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3308章 做人可不能这么悲观!
    “呵呵,两位兄弟实力如此强横,倒是做哥哥的多此一举了!”

    直到良久之后,冉浩才终于整了整脸色,再次开口的话语之中,蕴含着一抹毫不掩饰的感慨,倒是显得颇为洒脱,又蕴含着一丝敬佩。

    “冉兄古道热肠,临危不退,实在是让人佩服!”

    这种表面工夫,云笑也是熟练之极,此言一出,饶是以冉浩的厚脸皮,脸色也不由有些尴尬,有些不太清楚对方是不是在嘲讽自己?

    说实话,冉浩和这二位的交情根本不深,单单是一顿酒的交情,就能让他豁出性命相护,连他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

    在这个大陆之上,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汉并非没有,却是极为罕见,很多时候,都会有着自己的目的才会出手相助。

    看冉浩以前的行事,绝对不是这种头脑一热就会冲在前边的性子。

    刚才那样的情况下,如果不是身旁两位隐藏颇深,他是真有可能被杀竹帮连带着干掉的。

    “不知道冉兄对以前那些萍水相逢的朋友,是不是也会如此两肋插刀呢?”

    云笑似笑非笑地再问了一句,让得冉浩的脸色不由更加尴尬了,他知道刚才的表现已经着了形迹,说不定就被这黑衣青年看出了某些端倪。

    “自然不是,其他那些酒肉朋友,岂能和星辰兄弟相提并论?”

    不过对方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冉浩自然是不会承认,他脸皮极厚,反应也是颇快,转瞬之间,便被他找到了一个大义凛然的理由。

    “呵呵,或许这就是老话所说的倾盖如故了!”

    云笑不置可否,反而还点头称赞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说道:“冉兄,请继续带路吧!”

    闻言冉浩不由大喜,他刚才还在担心看出某些端倪的星辰,会不再让自己跟着,那样他的某些任务可就完不成了。

    现在看来,对方先前那些话或许并不是意有所指,而只是发自肺腑的无心之言,这样一来,冉浩就能将自己的任务继续下去了。

    反正那人交给自己的任务,就是一直跟着这二位就行,刚才在见了这两个年轻人的强力之后,他打定主意,绝对不要主动招惹,免得性命不保。

    对此云笑也没有多说什么,以他的心智,如何看不出来冉浩的反常,只是一个可以一巴掌拍死的四品仙尊,他又怎么会有丝毫顾忌呢?

    之所以没有将冉浩赶走,云笑还想看看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或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可以靠着冉浩,将其幕后主使给找揪出来。

    当下一行三人继续朝着古竹林深处而去,而在他们离开半个时辰之后,一道苍老的身影,却是突兀地出现在了这片杀人之地。

    “果然如此!”

    看着那毫无气息的两具尸身,还有被压为肉饼的四位杀竹帮帮众,老者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先前的某些猜测,也终于是得到了证实。

    嗖!

    老者并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循着感应之中的气息,朝着古竹镇的方向而去,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些变故发生。

    …………

    古竹镇!

    这座位于古竹林中心的镇子并不大,而这一段时间以来,古竹镇前所未有地热闹,各处因为居住竹楼而大打出手的战斗层出不穷。

    当然,这些都只是古竹镇外围的小打小闹,经过那日之事后,小镇中心的几座竹楼,根本没有人敢再去打主意。

    因为其中三个最气派的竹楼之中,住着三大人类顶尖势力的超级天才,谁要是敢这么不开眼,那只能是嫌自己活得太久。

    没看到连那六品仙尊顶峰的强者赵松柏,也一直在某座竹楼的露台之上,做着守卫的职责吗?

    相对来说,烈阳殿天才徐良一所在的竹楼,要更有档次一些,毕竟另外两大天才的竹楼外,都是没有护卫的。

    一些人都能够猜到,那赵松柏或许早就归附的烈阳殿,烈阳殿对这古竹林也早有布局,每每想到这一点,不少人都有些惆怅。

    “唉,老古,看来这古竹林的机缘,未必有咱们的份了!”

