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高手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关阁主,认输吧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关阁主,认输吧

    说真的,当看到第二场比试项目是布阵之后,关元海差点没被气死。

    梦老怪你还要不要点碧莲了!!

    你还敢偏心的再明显点吗?!

    第一场是炼药我忍了,第二场比布阵又是几个意思?

    谁特么不知道谢牧的布阵造诣多么牛叉,现在粤岛霍家地底下的那座大阵已经吓退了很多人了,和他比布阵,是嫌自己丢脸丢的还不够吗?!

    “怎么样,下场比赛安排谁上?”

    焚天殿殿主赵克端着茶杯,心不在焉地问了一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关元海看了他一眼,试探:“听说焚天殿人才济济,要不然……”

    噗。

    赵克被吓了一跳,一口茶水直接喷出来,然后用极度惊讶的眼神盯着关元海:“你开什么玩笑!!我们焚天殿全是一群杀胚,杀人放火他们专业,让他们弄什么阵法,还不如杀了他们呢!!”

    关元海闻言,神情不免一暗,他也知道赵克说的是实情,可是除了焚天殿之外,还能指望谁呢?

    关元海心里默默梳理自己的这些个盟友,然后发现,在阵法方面,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剩了了和尚和他的倒悬寺了。

    可问题是,这老和尚已经跑了,即便是追到倒悬山去,怕也很难说动这老家伙出山。

    “我知道你的顾虑,可是除了这老家伙,还有谁能跟谢牧一战呢?”赵克眼尖的很,一语道破了关元海的心思。

    关元海眯起眼睛,有些犯难:“可是,了了和尚如今已经走了,我们总不能追到倒悬山去吧!”

    意外的,赵克却是突然笑了。

    “这一点关阁主不用担心……”赵克眯着眼笑,“因为那了了和尚并没有离开大漠,而是躲在暗处,准备看戏呢!”

    关元海顿时愣在当场。

    ……

    当天晚上,赵克便亲自带着关元海,找到了躲在奈何客栈里的了了和尚。

    见到这两位不速之客,了了和尚微微一怔,随即苦笑:“阿弥陀佛,焚天殿的寻人本事,老僧是彻底服了。”

    赵克嘿嘿一笑:“大师这一手金蝉脱壳,跳出局中,作壁上观的本事,也着实让人佩服啊!”

    了了和尚:“阿弥陀佛,赵殿主误会了,老僧从未想过金蝉脱壳,更不会作壁上观。”

    “那大师为何要将倒悬寺一众人马撤走啊……”关元海忍不住问,“而且还将辛辛苦苦经营的产业全部便宜发卖,大师此举意欲何为啊!”

    了了和尚悲天悯人,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倒悬寺乃是方外之地,一日三餐有白粥果腹,有粗茶解渴已然是众生恩赐,怎敢再奢求其他?撤回僧众,为的是回归本心,发卖产业,则完全是取之于民,还之于民罢了,阿弥陀佛。”

    “……”

    关元海被噎的直接说不出话来,了了和尚这调子起的太高了,完全占据了道德制高点,高到让旁人无法反驳。

    “大师还真是慈悲心肠啊。”赵克忍不住讥讽道。

    了了和尚不为所动,双掌合十:“阿弥陀佛,赵施主谬赞了。”

    “……”

    赵克气得差点骂娘!!

    什么谬赞?

    你当老子是在夸你呢呗?

    “再加一成!”

    关元海突然伸出一根手指,目光灼灼盯着了了和尚:“只要大师答应明天出战,我便给大师多加一成,如若大师能战胜谢牧,我们便一道将谢家产业优先选择权也交给大师,谢氏一众产业,任由大师先选!!”

    一言出,一旁的焚天殿主赵克眼中顿时泛起精芒,惊讶看着关元海,心说:这家伙可是真的下血本了!!

    然而,了了和尚却不为所动,根本不理关元海那茬儿,反而自顾自默念起了佛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关元海与赵克对视一眼,狠狠一咬牙,又道:“再加一成!”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了了和尚依旧默念佛经。

    赵克有些看不过去了,忍不住道:“了了大师,关阁主已经显示了他的诚意,见好就收吧,你之前的分成加上关阁主这次又赠予你的两成,已经让你的收益领先所有人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之后,了了和尚终于开口了。

    “关阁主和赵殿主误会了,老僧之所以拒绝,并非老僧贪婪无度,而是两位没有认清一个现实……”

    “什么现实?”关元海追问。

    “那就是,你我约定的分成比例想要兑现,首先要赢下谢氏,否则,完全就是一厢情愿……”了了和尚叹气道。

    赵克闻言皱眉:“大师的意思是,凭我们几家联手,也打不赢谢氏?”

    了了和尚摇头:“你我几家联手,对付谢氏绰绰有余,若是加上全部一十八家宗门,便是谢氏加剑楼也斗得。”

    “那大师还有什么顾虑?”关元海忍不住问。

    没等了了和尚回答,一旁的焚天殿主赵克像是猜到了什么,沉声道:“了了大师是在担心怪人堂会帮谢家?”

    “阿弥陀佛,不是担心,而是怪人堂已经在偏袒谢牧了。”了了和尚有些郁闷,“谢氏好赢,加上剑楼也能斗一斗,可若再加上怪人堂,加上梦老怪,咱们还有胜算吗?”

    关元海与赵克皆沉默。

    了了和尚的担心不无道理,以眼下的情况看,怪人堂和梦老怪已经很明显的表现出偏袒谢牧的意思了,如果再斗下去,保不齐梦老怪会亲自下场!!

    到那时,事情可就真的没法收场了。

    而且,以梦老怪的脾气秉性来说,他亲自下场不是没有可能的。

    要知道,怪人堂那帮人可都是不能用常理度之的家伙。

    作为堂主,梦老怪更是如此!

    “其实,梦老怪还是给咱们留着脸呢。”了了和尚冷不防说,“人家没有把第二场比试也安排成炼药,已经很给咱们面子了。”

    一言出,关元海脸色顿时十分难看:“第二场也安排成炼药?这怎么可以?!!”

    “这怎么不可以!”了了和尚淡淡道,“难不成,你还敢跟梦老怪理论不成?”

    关元海顿时偃旗息鼓,房间里随即陷入安静之中。

    有风起,绕窗而走,呜呜声响。

    “阿弥陀佛,关阁主,恕老僧多嘴……”了了和尚眼中闪过一抹认真,“眼前的情形很明朗,梦老怪的态度也很鲜明了,与其以卵击石,去和他们硬刚,倒不如息事宁人,毕竟贵阁二阁主的真正死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蹭的一下,关元海猛地站起来,双眼因愤怒而猩红。

    他感觉,自己被了了和尚重重抽了他一嘴巴!!