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韩娱超新星 > 第五十三章 先别哭了,先别哭了好吗?
    棒球帽、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大号口罩,在六月初的首尔街头,会打扮成这样的人应该几乎几个——在其他成员都抓紧时间躺在宿舍里补觉的时候,王南芊在这副装扮下,来到了对他来说充满了很多回忆的s公司的旧大楼。

    在现在这样一个对于exo整个组合都很是有些敏感的时间,想要在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的情况下,从他们的宿舍出门,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本来王南芊还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一番精密的筹划才出门,可是转念一想,他又不是出门去约会,只是去一趟公司而已,要是弄得那么小心翼翼的,岂不是更会让别人觉得奇怪?

    于是他反而做出一副丝毫想要隐瞒什么的大摇大摆的样子来,反而一路顺顺利利的来到了公司的旧大楼。

    在这一栋楼里进行练时间,也许都占据了他来到韩国之后的整个人生的半数以上——他一路顺着走廊、楼梯向那间曾经他也使用过的,属于练习生中的出道预备组的练习室走去,在跟几个见到他就激动不已的鞠躬大声问好、然而他却从来没见到过的练习生点头示意之后,他终于来到了那间练习室的门前。

    正准备要推开面前的这扇门,就在他的手都搭上了门把手的这一瞬间,从不远处走廊的拐角处忽然传来一阵充满了兴奋的交谈声——王南芊不由得下意识转头望去,于是他的视线正好就和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女孩子的眼神汇聚在了一起。

    那是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和面容,就连接下来他听到的那声充满惊喜和亢奋的喊声,也是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

    “啊!芊oppa!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

    并不知道姜涩琪的声音会不会传到练习室中,在第一时间来得及制止对方的王南芊赶紧把食指竖在脸前,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来——他并不确切的知道金世正和那个叫做董诗蕙的女孩子现在到底在不在这间练习室里,但不管怎么样,小心些、谨慎些总归是没错的。

    在最初的兴奋之后,姜涩琪也立刻读懂了就站在她们身前不远处的王南芊的动作所包含的意思,她赶紧止住了话头,然后拉着就走在她身边的裴珠泫向着对方跑了过去。

    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自己还只是个未来不知在何处的练习生,而他正站在演唱会的舞台上,像个王子一样享受着一四千人的欢呼。

    如今,她已经确定了自己将成为s公司很快就会推出的新女团的成员之一,正式出道,而此刻就站在她面前的他,看起来就和那些一直照顾着她们、始终就在她们的身边的那个曾经的他仿佛什么两样——自从他作为exo的一名成员出道以来,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好像从来都像现在这样、如此的接近过。

    再加上那位曾经让她觉得高不可攀的前辈,也不知道在最近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被爆出了和另外一个exo的前辈之间的‘恋情’——当初她看到那位前辈的绯闻对象居然是那个曾经坑害过姜涩琪的边伯贤前辈的时候,她还曾经稍稍为那位前辈担心过,可是后来她转念一想,如果那位前辈跟别人恋爱了,对她来说,难道不正是天大的好事吗?

    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还要担心那位前辈的事情?那位前辈最好和边伯贤这位前辈幸幸福福、开开心心、长长久久的在一起,那就再好不过了。

    被姜涩琪一路拖到了王南芊身边,看着距离她近在咫尺、只要她伸出手去就能立刻触摸到的人,在刚刚被正式宣布成为新女团的出道成员之一时都落泪的裴珠泫只觉得有那么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心头,让她差一点就没能控制好自己。

    在一四千人中,他找到了自己。

    那就像是奇迹一样。’

    在她刚刚确定能够出道之后,居然在第一时间又见到了他。

    exo前辈们最近一直在忙于演唱会的行程,这件事她是知道的,对于她来说,能够在这个时间这个场合见到虽然她很想见到、但却几乎不可能见到的人——同样与奇迹没什么区别。

    发生一次的事情,可以称作奇迹。

    连续发生的奇迹,那就不能再被称作奇迹了,也许该叫命运了吧?

