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妈咪,他才是爹地 > 第1034章 煽动
    下午。

    在上飞机之前,庄斐还跟夏岚歌通过电话。

    说是下午4点36分抵达。

    “好,到时候我派人去接你。”

    夏岚歌说。

    “嗯。”

    庄斐应下,说:“那一会儿见,我关机了。”

    “一会儿见。”

    跟庄斐挂了电话后,夏岚歌呼了口气,就目前而言,一切还算顺利,希望在庄斐来之前,不要再惹出什么事端来才好。

    另一边。

    司徒麟从皇权凛那边出来后,就回到自己屋子,开始调监控查询。

    不过。

    他并没有追查老徐的下落。

    反正有皇权凛在,就算老徐现在跑掉了,但迟早也会回来。

    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观察皇权家各处的反应。

    如今赫筝嬅在医院昏迷不醒。

    皇权帝一直留在医院,公司群龙无首,皇权家也因为这件事乱做一锅粥,这么好的机会,如果没人搞事,他都不相信这是皇权家的人了。

    但就目前而言,一切还风平浪静。

    直系的人都没什么动静,好像真的打算按照她家的计划,进行分工合作。

    这群老狐狸活了大半辈子。

    心思缜密。

    不会贸然出来做出头鸟。

    至于那些旁系的或许有贼心有贼胆,可是分量又不够,光是处置他们的话,是没办法做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所以。

    还是必须让皇权家的直系来个出头鸟。

    厉封爵有意让皇权赋来做这个出头鸟,因为他跟皇权玥关系好,通过利用皇权玥来煽动皇权赋,或许是个不错的法子。

    不过。

    司徒麟却有更好的人选。

    那就是老三皇权毅。

    因为皇权毅为人强势霸道,是除了皇权帝以外,在皇权家最出风头的人。

    他估计是最有取而代之的心的人。

    至少表面上他最有野心。

    再加上今天在他姐那儿吃瘪,他的女儿皇权烁也是个没脑子的,煽动这两人,比煽动皇权赋那个笑面虎,机会更大。

    至于该如何煽动。

    那么就要用到皇权玥了。

    司徒麟脑海中有了一个计划的雏形,他眼底精光闪烁,嘴角上扬,噙着一抹冷笑。

    混乱的局面是他的主场。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

    亭子里。

    皇权玥凑到司徒麟的旁边,出声问道:“司徒,大妈现在情况好点了吗?”

    “没,还躺在医院呢。”

    司徒麟说着,回头看着皇权玥,说:“上午你爸跟其他几位长辈去找了我姐,最后商量由他们几位长辈暂时管理公司事务,回去以后,你爸没什么反应吧?”

    “嗯?”

    皇权玥一听,有些不解地眨眨眼,说:“反应?有什么反应?”

    “……”

    看皇权玥一脸懵懂的模样,司徒麟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习惯了跟聪明人打交道。

    突然来了这么一个蠢的,感觉脑回路都连不到一块儿。

    他失笑说:“感觉这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就是担心你爸回去后会有所不满。”

    “为什么吃力不讨好?”

    皇权玥还是不解,说:“我爸他们之前也管理着公司的业务,也没见他们抱怨过,而且能管公司不是很好吗?多少人想管还管不了呢!”

    “……”

    这女人。

    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

    那些人管理公司,是因为有利可图,但这一次却不一样,因为决定权全部都掌握在他姐的手里,再加上她身后还有厉封爵当依靠,那些人就算是想糊弄都糊弄不了。

    说白了。

    现在他们就是个高级的打工仔,而且还捞不到什么油水。

    要是心中没有意见,那才奇怪了。

    不过。

    皇权玥明显是不掺和这件事,其中的利弊也根本不关心,完全就是个闲散无所事事的大小姐。

    “司徒,你是不是嫌我笨啊?”

    皇权玥忽然出声。

    “……”

    司徒麟回神,他看向皇权玥,见这个女人一脸落寞的表情,不禁好笑道:“我怎么会嫌你笨?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因为感觉很多事我都理解不了你的意思。”

    皇权玥抿了抿嘴唇,闷声道:“我跟你说哦,其实我在皇权玥也算是被排挤的对象,皇权烁他们都不愿意带我玩,说我没有眼力劲儿,不会看气氛之类的……”

    “……”

    “你现在是不是跟他们一样的想法呀?”

    “……”

    司徒麟没有吭声,不过他倒是挺赞同皇权烁的观点。

    皇权玥的确没什么眼力劲儿,思考问题也很肤浅,根本不会深沉的思考。

    但他觉得。

    这可能也跟皇权赋的教育方式有关系。

    他就压根不打算让皇权玥参与尔虞我诈的斗争,每天做一个闲散无所事事的大小姐,富足平安的度过一生,估计就是皇权赋最大的愿望了。

    而这个念头,再一次坚定了司徒麟的观点。

    想要让皇权玥吹耳边风,让皇权赋那只老狐狸动手不容易。

    因为皇权玥压根不掺和这些事,要是突然跑过去煽风点火,反倒会让皇权赋有所怀疑,从而更加小心谨慎。

    出头鸟。

    自然要打最嚣张的那只才对。

    所以司徒麟放弃了从皇权赋这边下手,皇权毅明显才是更好的对象。

    不过。

    想要挑拨皇权毅,还是要靠皇权玥在背后推一把。

    只见司徒麟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他嘴角上扬,说道:“在我看来,你只是很单纯,并不是笨,谁说擅长勾心斗角的人就是聪明呢?也有可能是贪欲过重,想要的太多,勾心斗角的蠢人可不少。”

    说着。

    司徒麟看向皇权玥,笑着道:“就比如你刚才口中所说的皇权烁,你觉得她聪明吗?”

