啊。”

    “也是哦。”曾珍点头。

    阳顶天笑:“你的小脑瓜子,也不怎么灵光嘛。”

    “要怪你。”曾珍嘟嘴。

    “为什么怪我啊。”阳顶天好奇。

    “当然怪你。”曾珍理所当然:“女人有了男人,自然要傻一些的,所以才说傻女人傻女人,没有叫傻女孩的。”

    “咦。”阳顶天想了想,点头:“好象有道理哦。”

    “本来就有道理啊。”曾珍笑着一指一直给阳顶天搂着的曾明月:“你看我师姐,江湖上声名赫赫的九尾狐,这会儿呢,给你搂着,除了在那里傻笑,啥也不干,一看就是个傻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