    一座竹楼露台之上,曾经不可一世的竹刀客,仰头饮尽了杯中之酒,只觉有些苦涩,忍不住对身旁的某人感慨了起来。

    坐在竹刀客身边的那位,说起来在这古竹镇也是大名鼎鼎,因为他的修为和竹刀客一样,都达到了六品仙尊的顶峰。

    被竹刀客称之为“老古”的这位,赫然就是那日被月神宫雷殿天才曹曦文,一巴掌扇成半边肿猪头的古逍,他有一个颇为潇洒的绰号,叫做逍遥剑。

    严格说起来,这二位曾经也是针锋相对的对手,为了这古竹林之中的机缘,两人暗中还有几次交手,凶险之极。

    可是时过境迁,曾经的对手,现在却是坐在了一起喝酒,因为他们同病相连,都觉得古竹林中的机缘,再也轮不到自己。

    “老竹啊,做人可不能这么悲观,人家吃肉,咱们或许能捡点汤喝呢?”

    逍遥剑古逍还没有说话,坐在桌子另外一边的一个中年文士,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说出来的话,让得这二位都是心头一动。

    “穷书生,难不成你还想虎口拔牙不成?”

    竹刀客瞥了中年文士一眼,然后又心有余悸地将目光投向某几个竹楼所在的位置,口气之中,蕴含着一抹忌惮。

    “张生,那几位眼里可揉不得砂子,难道你忘记狂血手那家伙的下场了?”

    古逍当日可是吃过大亏的,在那位月神宫雷殿天才手中,他根本连还手都做不到,也怪不得他和竹刀客心灰意冷。

    被称为张生的中年文士,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叫这个名字,脸上却没有半点的变化,依旧轻轻摇着手中的拍扇。

    然而不经意之间,他身上却是透发出一抹若有若无的气息。

    “张生,你……你这是……”

    一旁原本喝着闷酒的竹刀客,在感应到这股气息的时候,陡然站起身来,指着张生,似乎有些东西还有点不确定,想要对方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另外一边的古逍反应也不慢,握着酒杯的手指都有些颤抖了,又有着一丝不甘,怎么这一段时间,总是遇到这些不顺心的事?

    “侥幸突破,都是运气!”

    见得两人已经感应了出来,有意露出那丝气息的张生便不再隐瞒,此言一出,旁边的竹刀客和逍遥剑尽皆陷入了沉默。

    这个叫张生的中年文士,曾经也是这古竹镇的一尊霸主级存在,实力和竹刀客逍遥剑相差无几,都处于六品仙尊巅峰的层次。

    只不过和那两位不一样,张生一年之中呆在古竹镇的时间并不多,这一次更是离开了古竹镇半年之久。

    没想到重新回到古竹镇的张生,竟然百尺竿着再进一步。

    从刚才那道气息,还有张生自己的话语之中,这二位都清楚地知道,眼前此人,已经是一尊货真价实的七品仙尊强者了。

    六品仙尊到七品仙尊,实在是仙尊阶别最大的一个分水岭,像逍遥剑和竹刀客,被困在这个境界差不多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

    之所以一直呆在这古竹林之中,就是因为相传这里有突破到高品仙尊的机缘,至于那突破到神皇阶别的传说,都被人选择性地忽略了。

    “张生,你不会是已经找到这古竹林的古战场遗迹了吧?”

    短暂的震惊过后,逍遥剑忽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让得旁边的竹刀客心头一动,暗道这家伙难道只是离开古竹镇,却没有离开古竹林?

    既然连四品仙尊冉浩都知道的古战场遗迹,这些常年混迹古竹镇的六品仙尊顶峰强者,肯定也是听说过这个说法的。

    张生消失半年之久,这一回来就突破到了七品仙尊,说不定还真是有所收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还争个什么劲?

    “怎么可能?你当那三位是傻的吗?”

    古逍话音落下,就见得张生大摇其头,然后伸手朝着某三座竹楼指了指,顿时让得旁边二位释然,如此简单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若是这古竹林的古战场遗迹真的已经被人找到,那从三大顶尖势力而来的天才们,绝对不可能如此淡定,他们似乎都在等一个时间呢。

    “那你这是?”

    逍遥剑还有些不死心,但此言一出,便看到张生似笑非笑的神色,当即满脸尴尬,暗道自己这一问可是问得有些鲁莽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难不成张生还能把自己突破到七品仙尊的秘密,说给他们二位听不成,这是个人人都懂的道理。

    没看一旁的竹刀客就要稳重得多,没有问出这种愚蠢的问题,而当他眼珠转了几圈之后,却是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竹刀客手指转动着酒杯,问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此问一出,一旁的逍遥剑也是心头一动,静静地看着张生,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