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拂他们拿不到监控还好,他们拿到了监控,这件事就没法再说了。

    沐导一说完,不仅江然,连江然的经纪人身体都是一晃,脑袋嗡嗡一片,差点儿没原地跪下,“她……她竟然答应了私了?”

    看着两人,沐导摇头,都是娱乐圈的,他自然知道江然经纪人的意思,本来拿完监控,不了了之就完事了,他们却想要炒热度,却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

    眼下这情况,江然这边官方直接下场,她怕是洗白不了了。

    “你不是说他们没有监控吗?”经纪人额头冷汗直冒。

    江然眼前都是黑的,眼下什么也想不起来,手脚冰凉的看向经纪人,“现在怎么办?”

    经纪人手颤抖的先打电话让手底下人公关,然后打开微博,他官方带号直接下场,刚进去就涌出无数私信跟评论,点赞第一条——

    【一直吃瓜没下场的路人在这里,说孟拂冤枉你们,让她道歉,还网暴孟拂跟她的粉丝,结果就这?我尴尬癌犯了,你们呢?我觉得可以直接让江然年度白莲花单独出道了(微笑)】

    都是骂他跟江然的,不说普通粉丝,连江然刚刚那个大粉都失望至极向孟拂道歉了。

    江然第一次上了热搜——

    年度白莲奖章。

    经纪人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兜里的电话疯狂响着,是他的隶属上司打过来的:“公司股票因为你们短短十分钟跌了两个点,你马上滚到我面前来!”

    说完,也不听经纪人的解释,直接挂断了手机。

    经纪人心口直接发凉,他知道自己完了,别说他,就算是江然,从今天开始后,可能都要退出《最佳偶像》,在娱乐圈毫无未来可言。

    他后悔了,不该因为江然的后台,去想着动孟拂,他好不容易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这次因为这么一件事,断送前途。

    娱乐圈传消息一向是最灵通的,江然这件事刚出来,观众已经愤怒了,这是关乎于人品上的问题,行为太过恶劣,就算《最佳偶像》不打算让江然退出比赛也不行了。

    官方直接发了一条江然退赛的微博。

    这消息一出来,整个训练营的女生都被惊到了。

    外面,孟拂刚被赵繁叫出来,就看到从楼上下来的苏承。

    苏承眉眼寒凉,他摘下口罩,看了孟拂一眼,“今天给你放假,休息一天。”

    “休息?”孟拂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左手捏了个东西,听到这句话,她也就淡淡应了一声,不太在意,“那个微博,我……”

    “孟小姐,微博上的事情我们已经解决了,监控也发给各大媒体了,你放心。”苏地以为孟拂担心,跟她解释。

    “你们有监控?”愁眉苦脸的赵繁猛地抬头,然后立马打开微博开始搜索这件事。

    不到十分钟,她原本一片狼藉的微博评论变了——

    【对不起,我来打脸了。】

    【请无视我之前的不敬,小姐姐你简直太帅了啊啊啊啊啊!】

    【果然,我们拂爹还是拂爹。】

    【新粉,求问拂爹什么梗?】

    【给楼上指路入坑视频,拂爹抬眼杀¥视频链接……】

    短短十分钟内,孟拂完成绝地翻盘,微博粉丝,涨到了156万!

    或者赵繁前后面色变化太快,苏地淡淡看了她一眼,“小场面。”

    赵繁语气一滞,忽然想起来,这可是苏承,当年孟拂的假唱的视频一夜之间凭空消失在娱乐圈,在微博上还没有人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苏承没听苏地的话,直接看向孟拂,“今天放假,你可以去玩,也能回家打游戏。”

    “孟拂不打游戏的。”刷微博正嗨的赵繁听到苏承这一句,直接抬头。

    这两年,她也看过孟拂的手机,手机上没有一个年轻人玩的游戏,孟拂也上过两个野鸡节目,里面也说了自己不太会打游戏,赵繁记得很清楚。

    苏地一愣,“是吗?”

    他怎么记得上次在孟拂手机上看到了一个时下正流行的游戏图标?

    孟拂默默把左手还没来得及放出来的优盘重新收到兜里,没纠结游戏的事情,朝苏承说了声谢才回,“我去一趟出租屋吧。”

    她得再去拿两瓶香水回来。

    与此同时。

    江家。

    孟拂这件事在网上闹大了,江老爷子一直关注孟拂的超话,还天天去给她打卡,自然没多久就知道了这件事。

    他还没回医院,在书房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江泉。

    江泉接完老爷子的电话,直接联系了孟拂。

    得知孟拂在一中边的房子,他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了孟拂的出租屋。

    车刚停下,就看到不远处一辆黑车开走了。

    江泉看着黑车的影子,略微顿了一下。

    “先生?”司机叫他。

    江泉反应过来,连忙下车去楼上找孟拂。

    他来过一次,但是对黑黝黝还没有电梯的楼道十分不习惯,准备这次顺道让孟拂搬到江歆然那里去。

    孟拂的门是半开的。

    江泉眉头拧的更紧,他进去后,帮孟拂关上大门,才往房间内唯一半开着门的书房走。

    书房里面也扑了纯黑色的地毯。

    孟拂正坐在靠近书桌边的地毯上,一手拿着盒子,一手摆弄着香水,看到江泉来了,她稍微偏了偏头,朝江泉打了个招呼,还能敷衍的,“来了。”

    她表情太过平静,好似是没受什么委屈。

    江泉抿了抿唇,“你没话要跟我说吗?”

    “哦,有,”孟拂随手拿出来一瓶透明的香水,“带给爷爷,撒到他的空气清新仪中就行。”

    江泉接过,“没有其他的了?”

    孟拂抬头,拉开倒数第二格的抽屉,奇怪的看他一眼,“你还要听我说什么?”

    随着她说的声音,第二格,一张卡在半中间的纸漏了下来,正好落在江泉脚边。

    江泉一边心酸,一边蹲下来,帮孟拂捡起来。

    手刚碰到这张纸,就猛然顿住。

    这是一张国画。

    ------题外话------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