    “芊oppa,我能出道了!我还有珠泫欧尼,还有”

    已经十分注意了音量和表情,然而姜涩琪脸上那份几乎就要满溢而出的喜悦和兴奋却怎么也无法被遮掩和控制——就算王南芊并特别听清她所说出的那些话语,却也能够很明确的了解姜涩琪到底想要对他表达些什么。

    在他成功的出道了之后,曾经在长久的练习生生活中一直与自己为伴的姜涩琪也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而裴珠泫这个和他曾经同病相怜的、关系也由此变得特别亲近的大龄练习生也终于抓住了属于她的机会。

    若是在正常的状况下,他大概就会带着和姜涩琪同样的情绪、请身前这四个他或多或少都认识的女孩子好好吃上一顿庆功宴,可是眼下他却是在接到金世正的那个电话之后才赶来的——想起那个一直都很坚强开朗的女孩子的哽咽声,再想到那个莫名其妙就被辞退了的女练习生,他现在实在是生不起半分要为这些熟识的亲友们庆贺的心情来。

    同样都是在一个练习室里拼命奋斗了很久的人,然而现在却只需要一门之隔——门外是天堂,门里是地狱,再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情。

    当在只差一步就可以作为shee的一员出道的时候落选,还是因为与自己的实力和练习态度完全无关的事情而落选,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自然能够懂得这样的感受。

    看着那个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在听到了关于她们的那么重要的好消息之后也没露出多少喜悦的表情,反而还在不断对她做出禁声和后退的手势的oppa,姜涩琪一开始还有些发懵——直到她看到王南芊推开那扇已经属于她们这些出道预备组的练习生很长时间了的练习室的门,姜涩琪才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赶紧缩到了门边、从练习室里看不到的位置。

    大概是做练习生的时间已经太久,对于出道变得实在太过于渴望,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刻变得太过于开心和亢奋,而有些忽略了身边那些没能像她一样幸运的人。

    “发生了什么哎呀,世正,先别哭,哎,你先别哭”

    一推开那扇隔开了天堂与地狱的门,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正蹲在门口不远处、眼睛已经肿得不像样子了的金世正,王南芊才刚说出半句话来,这个曾经被金妍政特意拜托过他要好好照顾的女孩就再一次流出了眼泪,这让他一下子就慌张了起来——在这个世界上,对于王南芊来说最困难的事情,就是应付女孩子的眼泪了。

    “前辈,oppa我我”

    一会儿是前辈,一会儿是oppa的,耳听着这个女孩子自己都有些变得混乱无序了的话语,王南芊一时完全无计可施,只能不停重复着相同的话语。

    “世正啊,你先稍微冷静一下,好吗?先别哭了,先别哭了好吗?先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吗?”

    哄女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这话一点不假。

    也不知道到底重复了多少遍这样的话,才等到金世正停止流泪,又再拙劣的安慰了对方半天,王南芊才多多少少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完全没想到,吴亦凡的那一纸解约诉讼,不止是影响了exo的成员们,居然还对那些还在s公司做练习生的孩子们带来如此负面的影响——那个自私的家伙为了自己一个人的利益,辜负、背叛、践踏、伤害的原来不仅是他、不仅是exo的成员们和与他们这个组合相关的公司员工们,居然还让那些与他毫无关系的练习生们遭受这样的待遇。

    每一个怀揣着追梦之心来到异国他乡的练习生,都是堵上了自己的青春和自己的人生,才会做出这样勇敢的决定的——如果是因为自己的态度或者是能力被淘汰的的话,那么在最后是无法怨天尤人的,可被这种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恶心事情牵连,在距离出道只有半步的地方被辞退

    做出这种事情的吴亦凡,也许可以被任何人原谅,却绝对不可能获得那个正蜷缩在练习室的角落里的女孩子的原谅——同样被这件事情波及到的金世正也许还有机会,然而那个叫做董诗蕙的女孩,却有可能因此彻底失去她的青春和人生的未来。

    “世正啊我先去看看她,好吗?”

