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游百妖帐 > 第六十章:理想曲折(上)
    堂中一时寂静无声,每个人都低头望着脚下的地面。茶香已经被滚烫的沸水泡开,飘到几人鼻前,却只能让他们因热湿倍感烦闷。

    “这,这也太……”莫文倒在座位之上,双目和身旁的玄奘一样瞪得很大。他很想对六耳口中说出的话语进行反驳,却无能为力。不是因为他嘴笨,而是因为那话中的真实残忍到生生堵住了他的口。

    人们不会吗?怎么可能。这几年一路走来,他们看过的令人可怖的人间地狱,难道还少么?

    没有人再开口。狠心把事实说出来的六耳,却忽然觉得耳朵烫,玄奘和莫文他们咬紧嘴唇时下唇的苍白似乎刺痛了她的心,甚至让她有了一种负罪感。或许她不该说出口。

    妇人最先结束这压抑的气氛,她将孩子又往身上拢了拢,看向主事:“那,那哥哥,我的孩子……”

    主事的眉头拧在一起,垂眼看着她怀抱里的婴孩。从他嘴巴合起可以看出他此时已经没有再哭闹了,那粉扑扑的圆脸白里透红,着实可爱。主事看着他足足有好几秒,才叹息着拍了拍身旁的桌子。

    “好吧,我会保你们俩周全。驿站里有个空了很久的下人卧房,位置比较偏僻,现在几乎不会有人经过。我叫信得过的伙计带你先去那里落脚,等过两天缺下的名额补上了,你再出来。”

    妇人对主事点了点头。

    安顿好自己的妹妹后,主事转回向师徒几人,行下一礼。“感谢诸位高僧出手救下小妹和她的孩子。”

    “施主不必多礼,是应该做的。”玄奘上前一步扶起他,却看到抬起头后的他面覆阴云,十分紧张。

    “不过,诸位高僧,还请你们不要把小妹的事情透露出去,也千万别和别人提起我讲过这些事。”

    玄奘呆愣一秒,便很快理解了主事的担忧,露出淡淡的浅笑。“施主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日头过了正悬在头顶的时候,燥热感稍稍减轻了几分,然而,师徒几人坐在主事为他们安排的房间里,仍免不了被屋内浓浊的热气蒸得有些烦闷。就连向来能沉得住气的玄奘,此时拨弄佛串的速度也时快时慢,紊乱起来。

    “师父,再喝口茶吧。”莫文递过去一被清茶,玄奘朝杯中望了望,长叹口气,却只是摇摇头拒绝。

    莫文只好把茶杯放回在桌上,沉吟片刻,又坐回了玄奘身边。

    “师父,你还在想那些孩子的事?”

    回答他的是玄奘痛心的叹息:“唉……怎能不想呢?那些都是孩子啊,就这么被关在笼里放在门外,未免也太可怜了。难道,就没什么办法能帮帮他们吗?”

    悟净在一边正用着蒲扇扇风散热,听到玄奘的话,伸手抹了把头上的汗珠,道:“主事不也说这主要是为了治皇后的病吗,那我们如果能直接把皇后治好……”

    他还没说完,意识到什么的莫文便再次从位子上站起来,一拳扣在自己的另一只手掌心:“对呀,要是我们能帮忙救皇后,不就能帮到这些孩子了!”

    “可是,可是我们中有人懂得医术……”玄奘眨眨眼,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飞快看向房间另一边半倚着桌子闭目养神的六耳,“悟空,你不是懂得医术么?是不是有办法医治皇后?”

    听闻玄奘的呼唤,六耳的眉毛颤抖两下,寄出些不悦的弧度来。她缓缓睁开眼,正对上玄奘期待的目光。她张了张嘴,下意识想拒绝,但内心深处却忽然伸出来一只手,扼住了她想要说出残忍话语的喉咙。

    最终说出口的,是带着几分无奈的语句:“的确是有可能治好皇后,再不济,我也能找太上老君要点仙丹让她康复,但……”

    玄奘的笑容果然在她说出“但”字后立刻僵住。

    “……师父,这也只能是一时地帮助比丘国而已。在我看来,这样的情况日后仍然会发生。”

    “你,这是什么意思?”

    六耳坐正身子和玄奘面对面:“很简单,因为这里的国王。师父,你不要忘了,是国王下令这么对这些孩子,也是他下令哪怕杀人也要掠夺过路人的小孩。”她勾起的笑容里逐渐带上讥讽的意味,“就算我们这次解决了他的需求让他放过了这些孩子,可是日后呢?等我们离开了,倘若再有什么情况,国王再次行无道的举措,师父难道还要千里迢迢回来继续救比丘国民么?”

    玄奘僵坐在位子上,突然间哑口无言。一旁的悟净突然间忘记了扇扇子,半晌才因为炎热回过神来。

    “可是师姐,之前我们不也救过一些国家的人么。比如车迟国、乌鸡国……”

    “但那些灾难的本源是一些为非作歹的妖怪,不是么?一个用妖术蛊惑麻痹了国王,一个干脆鸠占鹊巢取而代之。”

    突然,一旁的莫文忽然冷哼一下:“是啊,鸠占鹊巢取而代之。”

    六耳抬眼望着他,电光火石间,两人用眼神交换过威胁、敌视和警告,气氛短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房间里燥热的空气,就像是被一点小小的火苗点燃那般。玄奘忍不住扯了扯自己汗湿的衣襟,房间里好像更热了些。

    “啊,不过说来也讽刺,当时乌鸡国那个假国王,可是把国家治理得国泰民安呢。”

    莫文攥紧了拳头。

    “可是悟空,如果这次也是妖怪的蛊惑呢,毕竟你刚才不也说,国师提的这个主意很诡异么?”

    六耳继续看回玄奘:“那么,如果他们不是妖怪呢,师父你又觉得该如何?我只是觉得需要提醒师父你,如若有一天我们遇到的国王无道,是完全由他自己决定的,那么他能这么做一次,也就很可能会这么做第二次。而到那个时候,师父难道要为了救那么个国家,不惜以一己之力拥立位新国王吧?”

    “那怎么可能!”为一个国家改立国王?那是干涉内政,稍不留神还会为大唐平添争端!就算无为者不胜其位,但现实往往不会像理想里那般美好。他此行承载着太宗陛下对他的信任,定然不会做会为大唐带来麻烦的事。

    玄奘低下头,余光可以瞥见六耳的双脚。她把现实残忍地撕开,扔在了玄奘的眼前。头一次,玄奘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他忽然感觉到,他希望世间人多善,恶欲消除的愿望,是那么飘渺,实现起来的路,也是那么曲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