    “你说烁堂姐?”

    皇权玥眨眨眼,回想了下那个人,道:“应该是聪明的吧?烁堂姐在咱们家小一辈的人里面,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大家都喜欢围着她转。”

    “这可不能说明她聪明。”

    司徒麟笑着说:“之所以那么多人围着她转,是因为她有个好父亲,你的三叔在皇权家不是很高调吗?除了家主皇权帝以外,他应该是整个皇权家地位最高的人吧?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皇权烁作为皇权毅的女儿,自然也是那些人巴结的对象。”

    “或许吧。”

    皇权玥闷闷道:“不管怎么说,反正比我是强了不少的。”

    “你这丫头,怎么总是妄自菲薄?”

    司徒麟笑,然后说:“你觉得她厉害,只是因为她长期贬低你,抹杀你的存在,所以你才一直对她敬畏三分,可是真的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她也就是个普通人,今天她也跑去找了我姐,这件事你知道吗?”

    “嗯……”

    皇权玥点点头,说:“我听说她从你姐姐那儿出来时可被气得不轻,冲着下人发了好大的火。”

    提到这件事。

    皇权玥不禁又八卦起来,道:“司徒,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她从你姐姐那儿出来后那么生气?他们在屋子里都说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

    司徒麟风轻云淡道:“只是因为看皇权凛不顺眼,想要诬赖她是还皇权战还有皇权夫人被人暗算的元凶,结果被我姐轻易识破了诡计,所以气急败坏。”

    “啊?”

    皇权玥一听,诧异道:“她竟然干这种事?”

    “对啊,听风就是雨的,没有一点证据就过去指证,自然是落得了一个自取其辱的下场。”

    司徒麟嗤笑,眼底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

    “唔……”

    皇权玥低头思索了下,道:“其实凛儿堂姐跟烁堂姐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差,凛儿堂姐处处都要压烁堂姐一头,所以她早就看凛儿堂姐不顺眼了,司徒,你还记得你们来那天的事吗?烁堂姐当着那么多长辈的面,还想找凛儿堂姐的麻烦呢。”

    “知道,看得出来,他们之间恩怨很重。”

    “不过她怎么能干出这样的蠢事呢?凛儿堂姐跟大妈的关系那么好,有什么理由害自己的母亲?”

    “看吧,你也觉得是蠢事吧?”

    司徒麟笑道:“我说起这件事,就是想让你看清楚,你心中那个形象高大的烁堂姐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你比她强得多,只是你不够主动,也不会为自己争取利益而已。”

    “……”

    皇权玥听了司徒麟这番话,内心很受震动。

    她是真没想到,皇权烁会干出这样的蠢事来。

    虽然一早就知道她看皇权凛不顺眼,一直都想把人赶出皇权家,但也不能心急就乱说话啊?

    这么想来。

    皇权烁也不过如此。

    连她都知道不能做的事,那个皇权烁竟然做了。

    真笨!

    “对了,司徒。”

    皇权玥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看向司徒麟,说:“所以现在有没有抓住昨晚上的贼人呢?竟然越过了皇权家的层层防守对大妈下手,到底什么来历啊?现在整个皇权家都在讨论这件事,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的。”

    “还没有。”

    司徒麟看向皇权玥,说:“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动的手,但是基本可以确定,是皇权家内部的人在指使。”

    “什么?!”

    皇权玥一听,大为惊讶。

    她诧异道:“怎么会呢?皇权家的人怎么可能伙同贼人对自己家的人动手?”

    “呵。”

    司徒麟笑道:“傻丫头,忘记我跟你说过的内鬼的事了?”

    “哦,内鬼!”

    皇权玥反应过来,又问:“你们还没有抓住那个内鬼啊?”

    “对方很狡猾,一直隐藏自己的踪迹。”

    司徒麟说着,表情微微严肃了几分,又说:“不过,其实我心中是有人选的。”

    “你有人选?”

    皇权玥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她连忙问道:“你怀疑谁是内鬼?”

    “……”

    这次。

    司徒麟没有立刻回答皇权玥的问题。

    他眼睛直直地盯着皇权玥,表情凝重,道:“这件事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我也不好随便说出口。”

    “哎呀,你说嘛,这里又没有外人,我就听听,保证不外传!”

    她也很好奇,到底是谁一直在背后使坏。

    “那你一定不要到处乱说,明白吗?”

    司徒麟再三叮嘱,说:“这件事事关重大,不能轻易走漏风声。”

    “嗯嗯!”