    在苍白的安慰了金世正几句类似于‘不是还有半的考察期吗?世正你这半继续好好努力,一定可以出道的’之类的话之后,王南芊向着那个简直就像是化石一样静止在角落的女孩走了过去——比起金世正这个土生土长的韩国女孩,被公司辞退就几乎等于失去了在韩国的容身之所的董诗蕙在这个时候更需要他的帮助。

    看着那个蜷缩成一团的女孩,王南芊只觉得就好像是看到了当的他自己一样——在最后时刻得知能够成为shee的一员而出道的时候,他也像这个女孩一样,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练习室里,直到眼睛肿的看不清东西、嗓子哑到几乎讲不出话来。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和金世正一样,还拥有机会,而他也最终抓住了机会。

    这个女孩子,却直接被公司辞退,失去了一切。

    “你还好吗?不管有什么事情,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都说出来吧,说出来就会好一些的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尽力的。”

    蹲坐在那尊‘化石’旁,王南芊很明白在这种时刻无论说什么话都很难真正的安慰到那个女孩,于是他只好说出这样的话来。

    几乎是微弱到不可察觉到的声音,从那尊‘化石’处轻轻地传来。

    “我真的很想出道。”

    就像是触动了他内心最深处、那处最疼痛的回忆一样。

    “我都明白的,我都明白的,这之后你准备怎么办呢?”

    “”

    ‘化石’沉默了。

    在遭受到这么沉重的打击之后,大概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吧?

    虽然跟这个女孩子就只是见过几次、相处的还好,算是认识的关系,可是在王南芊的眼里,这个女孩子简直就像是当的他自己一样。

    “其实现在也不是机会了,能进入最后的出道预备组,已经充分证明了你的实力,这里不行的话,还可以去别的公司,其他公司的甄选也是时常会进行的,以你的实力”

    话说到一半,王南芊却自己就这么停了下来——这个女孩子已经被公司辞退了,在韩国完全失去了容身之所,而无论他所说的那一切,不管是参加其他公司的甄选、还是等待其他的什么机会,都是需要时间的。

    记不得到底是听金世正、还是姜涩琪说过,这个叫做董诗蕙的女孩子的家里家境很好,然而到底能不能支撑着这个女孩为了自己的梦想,就这么在韩国一直拖下去?

    “谢谢你,前辈。前辈你也很忙吧?我没关系的,我”

    ‘化石’又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那因为哽咽而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虽然已经完全显露出了她的情绪,然而她却说出了这样逞强的话来。

    鬼使神差般的,完全思考过这件事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一句话便已经脱口而出。

    “这样吧,我最近本来也正在找合适的房子搬出宿舍,等我找到合适的地方,先让你借住半,用这段时间去参加其他公司的甄选等到我底搬出宿舍的时候,你再把房子还给我,就当做是替我温居了,你觉得怎么样?”

    大概是这番话太富有冲击力了的缘故,‘化石’一般一直蜷缩成一团的女孩惊愕的抬起头来、望向那个居然为了她这样一个并十分亲近、就只是稍微相熟一些的前后辈关系的女练习生而讲出这样一番话来的前辈。

    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讲出这么一句话来的王南芊只觉得他自己好像主动找惹上了一个完全不必要的麻烦,看着那个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女孩脸上那又是惊愕又是感激的神情,王南芊觉得他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精彩的程度应该不会比对方少到哪里去。

    明明在被吴亦凡背叛又背后捅刀之后,就下定了决心的,怎么却又干出了这种事情来?

    “前辈谢谢你,前辈,可是我真的”

    糟糕,眼泪掉下来了。

    “好了好了,先别哭了,先别哭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