    皇权玥头捣蒜泥似的点头,冒着星星眼,催促道:“你说吧,我保证绝对不乱传出去!”

    “真的?”

    司徒麟扫了皇权玥一眼。

    “真的真的。”

    皇权玥煞有介事道:“你不是说要彼此信任吗?你就是这么信任的?我说不会乱传就绝对不会,你说嘛,不然我会一直想这件事睡不着觉的!”

    “好吧。”

    司徒麟像是被皇权玥缠得不行,最后只能妥协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一定不能说出去。”

    “好!”

    皇权玥期待地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司徒麟。

    只见司徒麟冲她勾了勾手指,道:“你凑近一点,我怕隔墙有耳。”

    “嗯嗯!”

    皇权玥很听话。

    当真凑了过去,说:“你说吧。”

    司徒麟附身贴近皇权玥的耳畔,低声道:“其实,我怀疑是皇权毅干的好事。”

    “什么!?三叔?!”

    听完后。

    皇权玥立刻惊呼出声。

    “嘘……”

    司徒麟立刻做出无奈的表情,无奈道:“才跟你说这件事要低调,不能外传,结果你就吼这么大声。”

    “对不起嘛。”

    皇权玥歉意道:“我也是太惊讶了,所以才忍不住说出口的,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嗯。”

    司徒麟应了声,笑着揉了揉皇权玥的发顶,道:“真是拿你没办法,这次就放过你,但没有下次了,懂吗?”

    “……”

    被司徒麟碰触,皇权玥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她这会儿才意识到,两人的距离十分贴近,彼此似乎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频率。

    那一瞬。

    她心脏立刻快速跳动起来。

    要命。

    这么近距离地看到男人的五官,结果发现更好看了。

    司徒麟最让人着迷的就是他那双琥珀色的瞳孔,看上去深邃又迷人,清澈又看透人心,跟油画上的天使一样,完全长在了皇权玥的喜好上面。

    她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人呢?

    皇权玥浮想联翩道。

    已经忘了原先的话题。

    司徒麟见皇权凛双眼迷离,一副花痴的样子,心中不禁觉得好笑。

    这个女人到底能不能分清轻重缓急?

    感觉做什么事都随心所欲的。

    虽然司徒麟做事也比较随心所欲,但是跟皇权玥却又明显的不同,至少他在做正事的时候,会收敛住自己,可皇权玥则是完全不懂收敛为何物。

    他往后退了一步,跟皇权玥拉开距离,道:“这件事你知道就行,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什么都别说。”

    “哦……”

    听到司徒麟颇为正经的声音,皇权玥才回过神来。

    她眨眨眼,又有些好奇道:“不过司徒,你都说没有确凿的证据了,为什么会怀疑三叔呢?”

    “因为他嫌疑最大。”

    司徒麟给皇权玥分析,说:“你这个三叔在皇权家行事很高调对吧?我听人说,他向来自视甚高,甚至有次醉酒还说出过不必皇权家家主差的言论,可见他一直有野心。”

    “……”

    “昨晚上出事的都有谁?你六叔的儿子皇权战,还有皇权夫人,你觉得为什么偏偏对这两人下手?”

    皇权玥听后,一脸懵懂,问:“这两人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皇权战跟皇权夫人是没什么联系,可是他们却代表了不同的势力跟派别。”

    “……”

    “在你们皇权家其实暗暗分了几派,家主皇权帝自成一派,然后你二姑皇权昇中立,三叔皇权毅跟七姑皇权唯向来交好,然后你父亲也属于中立,那边都不掺和,又那边都关系不错的样子,接着就是你五姑跟六叔成一派。”

    “……”

    “如今,皇权战因为不明原因成了傻子,你六叔一家心系儿子安危,连这次公司的职能划分都没有参与,显然是半出局的状态,而皇权夫人昏迷不醒,皇权先生方寸大乱,也无心工作,整个皇权家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

    “……”

    “你说,这样的局面下,对谁最有利?”

    听到这儿。

    皇权玥总算听出了一些端倪,道:“你是说,三叔故意让人袭击了战堂哥还有大妈,就是想要整个皇权家乱起来,然后他出面主持大局?”

    “没错!”

    司徒麟眉梢一挑,悠悠道:“你以为皇权烁为什么要出面指证皇权凛,就是为了让我姐陷入两难局面,好牵制住她,可惜却被我姐打破了计划,可想而知,现在他们多生气。”

    “听你这么一说,果然三叔是内鬼的可能性最大!”

    皇权玥气愤道:“三叔太过分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就算有什么不合,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没错。”

    司徒麟笑着应和,说:“连自己的手足跟小辈都能残害的人,不配当你们的家人!”

    “不行,这件事应该让大家知道啊!”

    皇权玥说:“不然一直放任着三叔,他肯定又要干坏事了!”

    “我说了,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指证他,一切还都是我的猜测。”

    “但我觉得你猜的是对的!”

    “那也只是你觉得。”

    司徒麟说着,唇角一勾,然后琥珀色的双眼紧紧地凝在皇权玥身上,声音轻飘飘的,问了句,“阿玥,想让大家对你刮目相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